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遊站】感懷運河古城的繁華,遊居大隱於市的揚州長樂客棧

 2017-03-09 09:28:58
天數:3 天 時間:6 月 人均:1000 元 和誰:親子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揚州
個園
何園
長樂客棧
瓊花觀
汪氏小苑

發表於 2014-10-09 10:55

作為湯湯運河古城,揚州自古就是煙花繁華之地,所謂“春風十裏揚州路,卷上珠簾總不如”。如同其他江南古城一般,熱鬧的街道與繁華都市潮流之中,仍然有不少經典的園林故居隱藏其中。放眼整座揚州城,自古名人舊宅簡直數不勝數,幾經風雨重煥風采的,無疑以個園、何園為最負盛名,但它們畢竟只是供人遊玩參觀的池塘花園罷了,要想真正體味當年鹽商巨賈們家居私宅的豪門趣味,非夜深人靜車消馬散後,襯著燈光影綽,聽著細雨敲窗,在古居舊宅的巷陌中閑庭信步,方能感知其中滋味。無疑,長樂客棧-街南書屋,幾乎是當下揚州對外開放的眾多舊居私宅改造的園林客棧中,地理位置和性價比都相對接近地氣的。趁著六月端午的假期,小K一家三口在長樂客棧中甚是自在地享受了幾晚獨特的逍遙時光,尤其對於生來就喜歡清靜環境的K小宅,恨不得足不出戶,整天廝混在這所客棧的園林房舍之間,捉迷藏、數樓號、嬉鴛鴦、逗天鵝、喂錦鯉、爬假山......各種鋼筋水泥森林早已找尋不到的遊戲,他在此玩得不亦樂乎。



那今兒,就讓K小宅和K老宅一起,帶我們將長樂客棧每個值得玩味的角落,一個挨著一個地踩遍吧!吼~~~哈~~~擺好架勢,開戰吧——Follow us ~




揚州長樂客棧位於中國十大名街之一——“雙東”曆史街區之中,“雙東”曆史街區自古就是揚州曆史上最早鹽商聚居地和繁華傳統商業區,也是揚州目前保存最為完好的古街巷。作為雙東曆史街區中最熱鬧的旅遊區域——東關街,將長樂客棧與個園南北鮮明地分隔開。而正是這一街對望的格局,個園宜遊長樂宜居,在東關街日夜喧鬧的燈紅酒綠襯托下,讓揚州城積累沉澱了幾百年的古樸氣息,悠悠然地籠罩在了這片街區的上空。



“庭院深深深幾許,小巷身側是人家”,揚州長樂客棧由文物級受保護的建築群組建而成,分別由民國初年錢業經紀人李鶴生的逸圃、清末民初鹽商華友梅的華氏園,以及清代名將李長樂的將軍府三處古宅及其他周邊宅院翻建而成,儼然集曆史風貌、傳統特色、原生態與時尚休閑集成於一身啦~
由於非住店客人是謝絕到客棧區域內參觀遊覽的,所以,即便一牆之隔的東關街上或者個園內已經被來往遊客折騰到了沸反盈天的程度,客棧之內依舊是一股子風輕雲淡巷陌幽幽的景象。



閑步其間:古民宅、青石路、馬頭牆、花格窗,以及水榭亭閣、飛簷翹壁,加上處處點綴移步換景的樹木花草,偌大個園子幾乎看不到一處相似的景致,連著名園林專家陳從周教授都認為它“比蘇州趣園巧妙”。



在“青磚黛瓦馬頭牆,回廊掛落花格窗”的曲折回環中,位於客棧西區核心位置的含藻亭則幾乎成為所有住店客人享受閑趣時光最集中的處所。


含藻亭居於池塘中間,若門窗洞開,在亭中聽曲吃茶,倒真正是看起來蠻雅致的。只不過,大多數時候,亭子更多是作為建築標誌而存在,住店遊客們都沿池塘圍坐,看著池塘水面噴泉汩汩,荷花蕩漾,心境也足夠鬆懈了。


