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只因為我看了你一眼

 2017-03-09 09:30:24
天數:6 天 時間:8 月 人均:8000 元 和誰:和朋友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新疆
喀納斯
吐魯番
喀納斯
白雲賓館
烏魯木齊
石河子大學
高昌故城
火焰山
葡萄溝
天山
天山天池
阿勒泰
布爾津
博格達峰
羅布泊
古爾班通古特沙漠
庫爾勒
石河子
臥龍灣
月亮灣
鴨澤湖
神仙灣
喀納斯河
伊犁
阿爾金山自然保護區
喀什

發表於 2014-08-01 00:41

前言

這是十年前我寫的第一篇遊記,一篇當我看到了新疆喀納斯第一眼後禁不住內心的激動而留下的文字。從此以後一發不可收。每次出行,都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和內心的體驗記下。在過去還不太熟悉網絡的情況下,讓這篇遊記一直沉睡了十年。十年過去了,此後我又在不同季節多次來到新疆,在新疆最平和的時期,幾乎周遊了偉大的新疆。

我對新疆有一種無限向往和深深眷戀的情感,這種情感既來自我的父輩們參與了新疆的解放和建設,從這裏開始了他們的人生,並在這裏生下了我,將我的命運和這塊神聖的土地緊緊聯係在一起;又來自我兩次踏上這塊土地,在領略了她的廣博、她的美麗、她的深邃和她的震撼力後,久久難以忘懷。新疆,那是一個遙遠的地方,是一個容易讓人夢想的地方,是一個充滿誘惑的地方,是一個讓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地方,是一個不能不去的地方。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十年前的吐魯番十年前的喀納斯吧!

8月29日:廣州——烏魯木齊

出發前我不知道同行有誰,有沒有熟悉的人,因為我習慣與自己熟悉的人同行,路上好互相照應。當我到達集中地白雲賓館時,見到吳麗平、肖曉玲兩個師妹、黃建輝大師兄、同學周海時,非常高興,心想有伴兒了,路上不再寂寞。我們一行27人吃完晚飯後,乘大巴去新白雲國際機場,準備乘晚上9點半的飛機前往烏魯木齊。在車上我們認識了北京寰宇旅行社的葉小姐,作為全陪,她也是第一次去新疆。

這是我第三次去新機場。第一次去新白雲國際機場,是在幾年前它剛開始建設期間,當時到處都是建設工地,到處是塵土。我們是為了該建設項目中有關衛生內容的申報去看現場,當時是在指揮部看幻燈、聽介紹,去臨時展廳看模型,去工地看施工。第二次去新機場是在今年7月份新機場驗收前,那是白天,新機場的建設速度和建設規模,它的造型和它的氣勢,它完美的設計和與大自然和諧渾然為一體的風格,讓所有人為之傾倒。第三次、也就是這次去新機場,我是作為一名乘客,第一次在新機場登上飛往世界離海洋最遙遠的城市——烏魯木齊的飛機。晚上的機場燈火通明,將整個機場的輪廓勾勒的清清楚楚,候機大廳照得如同白晝。盡管我們對新機場啟用後一些不完善之處有些顧慮,對乘坐“紅眼航班”帶來的疲勞和對第二天活動影響有些擔心,但是即將開始的新疆行還是讓每一個人興奮不已。機場內穿梭大巴把我們帶著轉了一大圈,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通過通道直接登機,大家開玩笑說是機場特意安排讓我們參觀一下新機場全貌。好心情帶來了舒心的解釋。

8月30日:烏魯木齊——吐魯番

淩晨一點多鍾飛機到達了烏魯木齊,揉著尚未睡醒的懵懵懂懂的眼睛,打著嗬氣走下了飛機。我已不記得原機場的模樣,1998年曾去過一次新疆。是20世紀90年代那個機場嗎?好像不是,我自問自答不敢確定,只是感覺現機場更寬暢、更現代化。當地導遊到機場來接我們。

