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總是對家人報喜不報憂

 2017-03-03 14:31:48

 

每一個人都值得被溫柔對待。

 

 

01.

 

很多人喜歡對家人報喜不報憂。

 

前段時間跟一個剛剛畢業不久的女生聊天,女生說,“我的家人非常關心我,特別是媽媽,經常打電話事無巨細地問我關於工作,情感和生活上的問題。然而,對於父母的關心,我會有意識的避開,盡量不談遇到的挫折。”

 

她把朋友圈做了一個分類,每當發一些帶有負能量的心情時,她就不讓媽媽看見。

她知道,如果媽媽看到她發的朋友圈後會擔心,這種擔心會轉化成焦慮,結果就是,媽媽會比平時更頻繁的打電話。如果我沒有接到媽媽的電話,媽媽會更加焦慮。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選擇報喜不報憂了。

 

小姑娘的故事多多少少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很清楚自己也有類似報喜不報憂的傾向,這促使我思考,這種傾向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為什麼我們不願意跟自己最親近的人說出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呢?

 

仔細分析了一下,原因有以下幾點:

 

1. "覺得是自己不夠好,容易自責。"

 

我們會把原先被責怪的東西放在自己身上,就像小時候,我們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碗,父母可能會責怪我們。

慢慢地,我們會把父母對我們的責怪內化成是自己做的不夠好,從而形成了自責。

 

2.  "我們一直處於一種討好的模式裏。" 

 

這種討好的模式,讓我們更願意對父母展示好的一面,把不好的一面隱藏起來。

就像小時候在幼兒園裏,老師獎勵了一朵小紅花,我們會第一時間拿回家給父母看,以此來獲得父母的肯定。

 

但當我們犯了一些錯誤或遇到一些挫折時,我們就沒那麼確定父母是否會寬容地對待我們了。

尤其是一些嚴厲的父母,更加不確定自己會不會被溫柔的對待。為了不受到懲罰或避免父母的指責,出於自我保護,我們會盡量把不好的事情隱藏起來。

 

3.  " 孩子認為自己不好的情緒感受會引發父母的焦慮感。"

 

讓父母操心,是不應該的。

孩子會在心裏認為:我們存在的價值是讓父母的日子過的更好,如果讓父母焦慮了,這是不孝的。

 

站在父母的角度上,他們會希望自己家的孩子在各方面最好都是順順利利的,一旦我們跟父母說了不順利或遇到的不好的事情時,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傷害。

所以,孩子對父母更願意報喜不報憂。

 

4. “父母的擔心更像是對我們的指責或自己受到傷害的狀態。”

孩子受傷了,父母會心痛,也就是說,父母的心痛是孩子引起的。

這對孩子來說,內心會產生非常愧疚的感覺,覺得自己又做錯了什麼事情,才讓他們這麼難過。

類似一種邊界模糊不清的狀態。

 

5. “報喜不報憂像邊界的開關:我給了你們需要的東西,另外一些東西,就讓我自己去處理吧。”

 

在父母和子女邊界不清的狀態下,經常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當孩子發生了一些相對來說不太好的事情時,父母可能會喋喋不休,因為他們要緩解自己的焦慮。

 

所以,我們用了一種非常討巧的方式來對待父母。在跟父母談話的時候,裏面會充斥一些不真實的信息,之所以不真實,是我們為了拒絕被父母入侵。就像是把門關上了,你不要來煩我,我告訴你們想聽的就可以了。

 

綜上幾點分析,蠻感慨的,我們對待親人的方式,似乎是功利性的。像親人,有時又像陌生人。

 

 

 

02.

 

深入分析:他們是我們的親人,為什麼反而變成了陌生人呢?

 

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1.  “我們無法真誠地表達自己。”

 

在我們的文化中,表達自己的感受可能是不被允許的。

之所以不被允許,是因為我們不好的感受會引起父母的焦慮,尤其是一些特別自戀的父母,他們不願意孩子表達自己的感受。

所以,孩子會特別壓抑,然後把自己的感受放到內心最深處,不敢表達出來。

 

2. “ 表達我們對父母的忠誠。”

 

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打洞”。

作為父母,內心一般有兩種想法:一方面希望孩子跟自己過不太一樣的人生,另一方面又更想讓孩子跟自己過的一樣。

 