K小宅大多數時光就是蹲在池塘邊和錦鯉們糾纏不清,不停地用各種食材當作魚飼料來引誘魚兒們,池塘裏各色錦鯉其實早已肚肥腸滿,但仍然抵不住K小宅從岸上拋下的美食,爭搶著水花四濺。



但K小宅最愛的,卻是與池中鴛鴦們的互動。畢竟鴛鴦這類毛色華麗的動物平日裏是很難得遇上的,客棧裏既然散養在開放池塘中,小朋友當然趨之若鶩,窮盡各種辦法試圖接近它們,哪怕能夠觸摸一下都足夠令他滿足和雀躍。


客棧裏的鴛鴦們,應該都是見多識廣的地主。無論岸上住客們如何吆喝或用零食誘惑,它們幾乎要麼我行我素地遊弋水面,要麼孤傲屹立在一個偏僻角落,在人不能企及的位置,單腳屹立,閉眼休憩,完全不顧及周遭的任何風吹草動。


,詳細路線來也,小K一家最初抵達揚州時就是從文昌中路開始徒步,穿街走巷,最後抵達長樂客棧正大們,沿途一步一個風景,如同數百年來江南民居曆史風貌如畫卷般依次展現開來。(注:以下客棧官方給的建築群示意圖是南北顛倒的,僅供參考吧


小K一家從揚州火車站抵達,乘坐26路公交車,在瓊花觀下車。往北徒步進入胡同,就是第一個旅遊景點:“瓊花觀”。這個瓊花觀據說建於西漢成帝元延二年,宋代歐陽修任揚州知州時,於觀內築“無雙亭”,以供養花。每當瓊花盛開時節,觀內蝴蝶飛舞,瓊花奇豔,加上觀內也具備各種南方園林的造園奇巧,算是一個很不錯的賞花遊園的地方。因為端午前後不是瓊花季節,小K一家路過瓊花觀而不入,沿著一排排老式房屋的門臉,從東圈門胡同由東往西穿梭。



雖然沒有趕上瓊花盛開的時節,東圈門胡同街巷的矮牆上依然綻放了這種橘黃色的淩霄花朵。沿著牆壁綿延百米,成片的綠葉和橘黃色花蕾,場面也是相當壯觀。



矮牆內外,已然是新舊兩個年代——矮牆這邊的房屋大多是舊居古宅的風格,另一邊則是揚州新城繁華商業街市的景象。燦爛的淩霄花,讓內外兩個世界奇妙地和諧在一起。


路過汪氏小苑,一個經常與個園打包遊覽的私宅景點。話說,汪氏小苑可是現存揚州大住宅中最為完整的清末民初鹽商住宅之一。雖然宅子面積遠不如個園、何園或者長樂客棧,但它的特點是房屋布局規整,裝飾雕琢精湛,庭園玲瓏精巧,而且住宅與庭園之間相互糅合又曲折多變,是造園藝術難得的經典。


小K一家匆匆一瞥,便急匆匆趕赴客棧。路過汪氏小苑的大門入口,雖已開門營業,但遊人稀少,可能都擁擠到個園裏去了吧。


沿著東圈門繼續往西前行,一直到富臨壺園的牆角轉拐往北,幾經灰牆黑瓦,就能看到橫跨在長樂客棧與街南書屋東西兩區的臨空廊橋了。



穿過廊橋不久便走到了熱鬧的東關街上,向右一個轉身,就看到長樂客棧的臨街大門。在狹窄的東關街邊突然出現這麼個“高大上”的門臉建築,著實令過往遊客無不側目。



進的大門,是一面影壁牆,將大門外的喧嘩浮躁一口氣給擋了出去。買了肥皂泡泡玩具的K小宅手舞足蹈地在影壁牆前顧自玩了起來。



影壁牆後面就是客棧大堂,各種原木棟梁結構。令人恍惚覺得和杭州法雲古村裏的安縵大堂很有相似之處,只不過兩者價位相差出十八街麻花去了。



溫柔的服務生一旁辦理入住手續,小K一家就在“大堂”裏四處轉悠,看得出來,這大堂原本應該也是長樂故居中重要的待客聚會的場所。居中懸掛的牌匾貌似語出“遊鱗戲滄浪,鳴鳳棲梧桐”。試想李長樂當年戰績累累,封官進爵,禦賜黃馬褂,風光一時,所以他對皇帝的恩寵還是很感恩戴德的,掛這樣的牌匾也理所當然了:賢者擇明主而從或明君禮賢下士嘛,赫赫~