當我們跟隨著當地旅行社的導遊走出機場大廳時,烏魯木齊清涼而又清新的空氣讓我們每一個從炎熱的南方城市來的人都為之一振,趕走了睡意,這才意識到新疆到了!烏魯木齊到了!導遊將我們領到停在停車場的大巴上,待我們一一坐上車後,開始自我介紹。她姓段,是陝西人,來自新疆的行家旅行社,剛剛畢業於新疆石河子大學旅遊管理係,讓我們稱呼她小段。大約走了半個小時,大巴把我們拉到昆侖山酒店,我們將在這裏住兩晚,從外表看這是一家穆斯林酒店。淩晨3點我們才開始進入夢鄉,而這時卻是新疆時間淩晨1點,比北京時間遲2個小時。我們要盡快適應這個時差變化。

上午9點半開始了我們第一天的旅程:去吐魯番。吐魯番是世界上最低的盆地之一,是“火洲”,夏天氣溫曾達50多度。我們主要遊覽景點有坎兒井、高昌故城、火焰山和葡萄溝。我是舊地重遊,但是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季節,相信會有不同的收獲。第一次去是1998年10月份,葡萄藤都已埋到地下,沒有看到葡萄,更沒有去到老鄉家去體驗新疆少數民族的能歌善舞。我想這次應該可以了此心願。沿途經過達板城風力發電站,我提出稍停片刻,讓我們拍拍照。記得第一次來,來回路經此地天都是黑的,沒有機會仔細看看。小段滿足了我們的要求。我拍下了博格達雪峰前的大風車。

坎兒井實際上不是井,是人工開鑿的地下河,是新疆古老的地下飲水工程,它將天山上溶化的雪水通過人工地下渠引入,讓水在地下流淌減少蒸發,它的長度超過5000公裏。它凝聚了古代新疆人民的勤勞和智慧,它和長城、京杭大運河並稱為“中國古代三大工程”。

高昌故城是新疆最大的古城遺址。要看到古城內更多的遺址,必須乘坐當地稱之為“驢的”的交通工具,即是由一頭毛驢拉的平板車,車上鋪著紅毛毯,車上方搭著長方形的布涼蓬,為乘坐客人遮陽,每車坐十人,由一名哈薩克小夥子趕車。空氣中到處漂浮著廢墟的黃色細沙。我們分乘幾輛驢的,在烈日炎炎下走進了高昌古城,去領略它的神秘,它曾經的雄偉和它的滄桑。我們看到了烈日下的殘牆斷壁,保存較完好的可汗堡和講經堂,它好像在那低聲訴說曾經發生的故事。幾年前第一次去吐魯番,曾到過交河古城,那也是一座讓人震撼的古城遺址,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也是保存得最好的土建築城市,比高昌故城更壯觀。

這是第二次到火焰山了,感覺多了太多的人文景觀,自然景觀被人為破壞,攝影愛好者要想找到一個沒有人為景點的景都不容易,除非專門組隊縱深遊。但這一切並沒有影響我的興致,我拍下了火焰山讓火燒紅了的皺褶,燒黑了的山體,以及山邊村民居住的土房子(盡管是人文景觀)。

葡萄溝則帶有太多的商業氣息,少了淳樸的民風,與我想像的和所期望看到的還是有很大距離:滿架的葡萄是看到了,但不是原汁原味;老鄉家是去了,但不是維族或哈薩克族,沒有見到漂亮的新疆古麗,更不用說載歌載舞了。跟旅遊團可能就是這樣,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跟著走。

下午約8點我們離開了吐魯番趕回烏市吃晚餐,行家旅行社為我們安排了在當地一家有名的宴會大廳(二道橋之夏),邊吃新疆餐,邊欣賞新疆歌舞,機會難得。因為在吐魯番耽擱時間太長,去到現場已經是最後幾個節目了。盡管如此,我們還是興致勃勃地大塊吃肉、大杯喝酒,欣賞專業歌舞團的精彩演出,從舞台布景到演員水平,都是非常不錯的。在進入大廳準備吃飯時,我見到兩位中年男女,穿著印有京劇臉譜的黑短袖T恤,招呼我們大家就坐,上菜上酒,並與小段打招呼,我心想他們可能就是小段的頭兒了,這家旅行社還真有自己的風格。不幸的是我的師妹肖曉玲,雖在西北長大,但一口羊肉也不吃,當我們大口吃肉時,她卻因路途身體不適早早離開回到賓館。

8月31日:烏魯木齊——天山天池——阿勒泰——布爾津

今天的行程是去天山天池,那裏的景色我閉上眼睛也能想像得到,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走進一看,著實還是讓我嚇了一跳,在這樣的名勝景區,沿途竟然建了這麼多的賓館酒樓,還建了上山索道,天池邊上遊船生意紅火,大大破壞了自然景觀,天池已不是過去的天池。景區中多處可見父母帶來掙錢賣唱的維族兒童和他身邊的小羊,小孩兒主動向過往行人提出照相給錢的要求。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淳樸的少數民族新生代,難道從小就要被這個金錢至上的商業社會給同化變味兒了嗎?

