2017年春節浙江海寧鹽官、烏鎮、紹興、溫州、寧波、奉化溪口、杭州行

 2017-03-09 09:30:47
天數:12 天 時間:1 月 人均:3000 元 和誰:親子
玩法:自由行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錢塘江
海寧
烏鎮
紹興
奉化
溪口
溫州
寧波
杭州
鹽官觀潮景區
宰相府第風情街
陳閣老宅
新東坡
徐誌摩故居
東柵
西柵
枕水度假酒店
百草園
三味書屋
鹹亨酒店
沈園
大禹陵
蘭亭
秋瑾故居
蔡元培故居
文昌閣
玉泰鹽鋪
豐鎬房
雪竇山
妙高台
千丈岩
三隱潭
亭下湖
小洋房
西湖
保俶塔
雷峰塔
斷橋殘雪
白堤
平湖秋月
西泠印社
秋瑾墓
武鬆墓
楊公堤
西湖國賓館
六和塔
玉泉

發表於 2017-02-24 21:59

每年都要出門旅行數次。出行前總要看目的地攻略,看別人寫的遊記,作為自己出行的參考,受益頗多。“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自己也當盡己所能做點什麼吧!且此前的旅行只是拍了些照片作為到此一遊的記錄,再翻看照片時方能勾起些回憶。而當初旅行時的感受隨著時間的流失便不知所蹤,再也回憶不起來了。人到中年,往前看不再有豪情萬丈,往後看有的是絲絲遺憾,個中滋味,體會漸深。

此次選擇出行浙江,考慮有三,一是東南沿海只剩浙江不曾帶著今年13歲的兒子去過了。二是兒子上初中後所學的語文、曆史、地理涉及到浙江的好多,如錢塘江潮、蔡元培、魯迅、蔣介石,總想帶他身臨其境感受一下,增強些感性認識。三是時間十天左右,正合適,兒子想去四川、重慶的,可寒假時間不足夠長,黃龍、九寨溝這個季節去比較冷,等暑假吧。最終決定去海寧、烏鎮、紹興、奉化溪口、溫州、寧波、杭州。可憐天下父母心,這樣的行程安排都是為了孩子。父母的良苦用心,兒子是否感知?

第一站,海寧鹽官觀錢塘江潮。

觀錢塘江潮,最佳時節應是每年的8月18前後,是錢江湧潮最大的時候,潮頭可達數米。幾次看中央電視台的直播,很是震撼。每月的農曆初一、十五,潮頭雖不大,但對久居內陸很少見到大海的我們,看到水面有波浪,平靜的內心也會泛起陣陣波濤。因此選擇在年三十晚上出發,大年初一去觀錢塘江潮。

火車上,旅客很少很少。列車員說,不必買臥鋪車票的,硬座車廂的3人座隨便睡的,你們一家五口人可省下好幾百的。車窗玻璃上貼著紅紅的福字,有些許過年的味道。列車員不解,怎麼忙到現在,年三十還未回到家去守歲、過年?告訴他,我們想換個方式過年。這列車的乘務員年齡偏大,大多五十上下,因為鐵路貨運不景氣,現在轉崗到了客運,再乾幾年就要退休了。他家在兗州,列車從濟南晚上6時始發,下午1時就要從家出發去趕班,雖有通勤的免費列車,可要提前5個小時去上班啊,真不容易!

從攜程買的鹽官觀潮景區聯票,成人票65元,學生票半價50元。票務員說潮水大約是中午12:40左右。時間尚早,先去宰相府第風情街,陳閣老宅值得一看。


看金庸的《書劍恩仇錄》對海寧陳家,略知一二。當年乾隆六下江南四住海寧,這是曆史事實,但乾隆身世與陳家的血緣關係只能是民間傳說、小說中的故事情節了,導遊、遊客感興趣的卻在此。“雙清草堂”真的是“雙親草堂”嗎?