小K一家的房間被安排在3號樓,恰恰緊鄰李長樂故居的5號樓。灰青色的磚牆、土黃色的大石板路,在陰霾空氣中還飛舞著無數細小的膩蟲子......眼看陰雨將至,小K一家緊走慢跑地尋覓著對應房號的門牌。



踩著木質樓梯,開啟木質門窗,完全中式的房間布置。柔軟的床,暖色的燈,小K一家如回到自己家一般,全身鬆弛地將自己扔到了床鋪中。



因為臨近端午佳節,服務員送來水果和粽子,居然還是蛋黃鮮肉口味的,果然是典型的南方人口味。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甚至有傾盆而下的趨勢。嘩嘩地敲打著屋簷瓦片,跌碎在樹枝葉蔓上,啪啪直響。



沒想到剛到揚州,就碰到這般疾風驟雨,一時間屋外天地間被澆灌得煙霧彌漫,大有一股“春風春雨花經眼,江北江南水拍天”的囂張氣勢。地面很快形成壯觀的“溪流”,在引水溝渠中穿梭,一片嘩啦啦的聲響。



雨來得快,消得也快。不出一個時辰,成冰梭狀的雨柱逐漸轉成了密集的綿柔顆粒狀,滴滴答答的輕叩著窗欞,慢慢地,便沒了聲響。



絲絲涼風穿過木格窗簾,房間裏原先悶熱的空氣逐漸變得清爽起來,K小宅依偎在媽媽懷裏,聽著雨聲,玩著遊戲,愜意地過著江南特有的濕潤的第一個夜晚。




古宅客棧的夜晚是安靜和舒適的,曆經美好且清涼的美夢之後,K小宅精神抖擻地起床,一看窗外天色儼然“雨後煙景綠,晴天散餘霞”啦,全家人都高興得緊~~~迅速洗漱停當,K小宅便帶領著爸爸媽媽,吆喝著去餐廳吃早餐,興致勃勃遊園去咯......


風輕氣爽的日子,漫步在客棧花園內,滿眼灰牆綠樹相互交錯,又沒有閑雜遊客們的嘈雜乾擾,正是早餐後來個閑庭信步極好的所在。




長樂客棧的餐飲區域大多集中在東部“街南書屋”範疇,與西部“長樂故居”區域集中了住房建築群不同,街南書屋在園林設計方面明顯投入了更多心思。隨便一個轉身,就能在曲徑回轉中步入一個構思獨立的院落。“透月”的寓意,想必是在晴好的夜晚,月光鋪灑到這片院落時,哪怕一磚一瓦都能映出隱隱詩意來吧~



地面由青磚和鵝卵石精心鋪設的各種圖案,如同一片固態的河流,蜿蜒到院落盡處,明明看不到一片水花,卻能令人感受出水流潺潺的聲音,還有與兩側湖石衝撞激蕩的畫面......




與“透月”相對應的,就有“透風”。所謂“畫閣傳觴容十客,透風透月兩明軒”。兩處院落兩種情趣,這也是街南書屋十二景的中名氣比較響亮的一處了。



“透風”地面鵝卵石鋪設的圖案不再是“透月”那般如同河流中浪花的設計,而是呈現出團花錦簇的畫面感,兩側密集又細長的竹林高高地拱成了一條竹洞,漫步其間,感受竹葉婆娑的搖曳身姿,仿佛清風穿梭,即便大太陽當頭曬,在這裏也一樣清涼舒暢。



作為明清名人故居建築群,長樂客棧內幾乎所有房屋建築都保留了傳統的贛派和徽派建築的重要特色,尤其以隨處可見的馬頭牆為最經典代表。馬頭牆,就是房屋建築中屋面以中間橫向正脊為界分前後兩面坡,左右兩面山牆或與屋面平齊,或高出屋面,使用馬頭牆時,兩側山牆高出屋面,並循屋頂坡度迭落呈水平階梯形,而不像一般所見的山牆,上面是等腰三角形,下面是長方形,因形狀酷似馬頭而得名。