今天的天氣不太好,雲層很厚遮住了陽光,遠處的博格達峰在層層雲霧中時隱時現,讓我們謀殺了不少菲林,心想沒有數量也就沒有質量,總會有照得好的。

當天時間安排的比較寬鬆,午餐後乘車向回趕,因為當晚要乘飛機到阿勒泰,不敢耽誤時間。在快到烏市的途中,小段告訴大家,她的任務告一段落,喀納斯將由她的頭兒—-旅行社的經理親自擔任導遊,介紹該經理知識面豐富、有經驗、口才好,並說自己還不夠資格帶我們去,言語之中我感覺得到她表現出對頭兒的敬佩。

按照安排,當晚我們要乘飛機直飛阿勒泰,將約1000公裏的公路路程縮短為50分鍾空中飛行,到達阿勒泰後,還要乘約2小時的汽車到布爾津,可能要到晚上10點才能吃上晚飯,因此要準備一些乾糧在路上填填肚子。

6時整我們出發去機場,行家旅行社的經理上了車。約1米8的個子,戴著眼鏡,頭髮略有些卷曲,穿著那天見過的印著京劇臉譜的黑色T恤,腰上跨著腰包,活脫脫一副旅行者的打扮(好像在二道橋之夏晚會上見過)。上車後就自我介紹,他姓周,名新偉,名字倒過來說,意為“帶著我們周遊偉大的新疆”。就這樣我們記住了他的名字——周新偉,路上我們稱呼他周導。在去機場的路上,他侃侃而談,從個人身世談起,對自己大大褒獎了一番。他的父輩是早期到新疆的軍墾戰士,娶了一個當地蒙古族姑娘,由此產生了我們國家第57個民族—-漢蒙族的優秀後代,因此他身上有著許多他人不具備的特點和優勢,他的眼睛是棕褐色的,胡須是青帶金色,有著偉岸的身軀和讓人羨慕的個頭。他的言談中不時流露出驕傲和自信,闊談旅遊和旅行的區別,對那些10天內蜻蜓點水遊12個國家做法的不屑一顧,介紹自己曾在1997年策劃組織過廣東百人羅布泊大穿越,以及隨後數次的港人、女子等穿越活動,並準備在今年國慶組織“國慶羅布泊穿越激情遊”。他的身世似乎拉近了相互間的距離,他的經曆讓我們對他肅然起敬,同時讓我想起同學張沛1997年參加第一次廣東人羅布泊大穿越發生的失而複得消息,可能就是這個團。當時廣東的媒體對此事作了詳細的報道,但我們當時的感覺是羅布泊離我們是那麼的遙遠。今天當我們面對著征服它的人,心想這次遇到了一個真正的旅行家,旅程一定豐富多彩,能了解和學到很多東西。他調動了我們的情緒和熱情,國慶計劃立刻就吸引了我和徐寧的高度關注,心裏蠢蠢欲動,恨不得此行後留下來跟著他去穿越羅布泊。路途中他還介紹了新疆的米面是如何的好吃,因為一年只有一造;新疆的瓜果來源,西瓜的冠名;新疆的民族風情,以及新疆廣袤大地的風景名勝,讓我們感到新疆是一個迷人的地方,不可不去,不可只去一次。