一代國學大師王國維,兒子尚不知是誰誰誰,那更要去看看了。

故居不好找,周邊環境嘈雜、人氣不旺。

1923年4月,大師奉遜帝溥儀之詔,北上入宮,入值南書房,任南書房行走。1927年6月2日,卻自沉於頤和園昆明湖中。為何,為何,到底為何?至死,也未剪掉作為時代象征的辮子,就能說明大師在堅決捍衛清廷嗎?“殉清”說,“逼債”說,“驚懼”說,“諫阻”說,“文化殉節”說,“諸因素”說,都只是一種說法。“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大師,您為何而死,怎不交代清楚,讓後人在瞎捉摸。

這就是我們在鹽官看到的一線潮了。老遠就聽到轟隆隆的聲音,聲音越來越響,潮頭越來越近,觀潮者興奮地喊叫著,潮頭到了近前,看到江面被抬高了好多,感覺人離江水更近了。短短幾分鍾,潮頭已離我們老遠。一位每天都要來看潮的當地老者說,今天的潮水很平常,一般般。

肚子餓了,去找飯吃。在宰相府第風情街的新東坡酒樓,吃飯結賬時,過後看來遇上了陰陽菜單,黑心的老板多收了餐費。今後看了菜譜,點餐完畢,若店家未在菜單上標注價格,則自己一定要標上了。

金庸出名後,家鄉人引以為豪,撥巨款修建了此書院。周邊在拆遷,整個鹽官鎮到處可見,莫非也要學烏鎮,再造個新的鹽官古鎮?

因時間關係,未能去徐誌摩故居、金庸故居一瞧。

第二站,烏鎮。

兩個相鄰的景點,竟然沒有互通直達的班車。輾轉到達桐鄉火車站,雖然才晚上8:27,但已無公交車了,黑心的出租車統一要價,平常打表10元的路程要價80元。理由是今天大年初一,我們在辛苦工作,你們是閑著出來玩!嗬嗬,那我們在辛苦工作時,你們是否在閑著玩,有人多收你7倍的費用嗎?到了酒店,前台服務員問收了多少車費,說還好,昨晚,大年三十,來的客人同樣路程被收了200元。我的天哪,這是什麼樣的和諧社會?

大年初二一大早,我們進到了東柵景區。遊人很少,東柵靜悄悄地接待我們。小橋、流水、人家,藍天、白雲、清新的空氣,沒有擁擠的人流、沒有嘈雜的聲音、沒有操心的公務,我們一行五人愜意地享受著這裏的一切。

東柵景區還有原住民在日常居住,大多在開店,餐館、商店、旅館挺多的。統一規劃的古鎮街道背後是這樣搭建的現代樓房,嶽母和孩子們在這一家喝了一碗面條,我參觀了他家的客房,挺乾淨的。主人希望我們在此住一晚,可我們已在西柵景區訂好了房間。

在收費的、光鮮的、讓人流連忘返的東柵景區外,我們看到了真實的東柵、原生態的東柵、等待繼續開發的東柵。

參觀木心故居,展館對木心所受的政治迫害原因只字不提,也不做評論,我也別說了吧。

木心說:

讓兒子去尋找吃午餐的地方,他卻不小心扭傷了腳,這讓我心情很是煩躁。這會打亂我們的行程安排,這會耽誤我們的時間,這會影響我們遊玩的心情。

烏鎮大堵車,東、西柵景區之間的擺渡車半天無來回的,兒子腳又受傷,我們艱難地步行前往。看著兒子越來越腫的腳,我有點於心不忍了,嶽母更是心疼孩子,讓老婆去藥店買了膏藥貼上後,我仍然要求兒子咬牙堅持,繼續前行。我心想,只要未骨折,便不要緊,堅持就是勝利!我的心太狠!

終於我的心軟了,坐了一輛腳踏車送了我們爺倆一程。可在下車時,我幾乎要從車上直接跌下來,背著相機,趔趄了五、六步,方才站住腳,嚇我一身冷汗。

已近下午六時,進了西柵景區直奔酒店,走過漫漫的風雨長廊,終於到達。在酒店安頓好,讓兒子好好休息後,乘遊船夜遊西柵。

船票每人60元,此船乘坐8人,船程20分鍾左右。問船工收入如何,抱怨收入可憐,此程480元的船費他能拿到2%,大頭被烏鎮旅遊公司、被大股東中青旅拿走了。唉,不管何朝何代,下死力氣乾活的都不掙錢,都處於社會的底層。

上圖是什麼地方?這是烏鎮的五星級洗手間,古典還現代,富麗又堂皇。在這方便一下,那感覺真夠爽!