街南書屋為清雍正、乾隆年間鹽商馬曰琯、馬曰璐兄弟二人住宅園林遺址。街南書屋區域內蘇式園林的設計點很多,幾乎在每棟房屋建築的內外都有所體現,傳統上號稱有“街南十二景”之稱。傳統意義上的街南書屋十二景包括:小玲瓏山館、看山樓、紅藥階、透風透月兩明軒、石屋、清晌閣、藤花庵、叢書樓、覓句廊、澆藥井、七峰草堂、梅寮諸勝等。其中以小玲瓏山館為最,曾是江南四大藏書樓之一。K小宅非常喜歡在街南書屋一帶轉悠,不僅是因為這裏人少自在,處處頗見心思的園林設計也實在很令人身心愉悅。




客棧將很多包廂式的餐廳內設到每棟建築內,一般散客是無法在此點菜就餐,除非商務宴請或者團體聚會之類。但作為住店客人,到處走走看看,看到這些古樸雅趣的園林環境,心中難免會遐想假以時日可以在這裏舉辦個什麼名目的聚會宴請之類,吃什麼完全不重要,環境已然秀色可餐。



兜轉之間,就來到街南書屋中最核心的遊園景觀——小玲瓏山館。它甚至單獨成園,有獨門獨戶的建築格局。



入的“館”門,是一個用長廊“包裹”而成的池塘,沿著池塘四角分別為看山樓、透風透月軒、叢書樓,以及藤花庵。那些樓台軒榭其實已經不大能引起遊客們的關注,倒是池塘裏的一對黑天鵝讓K小宅大呼小叫興奮不已。只是黑天鵝們早已見慣了大世面,無論我們如何挑逗喧嘩,它們始終優雅地佇立在池塘中,洗漱著自己身上的羽毛,表情淡定甚至漠然。




沿著長長的覓句廊可以繞行整個小玲瓏山館一圈,試想山館當年主人馬氏兄弟與揚州八怪的頻繁往來,在這覓句廊裏想必也是激發出不少豔詩絕句來。在清代鹽商鼎盛時期,馬氏兄弟將其小玲瓏山館發展成為揚州城內文人雅集最興盛的場所之一,據說當時的揚州八怪有很多人都是在馬氏兄弟的幫助支援下首先從小玲瓏山館的文人集會中贏得名聲。據傳鄭板橋初到揚州時形容枯槁,衣著寒酸,許多人都看不起他,鄭板橋第一次到小玲瓏山館參加詩會,馬氏主人以雪為題,請眾詩客吟詩,鄭板橋吟道:“一片兩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眾人大笑不止,鄭板橋接著又吟:“千片萬片無數片,飛入梅花都不見。”座中眾人皆驚稱妙,從此鄭板橋便成為小玲瓏山館的座上賓,並在此留下了不少墨寶佳句。



在各種文人典故詩話才情的浸淫之中,K小宅帶領大家完整地繞行了覓句廊一大圈,最後攀登湖石登上叢書樓。從高處眺望小玲瓏山館,眼見不過一個小小池塘的範疇,灰牆外頭已經被現代化都市的水泥森林包圍得嚴嚴實實。



穿過覓句廊繼續往北探索的話,便是長樂客棧-街南書屋的北部隔離牆,牆的外頭便是當初小K一家從公交車徒步尋址邇來的東圈門胡同街巷。



話說要是悉心在街南書屋和長樂客棧區域內細細遊園,可以真切地看到明清時期整座園林在民居房屋和休閑庭園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方位的格局和細致設計。就單說每堵牆前後的過牆門洞,造型就不下數十種:圓形、方形、六邊形、八邊形、花朵形、半月形......而且所有透過門洞看到的景致都是相互呼應和諧一體的,都說揚州人吃東西食不厭精,敢情是生活上處處都透著精細勁兒啊~~~讚的,要讚的!