7點40分我們登上飛往阿勒泰的飛機,座位很空,我移到第一排靠窗的座位,從窗向外俯瞰沿途的景色。飛機飛躍古爾班通古特沙漠時,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落日的餘輝中,讓風吹起的一壟壟沙漠泛著金色的光,和一條宛如長城似的高出沙面的長長脊梁,我一直得不到解釋這是什麼。50分鍾後,我們到達了阿勒泰機場,一台中巴早已在等待我們。上車後,周導告訴大家,還要行車約1個多小時才能到達我們當晚的宿營地,才能吃上晚飯,我們當晚住的是一家新建的家庭別墅,具有俄羅斯的建築風格,房內有獨立衛生間,24小時有熱水供應,已與他們聯係,準備好飯菜,一到就開飯。這就足夠了,對於挑剔的廣東團來說,有熱飯菜、每晚洗個熱水澡比什麼都重要。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坐在黑暗的車廂中,望著窗外空曠的原野,我有一種回歸大自然的感覺,心情格外的興奮,很想大聲呼喊,發泄我這種情感,心想此時此刻如果能大聲唱唱新疆歌曲,也是一種對新疆熱愛、對大自然熱愛的表達方式,刀郎的歌和他略為沙啞的嗓音和他粗曠的唱法此時最為合適。車裏VCD播放著新疆歌曲,大家情不自禁地跟著唱了起來,此情此景讓人陶醉。我的大師兄黃建輝,當年曾代表學院參加廣東高校的歌詠比賽,有一副好嗓子,可惜沒有給他機會大聲高歌。在途中,我們注意到一奇特景觀,車左方遠處有一輪大大的橙色圓物,在寶石藍色的夜空顯得格外明亮,不知是太陽下山還是月亮升起,大家議論著,爭執著,因為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太陽或是月亮,還是周導做了最後的裁決,是月亮,並告訴我們這種景觀是非常難見到的。讓我油然想起西部歌王王洛賓創作的、也是我非常喜愛的一首歌“半個月亮爬上來”。看起來只有在新疆這塊土地上,才能孕育出王洛賓這樣的歌王,才有源源不斷的創作思源。我們還真是有點運氣,看到了月亮在空曠的原野上慢慢地爬上來,如詩如畫。

晚上11點左右,我們到達了布爾津,這座中國西部最遠的城市因為喀納斯旅遊景點的開發,這幾年建設發展非常快,建設的非常漂亮。因為人數多,我們分別住在餐廳賓館和翠湖賓館,附近與其類似的具有俄羅斯風格的別墅建築物還有數座,紅尖頂白牆均用瓷磚粘貼。餐廳賓館不大,但是布置的很雅致,也很乾淨,我們都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晚飯的飯菜非常可口,我們吃出了新疆大米的米香、吃出了新疆面粉的麥香。在我們的要求下周導同意給我們增加水煮面條,讓我們又是一陣歡呼,我們這一桌不禁消滅了自己的這盆面,將其他兩圍的面也都掃蕩乾淨,感覺是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面條。搞不清楚是肚子餓的原因,還是聽了周導對新疆面食讚美後的心理作用。不過確實不錯。

晚飯後已將近夜裏12點,在廣州這一餐應稱之為“宵夜”。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澡睡覺。但我睡不著。室外的夜色是如此美好,空氣是如此清新,周圍是如此寧靜,此情此景何時還再有?我不能浪費這美好的夜晚,我要好好體驗這美好時光。洗完澡後,穿著睡衣的我與吳麗平漫步在布爾津的街道上,街道兩側的路燈,在夜幕下發出暗淡的光,別墅區的建築群在燈光的反射下顯得更加撫媚動人,具有風格。我們向南面漫漫地走著,突然發現遠處有兩名男士進入我們的視線,他們是誰?是我們的團友嗎?是與我們一樣來體驗美好時光的嗎?當他們慢慢走近,雖然仍看不清面孔,但他們特殊的家鄉口音已讓我猜到是大師兄黃建輝和他的同事,他們告訴我們再想前走到交叉路口向左拐可以看到一家夜市,有燒烤食物賣,但此時我們已無食欲。差不多到交叉路口時,我們向回走,回到了酒店,竟然發現我們此行的組織者小劉正與增城的 坐在一樓的餐廳裏,準備對飲喀納斯酒,並力邀我們加盟。原來與我一樣此時此景睡不著覺的大有人在。酒我沒喝,但我還是坐了下來,和他們聊起天來,這時周導不知是從樓上還是從外面回來,加入了我們隊伍。閑聊中得知他和小劉的祖籍都是河南,他們為認識新老鄉乾了一杯;他出生在新疆庫爾勒地區,父輩是兵團農二師的,而我出生在石河子,父輩是農八師的,相似的身世拉進了相互間距離,我們又為新結識一個新疆老鄉乾了一杯。