大年初三一大早,趁著好多遊客還在夢鄉,趁著旅遊團隊還未進來,我們在西柵景區遊玩。
正如昨天在東柵樣,西柵此時遊人很少很少,街上靜靜的,商鋪都未開門。我們一行五人悠閑地享受著這裏的一切。

景區的補給,就是靠這樣的船在遊人少時送進來的。

上午九時左右,街道上已塞滿了人。我們停下來,避開人流高峰,找地方去吃早餐。

景區的服務還是很不錯的,考慮周全,很人性化,比如拖帶大件行李的遊客,可把行李交給服務生,再給送到特定地方,遊客輕車簡從,便可自由自在、輕輕鬆鬆地遊玩了。

午餐老婆選在枕水度假酒店,店大並不欺客,明碼標價,飯菜質量好,服務又周到,吃的舒心。

烏鎮,的確是個古鎮,曆史悠久。但在西柵景區現在看到的,一點也不古,一點也不久。就是在1999年,時任烏鎮領導陳向宏先生,眼光超前,開始修舊如舊,打造了這一人造旅遊景區。烏鎮旅遊出名後,好多地方紛紛仿效,建造古城,但多未取得成功,如山東的聊城。烏鎮,就是圈起來的一個讓人在裏面吃、住、逛的地方,那林家鋪子和茅盾的《林家鋪子》沒有任何關係。

嶽母和老婆趕回去上班,我和兒子繼續前行。

在烏鎮汽車站等車去紹興的間隙,兒子找到了他的最愛。

第三站,紹興。

學生時代,學了那麼多的魯迅文章,今天終於來到了魯迅故裏,看到了百草園,看到了三味書屋,看到了魯迅刻在桌子角的“早”字,晚餐去了孔乙己常去的鹹亨酒店,吃了茴香豆。

免費,這點很好,讓我們不用掏腰包了;但必然帶來人多,人山人海,水泄不通,身心體驗不爽。

在鹹亨酒店,這四碗菜,兩碗米飯,168元人民幣。死貴死貴的,還不好吃。慕名而去,失望而歸。並未喝酒。

沈園,不是因為其主人,而是因為陸遊,來此園遊玩時偶遇了其前妻唐琬所發生的淒美故事而讓人慕名前來。13歲的兒子,對此園、對《釵頭鳳》好像一點也未感冒。


會稽山,大禹陵所在地,步行進入即可,絕無必要坐那烏篷船。兒子腳傷仍未好,未能登頂會稽山去看香爐峰,我對燒香拜佛也不感興趣。

蘭亭,是個有故事的地方。春秋末期越王勾踐種蘭於此,漢代在此設有驛亭,故名蘭亭。但蘭亭有名,那是因為王羲之。當年王羲之邀請摯友41人在此曲水流觴,飲酒賦詩,寫下了被後人稱為“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集序》,蘭亭因而成為書法聖地。只可惜,真跡已不知所蹤,現在看到的都是後人臨摹的。我和兒子的字都寫的不好,想沾點靈氣,可卻靜不下心來細看、欣賞、琢磨、體會,走馬觀花,如此字體會有變化?

秋瑾故居,遊人更是少了。心中有個疑問,秋瑾離家去革命,可舍棄老公,可不為米鹽瑣屑終其身,可孩子也能舍棄嗎?她為的什麼呢?那還有意義嗎?

和魯迅故居比起來,蔡元培故居規模就小多了,心中慨歎,魯迅家比蔡元培家富裕多了,現在去參觀的人數也多得多。兩家相距也就三四裏地。當年蔡元培就任袁世凱政府教育總長,魯迅就去謀了個小職位。1917年1月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長,魯迅就被聘任為北大的教授了。蔡元培還是很照顧老鄉的。其實不光魯迅,您看一下當時的紹興、當時的浙江,很多人與蔡元培有交集。


在紹興,讓我印象深刻、感慨頗多的還有兩件。

一是街道的標識牌非常規範、非常清晰,一道小巷也有名字,也有路標。

二是,行人過馬路,司機主動停車禮讓行人,這讓我很不適應。哦,這是在大陸,不是在香港啊!此前只在香港感受過。但隨後去寧波、去杭州,都有此類禮遇了。浙江,浙江,是從何時這樣的,您讓我刮目相看啊!您讓其它省市情何以堪?