只是,現代社會的人們已經揚棄了國人傳統造園的審美情趣。試想一下,如今幾乎所有住宅商品房的小區內,哪裏還有如此富於變化且充滿趣味的園林藝術呢?久居高樓鳥籠的我們,難得可以在這樣的可以遊戲的古居客棧裏,都能玩耍上半晌一天的,究竟是該高興還是無奈呢?!


“老爸,你看這個門好高好瘦呀!”到處轉悠久了,K小宅對這個“花園”裏的各種形狀的門也發生了興趣,有時候都能提出自己的疑問,“這麼窄的門,胖子都進不去了吧。”是啊,為什麼有些偏角的出入口,門的尺寸就這麼瘦窄呢?豈不是很不方便?




地界寬敞屋簷高,此家大院人稀少。鴛鴦天鵝呱呱叫,只有小K在奔跑。哦也~




之前也提到了,在街南書屋和長樂客棧東西兩個區域中間,有個銜接廊橋。這個廊橋很有意思,想必當年是馬氏兄弟與李長樂將軍兩家關係親密經常需要走動而搭建的?!還是後人補蓋的?查不到具體來由,但這個廊橋從建築的角度看還真是不馬虎。從街南書屋一八角門洞拾階而上就算是出了書屋。



連接石階的便是一座木質結構的廊橋。廊橋跨越馬坊巷,橫貫到長樂客棧這廂頭,又是湖石堆砌的石階,再盤旋而下,就算是進入長樂客棧西區了。


K小宅對這個廊橋相當喜歡,爬上爬下沒完沒了,完全當成了一個遊戲項目。盡管石階陡峭但好在只有三四米的高度,K小宅上下攀登到渾身是汗,終究是大人都失去了耐性,才方罷休。




離開廊橋,進入長樂客棧西區,居民房屋馬上就密集了起來。基本上,客棧服務體係相關的辦事點都聚集在西區各樓宇中:會議室、茶樓、多功能廳等。



古樸的木質門窗上,浮雕了梅蘭竹菊,非常生動。咱中國人傳統的門窗多漂亮啊,如今卻讀變成了厚實的防盜門,完全沒有美感,伐開心~~~




瞧這地方鵝卵石鋪設的路面圖案,是不是和莫奈的《星空》有些意識形態上的想像呢?!對啊,就是那種明明是靜止的,但因為線條的變化營造出一種流動向前的感覺啊......鋪路工人都是藝術家啊!




瞧,花朵形的門洞出現了~~~不過這個花朵門的另一邊除了作為客棧客房及健身房用的8號樓外,還隱藏了一棟非常講究的名人故居建築,就是著名的華氏園哦。只不過,K小宅對花朵形狀門的興趣更大於參觀一個名人故居,在門框上下折騰了半天,還非嚷嚷著要配合他拍照。



過了花朵門後,便是樓宇間狹長胡同,因為沒有人乾涉,K小宅打了雞血一樣,從胡同兩頭來回奔跑和呐喊。本來寂靜的下午,因為K小宅嘹亮的歡笑聲在胡同磚牆間形成了波浪般蕩漾的回音。



終於折進華氏園獨有的花園院落。華氏園為清末民初鹽商華友梅所建,東園西宅,房屋建築較為完整,窗明幾淨,綠池縈繞,具備較好的院落式民居特點。據說華氏園的花廳設計最為獨到,僅有西側與走廊連接,其餘三面都對著花園,坐在花廳裏,花園內的假山、花木可以一覽無餘,賞心悅目。還據說華氏園內有兩個別具一格的特色:一是山。園內假山不僅造型優美,設計精巧,所用材料也不同於別處。一般私家園林堆砌假山,要麼是湖石疊造,要麼是黃石疊造,但華氏園內的假山,既有湖石,也有黃石,還有萱石。二是井,華氏園院內緊靠花廳的假山旁,有一口水井,有消防、灌溉、生活等多種功能。



當年繁華的華氏園如今人去樓空,只怕一年四季連個遊客都很少踏足。K小宅和K老宅算是徹底霸占了這個小院子。於是,將相機放在假山一塊平整的石面上,自拍設定,然後......父子倆各種造型猙獰的自拍模式就完全啟動,根本停不下來的節奏啊~~~




從並排課間操模式轉換成飛簷走壁式~~~“大蝦,嫩輕功了得呀,點讚!”