9月1日:布爾津——喀納斯

這是一天讓我永遠記住的日子。一大早早餐後,我們踏上了此行最終目的地——喀納斯——之途。

“喀納斯”,蒙古語的意思是“峽穀中的湖”,譯意就是“美麗富饒、神秘莫測”的湖。她如仙女般的美麗。記者說她是阿爾泰金山的一顆明珠;攝影家說她是天外飛來的伊甸園;作家說她是歐亞腹地的一塊翡翠;詩人說她豈止是翡翠,簡直就是神仙洞府!而聯合國的一位官員卻用職業的語言對她作了這樣的評價:這是世界上最後一塊未被開發的地方,它的存在證明了人類過去那無比美好的棲身地;我們周導說她像放大的九寨溝。我說怎樣評價都不為過,喀納斯的確美麗無比,魅力無窮,看一眼就讓你永遠忘不了,讓你憧憬,讓你夢幻,就像你的戀人,讓你戀戀不舍,來過一次還想再來。

離開了布爾津,沿途的景色不時地激起我們陣陣的歡呼和感歎聲。公路兩旁不時出現大大小小的湖泊,湖泊中的蘆葦在微風中搖曳,在水中留下倒影。在最大的湖泊旁和一片矮腳向日葵地前,周導同意臨時停車讓我們拍照,感受貼近大自然的快樂。盡管沿途還有九曲十八灣、藍天白雲羊群、一處處大草坡和哈薩克牧民的氈房,但為了整體利益,我們沒有再停車。我只能在車上超常發揮我的攝影水平,搶拍那些也許這輩子沒有機會再見到的景色。汽車行進約一小時進入盤山公路,我們看到了喀納斯山穀,一條乳綠色的河流在河穀中流淌,兩旁是漫山遍野鬆樹、白樺樹等組成的原始森林,因為已到秋天,有些樹葉開始泛黃,構成了一副寫真的國畫。但周導說如再遲半個月,景色將更加美,到那時,漫山的白樺樹葉全變黃了,紅鬆樹葉變紅,形成五彩斑斕的金秋景色。說得我們不斷地長籲短歎,遺憾萬分。但遺憾的心情很快就被見到的眼前美景衝淡。喀納斯湖的臥龍灣、月亮灣、鴨澤湖、神仙灣一一在我們眼前閃過,大家異常興奮,恨不的立即停車去拍照。但周導答應第二天會帶著我們,以與別的旅行團不一樣的方式去看這些景點。但在停車場前的神仙灣,趁換車的空擋我還是搶拍了幾張,但用的是小數碼相機,效果不太理想。

穿梭巴士把我們帶到宿營地,那是數座用木頭搭起的度假木屋,可能是仿造當地圖瓦族人居住的木屋建造的,希望仍保留與大自然的和諧,但這是不可能的。正如周導所說,現在要想找到躺在草地上、吃著草莓、望著星空和月亮的時光已經一去不複返了,自然環境已被破壞。對他來說不知是第幾次到喀納斯,他有資格對比;但對我們來說,第一次仍是那麼的美好,走進大自然、擁抱大自然的感受是那麼的強烈。我們住的是第三棟,坐落在喀納斯河旁,沒有洗浴設施,使用的是公共衛生間,條件比較艱苦。但當周導告訴大家,明年這個時候這些小木屋將全部搬出到停車場附近的新建賓館,我們又感到是多麼的幸運,晚來一年將意味著體驗小木屋生活的經曆都被剝奪,不就一個晚上,我們能行。

午飯後,我們跟隨著周導,開始了喀納斯河的遊覽。最早進入我們視野的是一座用圓木搭建的橋,周導稱它為喀納斯廊橋。好一座廊橋,讓我們回想起美國電影“廊橋遺夢”的動人故事。

周導指點著大家怎樣取景拍照廊橋、怎樣注意用光,我猜想他可能也是一個攝影發燒友吧,一定有許多好的作品。第二處景點是一片湖泊,湖中長了一些水草,陽光下的藍天白雲被倒影在湖中,遠處湖邊有鬆樹和紅屋頂的木房子,是一種靜靜的美。此時光線很適合拍照。在這裏我們足足呆了半個多小時,不願離去。接著就是沿著河邊人工搭建的棧道遊覽。在河邊見到參加漂流的勇士們。看到獨特的喀納斯釣魚:釣魚人穿著防水連體褲站在河中,用的魚餌是無成本的熊毛(周導解說),誘魚上鉤後可取出反複使用,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在河邊的原始森林,周導采摘了一朵紅色的小蘑菇和一朵梢大的褐色蘑菇,我們的注意力才轉到森林中,遺憾的是太陽早已被烏雲遮住,森林和河床都失去了色彩,我失去了拍照的衝動。我的感覺是,遠看喀納斯河更美。