在紹興,有周恩來的祖居。記得曆史教科書上說的是周恩來是江蘇淮安人。參觀後方知,周恩來原籍是浙江紹興,出生於江蘇淮安,因此周恩來才說“我是紹興人”

事能知足心常態,人到無求品自高。可人心不足蛇吞象,煩惱都是自找的。

史學大師範文瀾的故居就簡陋的很了。與蔡元培家相距也就六七裏地。1917年北大畢業,任蔡元培校長的秘書,那時毛澤東在北大圖書館工作。我們所學的《中國通史簡編》、《中國近代史》,都是範老的著作。

曆史課本上學到的,1907年7月6日,徐錫麟刺殺安徽巡撫恩銘。

24字核心價值觀,無處不在,連這也不放過。我又一次受到了教育。

去紹興博物館,卻未開放。

第四站,溫州。

知道溫州沒有出名的旅遊景點,但去溫州看看,看看那兒的人,看看那兒的街道,看看那兒的市容市貌,這是我很早就有的一個願望。溫州人的故事,總給人以啟迪和激勵。我所認識的溫州朋友,他們的那種自信自製,他們的那種抱團打拚,他們的那種四海為家,總是帶給我很大的震撼。

驚奇的是溫州竟然有學生公交專線。他們得多麼重視教育啊!

第五站,寧波。

從曆史書上知道寧波是清政府最早被迫開放的五個通商口岸之一,與廣州、廈門、福州、上海齊名的。自己在工作兩年後的1994年買的第一套西裝——杉杉西裝,就是寧波生產的,因此對寧波情有獨鍾。

得去天一閣看看。範欽,這位嘉靖年間的進士,性喜藏書,創辦了天一閣。晚年給兩個兒子分家產,先將一般家產分為兩份,另外拿出一萬兩白銀,與天一閣藏書一起供兩房選擇,大兒子範大衝接受了一樓藏書,二房接受了萬兩白銀。這就是“代不分書”,後來又確立了“書不出閣”。有如此嚴密的藏書管理製度和嚴格執行製度的孝子賢孫,天一閣經曆了四百多年的風雨侵襲,傳承了13代而不絕,依舊巍然獨存,成為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3個家族藏書樓之一。

麻將起源於寧波。只有寧波方言把麻將讀成麻雀,在日本麻將就是稱為麻雀的。

看到摩拜單車,我和兒子也體驗了一下。智能手機時代,方便無處不在。


第六站,奉化溪口,蔣介石的老家。

來到蔣介石的故鄉,所感受到的蔣介石和曆史教科書、電影、電視上的蔣介石大不相同。第一,蔣介石很孝順,真是個孝子。第二,蔣介石爹當得很好,真是個慈父。第三,蔣介石當爺爺當得也很好,真是個慈祥的老爺爺。第四,蔣介石很重親情,你看他去走老娘家。第五,蔣介石很有故土人情味,發跡後他為家鄉修建的學校、道路,當地人得多麼感恩他啊。和去韶山衝感受到的不同。

文昌閣,宋美齡、蔣介石的別墅。

報本堂堂額有國民黨元老吳稚輝所題,柱聯為沙孟海所撰,蔣介石手書。在杭州,沙孟海的題詞隨處可見,他怎未跟著老蔣去台灣呢?

這位酷似蔣介石的先生,人氣不旺,看了半天也未見有遊客與其合影。

玉泰鹽鋪,蔣介石的祖父開設的,蔣在此出生。1895年蔣父病故,兄弟分家,其兄蔣介卿分得。蔣介石分得豐鎬房老房子。



蔣介石真的很孝順,你看他建的“孝子亭”、“慈庵”。


沒想到雪竇山是那麼的好。猶豫不決時想雪竇山不就是座山嗎,泰山、華山都去過了,此山還有什麼特別之處嗎?但看了攻略,看了別人的遊記,還是去吧,兒子的腳好多了,且可乘坐小火車、纜車上到妙高台,走的路並不多。一定要按攜程攻略上說的路線遊覽啊,真的不枉此行!言語匱乏,看圖吧。

上隱潭

中隱潭

下隱潭

千丈岩瀑布

若按泰山上的“三潭疊瀑”,這雪竇山上可不只有三隱潭、四隱潭,瀑、潭可多了去了!

這又是一處蔣介石的別墅。他們不奢化,後人參觀旅遊什麼啊!

