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之心—拉薩

 2017-03-09 09:30:49
天數:5 天 時間:6 月 人均:400 元 和誰:一個人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拉薩
西藏
布達拉宮
薩嘎
大昭寺
拉薩河
昌都

發表於 2014-07-25 14:47

拉薩·一

說到拉薩,很多人一直被宣傳蠱惑著,認為只要去了西藏,整個人就能夠得到救治,精神就能夠得到升華,靈魂就能夠得到淨化,就能夠找到信仰,就能夠治愈失意,能夠療傷,能夠治愈,能夠淨化。

好像如果西藏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藥,就不值得觀看一樣。

很慶幸,我只想要觀看,觀看是否有人在這裏得到救贖,觀看這裏是否依舊純潔,觀看這裏是否如宣傳的那樣。

其實我最想知道的是,上述的那些被宣傳為神奇的效果或可稱為神跡的事物,是否一如傳言。

第一天到達拉薩,是下午時分,和小結安頓好住處,寄存好行李,隨即開始在市內晃悠。

因為吃不習慣藏餐,和小潔一起吃的川菜。

晚飯過後,大片大片橘紅色流雲,飄浮在底色為湛藍的天空之上,兩個人一瞬間沸騰起來,興奮地嘰嘰喳喳的喧鬧著。

那種色調之間的融合和渲染,即使是極好的畫家也是難以調和的。

兩個人一邊驚歎著天公造化的神奇,一邊漫步目的的在市內遊蕩。

印象最深刻的是拉薩的日落時間很晚,天完全黑暗下來幾乎已經是晚上九點鍾了,這在內地幾乎不可想象,八點鍾左右天已經完全黑了。

很久沒有和人手拉手肆意的在大街上溜達了。

華燈初上的拉薩,人潮逐漸褪去,只有一盞盞明黃色的路燈靜靜佇立。

和小潔攜手走在大街上,心底裏暖暖的。

聊了很多,關於愛情,關於理想,關於現實。

昏黃的路燈下,表情看起來有些模糊,只有掌心傳來的溫度,在深夜裏互相溫暖。

拉薩·二

年輕的好處就是,不管前一天熬夜多晚,逛街多累,心情多LOW.美美的睡一覺,就可以原地滿血複活。

因打算去尼泊爾,一大早趕往尼泊爾領事館,如果不是因為有太多的國人去那裏辦理簽證,那該是一條綠樹成蔭,清幽安靜的巷子。

領事館附近有羅布卡林宮,博物館,辦理好簽證後陸續路過。

之前因為去過不少的地方,對所謂的景點已經沒有任何感覺,只想一個人慢慢的溜達,遇到喜歡的地方就停留,無感的就路過。

不知不覺中溜達到布達拉宮,因為是藏族的薩格達瓦節,布達拉宮附近很多協警。

拉薩早晚溫差有些大,早起出發的時候還沒覺得熱,正午的時候太陽剌剌的,曬得人暈暈乎乎的,隨即人群中自動搜索空位,好容易在大理石砌成的長椅上發現一個空位,眼疾手快健步如飛飛奔過去,剛剛準備直接做下去,旁邊一位藏族阿姨示意我等一下,因為阿姨一邊說著藏語,一邊用手勢阻止我坐下,心裏隨即有些忐忑。

不料阿姨從自己坐的地方站起來,石椅上拿一塊紙板墊板遞給我,我愣了一下,阿姨用藏語微笑著招呼我,並用手勢指點我坐在墊板上。我再次愣住,隨即反應過來,感激地向阿姨道謝,隨後落座。

後來試圖和阿姨聊天,但因為阿姨不懂漢語,我聽不懂藏語,只好作罷。

天依舊湛藍,布宮依舊恢弘,卻不及身邊阿姨淺淺微笑。

謝謝,陌生人。

一彎淺笑就是一泓清泉,消融著著陌生人的不安。

謝謝,陌生人。

細微善行,溫暖陌生人的心田。

謝謝,陌生人。

願我如你,心有菩提,心如明鏡。

以下為整理的關於薩格達瓦節小知識:

藏曆四月稱“薩嘎達瓦節”(即氐宿月)。相傳佛祖釋迦牟尼於藏曆鐵猴年薩嘎達瓦月七日降生;木馬年薩嘎達瓦月十五日成道;鐵龍年薩嘎達瓦月十五日圓寂。故藏族人民把此月視為佛祖降生、成道、圓寂三天的頌經節,並把此月視作有造化和吉祥的月份。薩嘎達瓦期間,各大小寺院舉行各種佛事活動。薩格達瓦節這天,轉經祈福是紀念活動中最普遍、最主要的方式。身在這樣的聖地裏,沒有一絲雜念,除了虔誠,還是虔誠。只見遊人在班禪靈塔前,虔誠的叩拜、祈禱,用前額虔誠地貼近供台。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表達自己對佛的虔誠與景仰。