從河床中走出,離吃晚飯的時間還早,我和徐寧等四人爬上了木屋對面的山坡,想從高處遠眺風景。熱情的哈薩克小夥子騎馬跑了上來,問我們是否騎馬。我有這個願望,答應試試。我們每人騎著馬照了像,我又讓小夥子坐在馬背上我的後面,策馬飛奔,讓我感覺一下什麼滋味。由於沒有掌握騎馬要領,飛奔的馬讓我的五髒六腑都快給顛了出來,人也快被顛離了馬背,看起來要做一個合格的馬背上的騎手不容易。

晚飯要喝酒,小劉和周導已經事先做了準備,從布爾津帶了幾瓶喀納斯白酒。一為了晚上的篝火晚會,喝些酒可以禦寒,山裏晚上冷,溫度會降到4~5度;二來要吃烤全羊也應該喝酒助助興。那天晚上大家很興奮,相互敬酒,也不知喝了多少瓶酒,帶來的酒全喝完了,又在餐廳買酒,把我們兩位組織者小吳和小劉都給喝倒了。他們被攙扶回到旅店,未能參加晚上的篝火晚會。參加篝火晚會可以乘穿梭巴士,但周導提議步行更有意義。漆黑的夜裏,我們打著事先準備好的手電,帶著租來的棉大衣,一群人說說笑笑、哼著歌跟著周導朝目的地走去。有人回憶這多像當年作知青時,晚上步行去團部看電影的情景,有過經曆的同行們觸景生情,思緒仿佛又回到了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久違了這種感覺。燃燒的篝火,點亮了晚會現場,也點燃了我們這群人的激情,加上酒精的作用,晚會還沒有開始,我們就情不自禁地在篝火旁隨著音樂跳起舞來。隨著演員的出場,三部舞曲的響起,我和大師兄跳起了華爾茲,地板不滑、又穿著運動鞋竟然沒有影響效果,真不可思義。隨著新疆、蒙古民族音樂響起,演員們走下舞台與我們同樂,周導也走進舞池,他的舞跳得相當不錯。篝火在燃燒著,興奮的人群忘卻了一日的疲勞、全然感覺不到天空下著小雨,一曲又一曲,不論會跳的不會跳的人群擠滿了篝火旁,我多麼希望舞曲就這樣一首首的放下去,在喀納斯夜晚大自然的舞台上不停地旋轉下去。可老天爺偏偏和我們作對,12點左右雨大了起來,我們戀戀不舍地離開會場。離開時,棉大衣才真正發揮了本不應該發揮的作用——遮雨。我頭頂著棉大衣,打著電筒,冒著雨跟著大夥向回旅店的路上走去,心中卻仍洋溢著興奮和快樂,真想甩掉棉大衣、淋著雨、放開歌喉唱上一首“在雨中”,那才叫暢快。

回到旅店大家都不願散去,圍在房前的騎樓下說著話,還想將這個快樂延續下去,想喝酒,想聊天。大師兄自告奮勇去餐廳買啤酒,遺憾的是餐廳不提供夜間服務,他空手而歸。這時候,與徐寧住在同一房間的楊博士,發現徐寧未歸。