父子倆紛紛從假山石上飛上飛下,降妖伏魔的任務就交給這爺倆了!




突然發現院子中央的地面上盤旋著一只大鳥啊,K小宅跑上去仔細端詳一番,哦呦,原來是只鳳凰呢!這小石子拚接的,真花功夫啊~~~


華氏園東縱兩個兩層小樓連在一起,這在揚州的私家園林中也不多見。廳的東南以雪石疊山,廳的北面與層樓相接,有假山蹬道逐級上樓,這種建造手法就是明末造園大家計成在《園冶》一書中所說的“樓山”。登上假山俯瞰花園,地面上石頭拚接的“鳳凰嬉牡丹”非常完整地展現在眼前了。



在華氏園的小院子裏盡情折騰了半晌後,K小宅徹底是感覺到精疲力盡了,嚷嚷著回房間休息去。但是從8號樓走到入住的3號樓之間,穿梭了好多個這樣庭院深深的胡同,又忍不住要來回跑幾趟,真是不盡興不成魔啊~



乾脆,K老宅和K小宅齊上陣了,相機繼續自拍設定,然後,奔跑,折回,繼續奔跑......又停不下來的趨勢......



有些房屋外牆壁內會嵌有一個石雕佛龕。圖案雕刻也是相當精細,雖然明顯是客棧房屋翻建時新近製作的,但舊時大戶人家的氣息還是能感受到的。


途徑6號樓時,眼見有一個獨門小院,院內有樓台有池塘的,開門進去後,小K一家遇到了第一戶有外來住客的房間,趕緊退了出來。這個6號樓據傳以前還是個鬥雞場。說是吳王夫差開邗溝,築邗城後,閑來無事便鬥雞取樂。他每每出征前都喜歡用鬥雞來占卜。這是這個院落面積也不大,容不下多少觀眾觀戰啊......嘿嘿,傳說的故事自然只為圖個樂嘛~~~




出門地上發現一塊不一樣的石板面,上刻“槐蔭堂王界“——哇塞,這不會是古董吧,就這麼鋪地上任人踩踏,合適嘛這......



途徑客棧茶樓,窄小的門進入後是別有洞天的院落。看來以前大戶人家都喜歡弄這些神秘兮兮的情調,院落花園圖精巧,連出入門都精巧的尺寸。姚明這魁梧身板是進不了這地方了......



K小宅卻正好可以隨意出入自由,到茶樓不喝茶,盡逗美女服務員開心了。對著蓑衣白牆的,K小宅的說唱京劇就又開場了......


兜兜轉轉,小K一家儼然將長樂客棧-街南書屋東西兩塊區域走了個遍,只怕沒有幾個住店客人有這個閑心,將大半天的時間都花費在逛客棧上。無奈,K小宅喜歡,大人們也就樂得陪同考察,哈哈~~~




小K媽媽早早閑坐在含藻亭的池塘邊,一邊喂魚看鴛鴦一邊等候K小宅父子。沒料到居然一等就大半天,媽媽很無語,爸爸很無辜,小K很無視......




見媽媽正在喂魚,K小宅馬上投入戰鬥,三下五除二將媽媽手裏所有的鍋巴餅乾都扔進了池塘,一時間,各種尺寸各種顏色的錦鯉紛紛出場,水花翻動,爭搶激烈。


最後,一家三口還是在含藻亭這邊休憩片刻吧~~~清風習習,雨後的空氣如此宜人,院子裏又安靜,真心舒坦的很!




K小宅終究是閑不住,趕緊繞著池塘去找鴛鴦們的茬,想必鴛鴦也都認識這個惱人的小男孩,沒完沒了的逗自己玩兒呢......




“青磚黛瓦馬頭牆,回廊掛落花格窗”,如此美好的院落,不知道現代人還能有多少機會可以去擁有和享受的呢!


離開之前,自拍模式繼續啟動......

,茄子!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