所謂轉經,就是按約定即成的環形線路行走、祈禱的一種藏傳佛教形式。薩噶達瓦節全拉薩的轉經線路有三條,一條是囊廓,在大昭寺中環繞主殿覺康一周,全程立滿法輪,長約500米,是內環線,藏語"囊廓"就是內環的意思;

第二條是八角街,環繞大昭寺一周,全長約1000米,是中環線,藏語"八廓"即為中環的意思;

第三條是林廓路,繞拉薩老城區一周,全長約5000米,是外環線,藏語“林廓”,即外環的意思。在囊廓和八角街轉經的人流每天都不斷,林廓路則是人們在重要日子轉經的路線。
薩嘎達瓦節,林廓轉經最為壯觀。從薩嘎達瓦的第一天開始,林廓路上就出現了成群結隊的轉經人流。到藏曆十五這天,轉經達到高峰,從淩晨2點直到晚上,人流如潮,川流不息。這一天,藏族男女老少身著節日盛裝,轉經念佛。藏曆四月是佛月,藏語稱“薩嘎達瓦”。各地藏族群眾,在這個月中,都要朝佛念經,磕長頭,禁止屠宰牲畜,積功德,因各個教派使用的曆法不同,所以具體日期各有差別,而絕大多數教派規定為每年藏曆四月十五日為佛誕節,但安木多地區由於使用的是漢族農曆,因此安木多地區的藏族人民以每年四月八日為佛誕節。


薩嘎達瓦節最為壯觀莫過於德吉南路綿延一公裏聚集了人山人海的西藏各地乞丐前來乞討。當天,布施成為了拉薩藏族人民的傳統習俗,近幾年,甚至演變成了旅遊的一個亮點。建議內地遊客參加布施的時候,請準備足夠多的零錢,拍照務必尊重被攝者。對於藏族人而言,薩嘎達瓦節曆來沿襲著富人接濟窮人的傳統。據說薩嘎達瓦節會持續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在此期間,篤信藏傳佛教的藏族群眾,都要以轉經、燒香、吃齋飯、放生等形式紀念他們心目中的佛祖釋迦牟尼。而在宗教吉日放生,更是一件善事。因此在拉薩河,人們集結了壯觀的放生隊伍。

拉薩·三。

和藏族阿姨比鄰而坐,相視而笑,莫逆於心。

抬眼遠望,天空湛藍的沒有一絲漣漪,大朵大朵的白雲,層層疊疊的鋪展開來,在湛藍的錦緞之上隨風漂流。

飄雲之間藕斷絲連,流經布宮,倒映在身後的澄碧湖水中,向遠方的山翩躚而去。

陽光依舊刺啦啦的,只好斜眯著雙眼跟著轉經的藏民一起轉布宮。

與藏民矯健的步伐比較起來,我更像是慢騰騰的蝸牛,這裏駐足觀看著,那裏因好奇停留——

早年讀曆史,每一位老師講到中國古代史時,都對布達拉宮滔滔不絕,以致從那個時候開始,好像沒有到達布宮,就不能對文成公主感同身受一般。

遠遠觀望布達拉宮重重疊疊,迂回曲折,在拉薩西北的瑪布日山上,依山壘砌,同山體融合在一起,群樓重迭,殿宇嵯峨,高高聳立,壯觀巍峨。

隨著流雲不斷地經過,恍惚之間甚至覺得布宮也開始隨著雲朵飄向遠方。

布達拉宮宮牆紅白相間,宮頂覆蓋鎦金銅瓦,金光燦爛,在濃烈的光線下,更加耀眼奪目。

沿著堅實墩厚的花崗石牆體信步閑遊,在鬆茸平展的白瑪草牆領下,思緒很容易被拉向遠方。

布宮金碧輝煌的金頂,具有強烈裝飾效果的巨大鎏金寶瓶、幢和經幡,交相映輝,紅、白、黃三種色彩的鮮明對比,分部合築、層層套接。

從身邊經過的藏民,都喃喃自語,手中不停歇的轉動手珠。

堅毅的疾步走過,眼神篤定,直視前方。

空氣裏都是熱風,即使我把自己包成粽子,也抵擋不住熱浪侵襲,隨便找了地方,席地而坐,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

期間不時也夾雜著遊客,時而會聽到他們小聲嘀咕:

他們的信仰真的好虔誠,這麼熱的天居然還在這裏轉經!

陽光依舊刺眼,我把頭埋進臂彎——

信仰?

虔誠?