徐寧是一個20多歲的北京小夥子,熱愛旅遊攝影,此行前特意買了一台半專業化的尼康數碼相機。一路上我經常與他切磋攝影體會,相互欣賞各自數碼快照。當天晚上他因為照顧兩位醉酒的組織者,比我們大部隊要晚到篝火晚會,因此來去點人頭他都未被算在內。此時,他在哪裏?我們是否要回頭去找他?下著雨的喀納斯夜晚沒有星星月亮,除了旅店內發出微弱的燈光,到處一片漆黑。我們都很擔心。還是周導見怪不怪、遇事不慌,他說不用擔心這裏安全很好,大小夥子一定能自己摸回來的。話音剛落,我們看到一輛的士在旅店的柵欄外停了下來,正納悶在這窮山僻壤怎麼會有的士出現,卻看到徐寧帶著興奮的目光向大家走來,邊走邊說“太刺激了,太刺激了!”他給我們描述了所發生的一切。原來他以為我們會在12點半篝火晚會結束時才離開,晚會散了他走出一看,我們全無蹤影。他沒帶手電,黑燈瞎火的方向也分不清了,心裏有些發慌,他摸黑走著,想著能攔上一輛的士就好了。真沒想到還真有的士朝他開來,他揮著手,卻一腳踏空,向後摔了一圈半,身上又是泥又是水,但他還是本能地把手向上伸出揮動,的士司機看到了,車停在他的面前。他回到了集體的懷抱,但喀納斯的夜晚卻留給他太多難忘的記憶,他興奮,他激動,他無法入睡。夜裏兩點了,我還聽到他在與人說話,還拿著相機在拍喀納斯夜景。

吳麗平的旅遊經驗,讓我在無淋浴設施的條件下,泡了熱水腳。伴著喀納斯河潺潺流水聲,我睡了一個好覺,但把夢留給了美麗的喀納斯。

9月2日:喀納斯——烏魯木齊

早晨吳麗萍醒後問我幾點了,借著窗外的微光(窗簾的作用)我匆匆看了一下表,發現已超過7點半——原定起床的時間。我們趕緊起床,以最快的速度盥洗,但三號樓靜悄悄地讓我慢慢地我納悶,怎麼沒見到其他團友?再仔細看表,原來我看錯了表,整整提前了一小時起床。不可能再躺回床上,我們索性將錯就錯。記得在布爾津餐廳旅館中翻看攝影畫冊,提到喀納斯的晨曦和蒙古包的炊煙是最迷人的,千萬不可錯過。我們爬上了旅店對面的山坡,看到遠處喀納斯河水面上蒸發著霧汽,河旁的森林上方飄著一片白色的雲霧,隨著太陽的升起氣溫的升高,霧汽和雲霧慢慢融合在一起,向天空慢慢散去。這就是喀納斯晨曦!多像揭開一個蒙著面紗的新娘!我好興奮,用相機拍下了這難得的景色,我還跑到河邊的蒙古包前,拍下晨曦中的牧場,拍下晨曦中的木屋。真要感謝吳麗平,感謝自己看錯了表。

雨後的喀納斯天氣格外晴朗,太陽早早就升了起來,照到藍天下遠山頂上未融化的積雪,隨著雲層的移動,陽光在幾座山頂間移動,一片高原景色。喀納斯主要景點都將在今天遊覽。由於穿梭巴士要到8點半以後才開,周導原定一大早先上山看霧鬆的計劃被取消,雖說有些遺憾,但大家的情緒因為好天氣沒有受太大影響。我們乘穿梭巴士經過盤山公路向山上開去,開車司機的技術可以與香港司機媲美,在狹長的山路上開的飛快,多次在拐彎處因離心作用,讓我們乘車人的脈搏加快,心都要提到嗓子上去了。觀魚亭就在山頂上,是鳥瞰喀納斯湖視野最好的地點,可以看到湖的三道灣,但從停車場向上還要爬一千多級台階。觀魚亭的名字讓我納悶,在如此高的地點怎樣“觀魚”?除非是條巨龍般的魚。原來該名字有它的來曆,說是湖裏有被稱為“湖怪”的大紅魚(哲羅蛙),看看登山的人有無運氣看到。對於這種傳說,我曆來都抱著懷疑的眼光,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盤山路上也處處是景,山坡上的草和一些不知名的植物已經開始變黃變紅,讓我們感到了秋天的氣息。在通往觀魚亭上山的人工梯道上,我們不斷地被眼前所見到的喀納斯湖的美麗所折服、所震撼。她就像一條乳綠色的綢緞,靜靜地飄在群山中,陽光和雲彩令她不時變換著不同的顏色,時而碧翠,時而湛藍,時而乳綠,藍天、白雲倒映其中,奇光異彩,如夢如幻。觀魚亭左側是一片開闊的草原,好像一幅畫卷,草已黃中帶紅,間中一些鬆樹構成了綠色板塊,天上濃濃的雲彩在畫卷上留下雲影,山腰中彎彎曲曲的盤山路又為畫卷韻色。此時此刻誰不為之動容。一些遊人興奮地大聲高喊“喀納斯我愛你”,喊聲久久飄蕩在雲天。是啊,有誰能不愛她——美麗的喀納斯。