孩子一旦接收到了這一點,無意識中為了忠誠自己的父母,用類似於父母的方式,去過自己的人生,讓自己變得跟他們一樣。

父母的習慣方式就這樣一代代傳承了下去。

 

3.“無意識中對對方的叛逆或不認同。”

 

有一個小男孩,從小到大經常看到自己的父親酗酒,他看到了父親對母親的傷害,也看到了酗酒的父親所呈現出的糟糕狀態。

他暗暗發誓,“以後千萬不要像父親一樣”,長大後的男孩往父親的反方向去發展,包括人格,性格和愛好。因為他不願意承認自己跟父親像,所以,一旦有和父親一樣的行為時,他就會特別的焦慮,不願認同父親。

 

另一種情況是:父母是焦慮的,把很多東西往孩子身上扔,長期以往,孩子會變成一個沉默寡言,什麼話都藏心裏的人。這也是孩子對父母的一種不認同。

 

我們用報喜不報憂的方式來對待親人,實際上是不幸的。

你不知道怎樣真實的表達自己,如果表達了,自己曾經受傷的經驗或懲罰會告訴自己不要這樣做。另外,你確信對方是不可能改變的。在這種情形下,你會帶著憤怒和委屈壓抑自己,不再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

 

所以,報喜不報憂並不意味著對父母的愛,從另一個角度上來看,似乎是對父母的不認同,且帶著憤怒的情緒。

如果我們用這種方式來對待自己的話,我們就會顯得特別孤單。值得信任的人,我們也無法信任了,以後遇到了委屈和挫折怎麼辦呢?

 

 

 

03.

 

如果身邊有一個對我們非常好,能包容我們的人,我們就有機會表達出來了。但是很可惜,假設我們與父母的關係是不信任的,那麼,我們很可能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一方面,我們把另一個人當成了理想的父母。另一方面,我們可能又會在內心裏把認同父母親的那一面拿出來對待身邊的人。

是的,這是一種特別糾結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我們會不斷地試探對方,在怎樣的情形下對我們。

每個人都渴望被包容,被接納,被看見,被關注。遺憾的是,在我們整個生命過程中,我們很難意識到:沒有被解決的問題,一定會重新創造一種情境。

這種情境是:我不夠好,我沒用,我犯了錯,別人一定不會很好的對待我。

 

在心理學上,這也被稱為“強迫性重複”。

這種強迫性重複經常出現在我們生活中,我們把和周圍人的關係一次又一次的變成了我們幼年時和父母的關係模式。

我們就像一個孩子,在等待著別人會怎樣對待我們。

 

舉個常見的例子:

 

有一些女生特別喜歡作,作是在表達什麼呢?

有時,作是為了表達自己內心的一些情緒情感。

 

可是,沒有人會喜歡女生的作,因為作的這種方式常常會引起對方的不適。你發脾氣了,對方哄你,沒用。對方給你買好吃的東西,女生還是不依不饒。漸漸地,對方失去了耐心,不管她了。

 

這時,女生就又陷入到曾經犯了一點錯,被別人責怪的狀態裏去,這種狀態就又再一次證明了女生的猜想:果然對方會這樣糟糕的對待我。

無意識中,女生用一種不斷重複的方式來對待周圍的人。

 

當然,如果無意識內容被重新意識化後,女孩就沒必要用作這種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情緒情感了。

很多時候,我們不一定能非常清晰地確信自己是值得被愛,值得被溫柔對待的。除非在小時候,我們被對待的方式是溫柔的。

只要我們意識到了這點,我們周圍的人際關係就可以被療愈。

 

之前看到的一部電影《超能陸戰隊》,非常多的人喜歡裏面的大白。為什麼?大白身上有什麼魅力吸引了這麼多粉絲呢?

 

a. 大白對他的主人和他主人的小夥伴們都是無條件的接納。主人想做任何事情,大白都陪著他,即使犯了錯,大白仍會原諒他。

 

b. 我們也希望生活中有一個像大白一樣的人,讓我們感覺有一種溫柔的力量,包括軟軟的溫柔的擁抱的感覺。

 

 

04.