······

拉薩·四。

認識德姑娘和小冷童鞋是在天堂時光——

依舊澄澈略帶溫熱的午後,和小潔在天堂時光流連。

我在一堆LP中找到關於尼泊爾的,找了安靜的位子坐下來,邊看邊構思著自己的攻略。

小潔在旁邊的位子寫明信片,互不乾擾,抬眼即視。

不知誰先開的口,小潔和小冷開始低語起來。我依舊自顧自看LP,隨手記下來相關攻略。

攻略幾乎搞定,小潔和小冷依舊聊得不亦樂乎,起身坐在小潔身邊,多數聽他們聊天。德姑娘在此期間匆匆來往,和小冷打過招呼,因事便道歉離去。

因大家聊得來,因天堂時光距離大昭寺不遠,遂決定一起去大昭寺閑逛。

古人雲:先有大昭寺,後有拉薩城,可見大昭寺悠久的曆史。也可以看出大昭寺對於西藏佛教文化來說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

大昭寺始建於公元647年,是藏傳佛教信徒最大的精神支柱。各方的藏傳佛教信徒都把這裏作為朝拜之地,不遠萬裏來到這裏膜拜。也是西藏現存最輝煌的吐著時期的建築。

和小冷,德姑娘,小潔坐在大昭寺內一處茶館的頂樓,首先謝謝德姑娘的藏包,雖然自己一個也沒有吃。這個要向德姑娘致歉——

我是一個非嚴格的素食主義者,一路走來,其實都沒有習慣藏餐,也喝不了油酥油茶,甜茶等。多謝姑娘美意,心領了。

頂樓視野很好,看著在大昭寺內流動的人群,靜靜的曬著太陽,陽光流轉跳躍,虔誠的信徒頂禮不息,那是用多少個長頭才能丈量出來的篤定。

用過藏包,天公作美,西方天邊,彩雲聚集,藍天潔淨,不由的雙手交叉十字。

和德姑娘聊天得知,全名德欽旺姆,昌都人士,現畢業於西藏警校。

看著精瘦的德姑娘,不由得大吃一驚,再次仔細端詳著她——

乾練的短發,略帶藏音的普通話,但已經講得很流利了,除了比較瘦,其實整個人給人一種颯爽的感覺。

從聊天時也能感受到德姑娘的利落。

後來我們也加入了轉經的人流,那些手搖轉經筒者,喃喃自語快速地從我們身邊經過。

磕十萬長頭者面對大昭寺頂禮膜拜,合十,敬禮,匍匐,起身,合十······如此反複,始終如一。

思慮再三,還是沒有按下手中的快門。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願神明關照這些堅毅篤定的人們。

深吸一口氣,或許——

歲月盡頭還是虔誠。。。

為什麼去了西藏心靈就能夠得到淨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西藏就等同於仙丹妙藥,可以淨化心靈,治愈傷痛,平複失意。

從第一個人宣稱西藏是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以來,去西藏的人每年以幾何數增長。

沒有實踐就沒有發言權,抱著探尋秘密,增長見識,拓寬視野的想法,義無返顧的踏上了追尋真理,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旅途。

關於信仰,關於虔誠,關於宗教,抱歉我對此知之甚少,就我的知識而言,藏傳佛教作為藏區的主要信仰,世代相傳,曆代沿革,不同時期雖有教派之爭,但基本教義仍是教人向善。

個人認為之所以虔誠是一因為曆代沿襲,代代相傳;二是藏區雖有教派之爭,但只有藏傳佛教是主流;三是人群的趨同性決定了信教的忠誠。

如果有人曾宣稱得到淨化,姑且妄自揣測有以下幾點:

1.藏區單一信教;

2.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有更多時間關照心靈。

3.千百年來的習俗讓人性比較淳樸。

4.科學技術及其他思想難以得到有效傳播。

但以我在拉薩短暫停留的幾天,大型商場,娛樂場所,早已是遍地開花。本該日落而息的拉薩,卻在夜晚十分依舊燈火輝煌,走在燈紅酒綠的大街上,恍惚之間回到了大城市。

不知道多少曾宣稱尋找靈魂的人,卻在震耳欲聾的酒吧裏醉生夢死。

不知道多少信誓旦旦尋找淨化的人,依舊午夜尋歡,天亮賴床。

不知道多少尋覓治愈的人,卻如孤魂野鬼一般遊蕩在午夜的大街上。

佛教說,人生七大苦——

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

渴望在物欲橫流,醉生夢死裏得道,淨化。

還不如在舊習慣心安理得的循環往複。

你問我信不信有人得到淨化?

我信!

但他至少天黑就晚安,天亮即勞作。不是不起妄念,只是努力尋求內心安寧。淨化不是目的,而是過程。

佛教有揭諦: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如有興趣,推薦天涯一篇帖子《為什麼這麼多人認為到西藏旅遊就能淨化靈魂》。

如有遺缺,歡迎指正。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