下山後,我們乘穿梭巴士到喀納斯村外的停車場換乘我們自己的車,去看神仙灣、月亮灣和臥龍灣,鴨澤湖未被列入計劃。當穿梭巴士經過這幾處時,我真為昨天進山時沒有好好觀察了解這一帶的地形而懊悔,否則可以約上幾人,晚飯前乘穿梭巴士到此,拍下日落前的景色,特別是鴨澤湖,湖上水草的頂部呈一片磚紅色,其它部分呈綠色,躺在靜靜的湖面上,別有一番韻味。但是沒有機會了。周導帶著我們沿著人工遊覽棧道,步行從月亮灣一直走到臥龍灣,讓我們走進她貼進她,感覺她的氣息,聞到她的體香。似乎只有我們這隊人以這種方式去領會去感受她動人的美麗。這可能就是周導在進入喀納斯時所說的,要以與別的旅遊團不同的方式帶我們去認識喀納斯。我喜歡這種方式。月亮灣處於峽穀之中,因呈月牙形而得名,她像一條藍綠色的綢帶,靜靜纏繞在峽穀中,峽穀兩側生長著鬱鬱蔥蔥的森林,古木參天,襯托著藍綠色的湖水,令月亮灣更加形態秀美,阿娜多姿。臥龍灣是一片開闊的河灣,河灣內可見兩個足印形河心灘,傳說是成吉思汗當年。。。留下的足跡。為了拍照陽光照到河心灘上黃中帶綠的樹林的景色,我們等了又等,在等太陽,希望將喀納斯最後的珍貴景色永遠記錄在我們的相片中。但這時,集合的哨聲無情地響了,催促我們返回車上(我和徐寧基本上總是留在最後)。我們一步一回頭,戀戀不舍地最後向喀納斯揮手道別,再見了——夢中的情人喀納斯!

當晚,按來時路線,我們回到了烏魯木齊。在布爾津沒有留宿。

9月3日:烏魯木齊——廣州

今天是告別新疆的日子。上午我們參觀了新疆博物館,非常幸運地遇上新疆著名的考古學家穆舜英老師(小段老師的同學)給我們作解說。她淵博的知識和出色的口才,吸引了我們對新疆曆史、對出土乾屍的極大興趣。同時也引起大家對在吐魯番沒有遊覽到蘇公塔、千佛洞和吐峪溝的遺憾。

離開博物館就要去大巴紮了,這是一座集購物、飲食、民族風情為一體的、具有穆斯林風格的建築物,據說就在二道橋原民族市場的舊址上建造而成。去大巴紮主要是為了購物,購買一些當地“手信”給同事、朋友和家人。廣東來的團隊就是誇張,大師兄買了一個大編織袋來裝戰利品,師妹小吳則一口氣夠買了近三十條圍巾,令檔主笑開了懷。其他隊友們有些什麼收獲我不得而知,但我相信一定為新疆作了貢獻。為了照顧大家購物的熱情,為了晚上乘飛機的方便,當日的午餐和晚餐在下午4點一塊吃,吃民族風味,由周導親自點菜。但我沒有口福。這時的我已乘飛機提前離開了團隊、離開了烏魯木齊,離開了新疆,飛往鹹陽機場。

新疆,再見了!上個世紀你給了我生命,今天你給了我快樂,明天你將給我新的故事!

後記

短短幾日新疆遊,給我留下難以忘懷的深刻記憶,帶給我對生我這塊土地的無比眷戀,激起我對這塊土地的無限向往。她獨特的民族風情、她眾多的自然景觀:伊犁大草原、塞裏木湖、巴音布魯克天鵝自然保護區、那拉提風景區、“沙漠衛士”胡楊木、阿爾金山自然保護區、塔克拉瑪乾大沙漠、喀什、羅布泊、禾木村。。。等等等等,還有許多我不知名的地方,以及我的出生地,無一不令我著迷,時時在召喚著我、吸引著我。新疆太大了,可能還要來第三次、也許要第四、第五次,如果幸運的話,找到一個像周新偉這樣的行家導遊,帶著我們遊中有行、行中有遊地走遍新疆,那將是我此生的一大願望。

(完成於2004年10月)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