當天大霧彌漫,雖站在了妙高台上,可周邊什麼也看不清,遠處的亭下湖更是看不到。

蔣介石三次下野,自然也應有三次複出,也是三起三落,鄧小平和他一樣啊!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原來如此。

張學良將軍活了一個世紀,被幽禁了半個多世紀,心胸得多開闊,才等到日出雲開!


那天下雨,雨後又大霧彌漫,上山時看到的金光閃閃的大彌勒佛這會看不清了。兒子不願爬台階,不肯上去,我是定要看個究竟的。

放眼中華大地,到處修建的氣勢恢宏的寺廟道觀,得花多少銀子?是人民政府的財政公款,還是善男信女的私人捐贈?

1937年4月27日蔣經國從蘇聯回到溪口,遵從蔣介石的指示,在小洋房專心研讀中國經史與孫中山遺著。撰寫《冰天雪地》、《去國十二年》兩書。毛岸英從蘇聯回國後,毛澤東讓他乾的什麼來?

1929年,蔣介石尊母遺訓,興建武嶺學校,自任校長。




你看,這個學校得有多牛!

第七站,杭州。

頭天晚上找到賓館時已很晚了,答應兒子今天讓他睡個自然醒。我則定上鬧鍾,正月初九一早六點半就起床了,先去探個路,去看清晨人少時的西湖。

住的酒店在保俶路附近,那離保俶塔不遠,跟著導航就去了。

保俶塔與雷峰塔形成著名的“保俶如美人,雷鋒如老衲”的南北對景,是西湖景觀的標誌性建築。

這是清晨的“斷橋殘雪”。

這是清晨的白堤。

這是清晨的“平湖秋月”。

好風景,一定要有好聽的名字,一定要與達官貴人、文人騷客有關聯,一定要有趣味橫生的故事,方可美名遠揚,吸引八方來客,慕名而來。

嗬嗬,給兒子探到了——樓外樓,他想去吃西湖鬆鼠桂魚的地方。

西泠印社也探到了,兒子看了《盜墓筆記》後,想來看個究竟。

秋瑾墓在這。

蘇小小墓也在西湖邊上。第二次過來時聽一位當地的老者講,蘇小小絕不會是一名妓女,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怎會允許在這遊人如織的旅遊勝地恢複並保留一位妓女的墳墓呢?

武鬆墓也在這。

掃碼一輛單車,我騎車九點回到酒店,兒子還在呼呼大睡。未信守承諾,還是把兒子喊了起來,兒子好像忘記了昨晚我對他的承諾,高高興興地起床,吃罷早餐,騎車環遊西湖。可我騎回來的那輛已被人騎走了,門口的另外一輛卻怎麼也開不了鎖,看著手機上下載的軟件找尋附近的單車卻找不到。從一小賣部租了兩輛自行車,一輛車一天15元,押金300元,晚十時前歸還。我和兒子要騎行西湖一周,這都快中午12點了。

霧蒙蒙的,太陽出來了,也未完全驅散霧氣。

兒子要去嶽王廟。遊人只有幾個,和 兒子靜心觀看。

兒子拍的照片。

騎車來到楊公堤,看到了這——中國人民解放軍杭州療養院。

走到楊公堤盡頭,又看到了這——西湖國賓館。照片超過10M,無法上傳了。

武警在站崗,戒備森嚴,不讓靠近。

朝前走了一會,又看到了這——空軍杭州療養院。

浙江省軍區也在西湖邊上,位置也極佳。

這樣的療養院不但杭州有,你走到各地的風景區,都能看到。領導們日理萬機,為黨為國為人民兢兢業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廢寢忘食,哪有時間去療養啊?建這麼多療養院,豈不是很大的浪費?

來到了錢塘江畔的六和塔。要鎮錢塘江潮,修個塔就能鎮得住嗎?理解不了。

從六和塔回來去虎跑。濟公在此圓寂,弘一法師李叔同在此出家,江澤民來此參觀過。

乾隆皇帝以銀鬥“精量各地泉水”,比重輕者為佳,確定了名泉的排次。北京的玉泉、濟南的趵突泉並列為“天下第一泉”,鎮江金山寺中冷泉為“天下第二泉”,無錫惠山泉、杭州虎跑泉並列為“天下第三泉”。

杭州地標——環球中心,人流不多,人氣不旺啊。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