 

任何人都渴望被溫柔的對待,我也不例外。

 

前些年,我發現自己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這件事讓我特別自責,因為我覺得這件事傷害到了別人。

 

在內疚和自責的狀態下,剛開始我不太願意把這件事告訴身邊任何人。直到有一次,有兩個朋友打電話問我在做什麼?我說,“我在家”,他們說,“要過來看看我”。那時,我身體不舒服,椎間盤突出,差不多病了一個月,睡覺也只能趴著,必須讓別人拉我才能起來。

 

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對我造成的壓力,我曾一度懷疑自己,覺得自己不夠好,是犯了錯的人。這兩個朋友也是心理方面的專業人士,他們很關注我,見到面後,看我臉上的神情以及肢體語言,覺察到了我的問題。他們給了我很多支持和安撫,終於,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去表達這件事。

 

朋友們的寬容,讓我感覺到了特別溫柔的力量。也因為這件事,我們的關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由普通的朋友變成了很好的朋友。

 

還有一個來訪者的故事,也想分享給大家。

 

我有一個來訪者,他一直努力想做一個特別關心孩子的稱職父親,渴望自己成為一個強大的父親,給孩子做一個好的榜樣。

 

同時,他對孩子的要求和期待也很多。以至於,當孩子有一些不好的表現時,他會非常在意,憤怒,沮喪,甚至會責怪和打罵孩子。

 

有一次,他跟我說了一個細節。

有一天,他回家特別累,孩子煎了兩個雞蛋,一個煎的比較漂亮,另一個煎的比較糟糕。孩子不假思索地把那個漂亮的雞蛋夾到了爸爸的碗裏。

 

看到孩子如此真實的表現後,來訪者一下子被震驚了。立刻自責起來,覺得孩子對自己那麼好,自己對孩子態度卻那麼惡劣。

 

他的太太也是一位非常不錯的人,告訴他說,“你的孩子因為有你這個父親,感到很滿足,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當他聽到妻子說這句話時,內心被觸動了,覺得特別溫暖感動。自己做的不夠好,依然被妻子和孩子溫柔的對待了。

 

一般情況下,當我們發現自己犯了錯,或覺得自己不夠好時,會根據以往的經驗,認為自己接下來可能會受到懲罰,於是,采用防禦性的身體語言或情緒來對待周遭的一切。

 

如果我們一直處於這樣的循環中,可能對方有一些比較溫柔的態度,也會被我們解讀成:對方可能要來責怪我們了。這樣,我們就一直得不到被溫柔對待的感覺了,甚至會懷疑自己值不值得被別人溫柔對待。

 

有一個個案

 

來訪者的丈夫,經常用惡狠狠的態度罵她,挑剔她做的事情。

有時,她丈夫對她也是蠻好的,在日常的生活中去關心她。但丈夫對她的關心,她是看不到的,更多的時候,她看到的是她的丈夫惡狠狠的對她。

 

 

其中,有一個小細節非常有趣。

某次,她的丈夫在給她家用時,直接把錢扔在了桌子上。

丈夫的動作,讓來訪者一瞬間感覺:自己沒被尊重,對方給錢很不情願,覺得自己很受傷。

我問她,“如果對方面露笑意,很溫柔的把錢給你,並表達了自己的心甘情願呢?你會怎樣?”

 

那一刻,她驚呆了,直接斷言“不可能!”

我說,“假如呢?”

她說,“我會想,他怎麼了,腦子是不是進水了或者他肯定有問題,一定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

 

這個來訪者可能因為曾經的個人經曆,內心對自己的價值和自己值不值得被愛這件事,一直處於否定的狀態。

 

時間久了,她會把內心否定的狀態當成現實。這個現實就是:我不值得被愛,我不可能得到別人的愛。這種想法也影響了周邊人對待她的方式,都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相互勾引的,說白了,就是別人怎樣對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你造成的。

 

如果我們內心覺得自己值得被溫柔的對待,那我們就不會報喜不報憂了,也不會糾結著要不要把自己認為不太好的感受或挫折告訴對方。相反,會信任對方,相信對方會包容你,支持你。

 

也許我們很多的行為,包括我們的情緒反應,都是應對性的策略。

在我們幼年時,我們的深層策略,就是我們一直沿用至今的深層策略。如果以後沒有一次嚐試打破這種策略的機會,或者換一種策略的話,那我們可能一生都會處在這種糾結中。

 

因此,當我們有能力去主動選擇時,最好的方式,就是試試,因為每一個人都值得被溫柔對待。當我們試著可以完整表達自己時,哪怕是“不好的自己”,那麼,我們也確信:我是值得被溫柔對待的。

(文章來源於情商大講堂轉載請與該公眾號聯係)



文章來源:平安好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