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直播“自殺秀”該死or該救

 2017-03-03 16:48:23

新聞背景:

11月30日新浪微博網友“@Neuuuuuuuuuuuuuuuuuuu_神經元”在微博直播燒炭自殺,網友從一開始的勸阻變成了看笑話的心態,並將他的這句“真的不行了,沒有多少空氣了”演變為段子。該網友17:42分因搶救無效離世。

新浪網友“夢魂遊飄”微博直播自殺:

12月1日新浪網友“張楚嵐字千瀧創一”直播自殺: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回複:“厭世的朋友和我一聊就好了,你和我聊一次?我能解決你所有的問題和困難,相信我!”

四年前在上海的一次國際心理學術大會上,我國著名心理專家曾奇峰在他的精分工作坊上講“自戀”,現場人很多,我沒找到座位,在後排抱著書站著聽完,心裏有些焦躁,但卻記住了他這樣一句話:“你們知道自戀的最高境界是什麼嗎?是自殺!”會場瞬間安靜,之後大家開始竊竊私語,是的,對極了!
我這麼好,這世界怎能如此待我?因為覺得這個肮髒的、醜惡的、虛偽的、充滿欺騙的世界真是不值得自己再留戀,於是--去你X的全世界,我死給你看!
以前常常有站在高樓頂或爬上高架橋的企圖自殺者,現在,在有了微博、微信朋友圈、校內、人人、臉書等“全民皆秀”的年代裏,“我死給你看”這件事,成本更低,實施也變得更容易了。
既然有人“秀怎麼活”,就得允許有人“秀怎麼死”,“秀自殺”也是自殺者的權利。不過,這種秀真是讓人好難過,它會讓人們對自殺者感到同情、哀傷、抑鬱和因無法施救的無奈產生挫敗沮喪,會誘發人們對死亡恐懼的焦慮情緒,甚至會讓人感到憤怒--你到底搞什麼搞?!
(11月30號微博評論:“你麻痹到底死不死了、機智的PO主教你如何用炭火燒烤並漲粉的、有病吧你,都沒意識了還能蹲在火盆旁說沒空氣?你不會挪遠點嘛?這種行為真搞笑!”)

這些“自殺者”的確是生活的弱者,這跟勵誌和雞湯無關,是心理層面的弱。不安、恐懼、嫉妒、憤怒、絕望等負性情緒的出現皆是因為心理弱勢,而極度心理弱勢的最終表現就是報複,藉由報複自己來實現報複他人的目的--他們在想什麼?他們既然決定死乾嘛還拿出來秀,那他們是真的想死嗎?
一、“我想死”=“我只是不想這樣活”
“我想死”--當企圖自殺者對周圍的人說出這句話時,他們在內心裏其實並沒有為“死”這件事做好準備,這句話也可能是試探:“難道真的沒有人對我‘想去死’這件事在乎了嗎?”也可能是自我鼓勵:“我是真的真的下定決心了!”也可能是呼救:“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活,誰能幫我指條出路?”因此,當一個人明確的表達“死”的意願時,他其實需要大劑量的“別人的恐懼焦灼難過”作為安慰劑的,當然最好是來自“那個人”。如果真的下定決心死,是不會有說的意願的。
二、“受害者”=“加害者”
每個企圖自殺者,都是值得同情的,一定是有什麼人什麼事把他逼到了走投無路絕望崩潰的境地,所以看上去他只是個“受害者”。但是用“自殺”的方式還擊本身就是一記重拳,是把“加害者”牢牢地釘在罪惡深重的內疚裏永世不得翻身,是最狠的報複,因此這樣的反手一擊是把兩個人的角色對調了,“受害者”成為了“加害者”,而且是雙重加害者,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而且是永遠的“加害者”,永無折返的機會了!所謂“不歸路”,就是這個道理。
我們注意到最近的三起“微博自殺直播”事件的當事人都是非常年輕的90後,是尚不了解什麼是愛、也不懂得生命意義的年齡,於是感情上或者生活中遭受了挫敗,便拿生命開起玩笑來。這真的讓我們很擔憂,還會有效仿者接連出現嗎?該怎麼對這樣年輕脆弱的心靈加以輔導?而我們除了著急地圍觀,還能做些什麼呢?
我想最重要的--加強生命教育是當務之急!
朋友的孩子8歲那年送到美國讀書,第一堂課之後興衝衝回到家,家長問學了什麼?孩子很清晰也很輕鬆的回答“今天我一整天都在學我的身體,明天老師會告訴我如何保護它。”原來,開學第一天,學校最想讓孩子們記住的,是人有多少塊骨骼、每塊肌肉叫什麼、血液、神經、大腦、器官是怎麼回事,這些不是只用來考試的不重要的副科“生理衛生”,這是必須讓孩子們牢牢記住的生命常識;日本韓國的孩子,從小學起就開設有“死亡教育”的課程,有防災、逃生、急救的訓練,每個家庭都有急救包,孩子從小就有牢固的生命保護意識。而我們的孩子的教育則更注重才藝、分數、外語、奧數等“給別人看的,跟別人比”的能力的培養,注意力在“別人的目光”,不在“認識和重視自己”。
這樣的教育背景下成長起來的孩子,怎麼會明白生是什麼?死是什麼?生命又是怎麼一回事呢?不了解,當然就會隨意對待生命,不懂珍惜。
我想對那些“微博直播自殺事件”的圍觀者說:
首先,微博直播自殺,這種行為不可忍,勸不知道怎麼勸,任由其發展又實在不忍心,傷害了我們的情緒,綁架了我們的道德,但是圍觀的你可以選擇施救勸說報警或是“乾我什麼事?”、可以選擇沉默或是離場,但是請不要撲過去謾罵,拜托那只動鼠標的手手下留情。因為對自殺者而言,再沒有什麼比他人的“共情”更讓他覺得善意了;
其次,更為有效的勸說不是“你怎麼了?你有什麼想不開你可以告訴我啊?你這樣做對得起你的家人和朋友嗎?”這種略帶指責的、比較有“施救者優越感”的話語,對內心已經極度虛弱的自殺者並不是良藥,反而有可能是二次傷害:“你看我不僅差到極點了,我還這麼對不起所有人,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這些“關切”只會加重他們自殺的念頭。
“自殺危機乾預”是心理治療領域相當專業的臨床技術,我把它轉化成更通俗的解讀,分享給你聽:
面對自殺者,我們能做的:
一、幫助他放鬆--告訴他不用急著死,我們每個人都得死,所以放鬆一點,讓他明白,慢一點,晚一點,哪怕晚個幾分鍾再做這件事,結局也是沒有差別的不是嗎?
二、跟他聊聊死亡這件事--你知道什麼是死嗎?你說說我聽聽。介紹一下你的這種死法,這種死法你會感受到怎樣的身體上的感覺,你都明白的知道嗎?如果自殺不成功,你的身體會落下怎樣的毛病呢?
三、假如以上談話能夠夠順利進行--那麼跟他聊聊他過往的生活吧,有哪些沒實現的?有誰是他最舍不得的?假如不去死,又能如何重新活過這一生呢?
不過以上的談話有個前提是,你取得了他足夠的信任,而且你具備足夠多的心理疏導的常識和足夠多的耐心,除去以上,幫助自殺者最靠譜也最可行的做法是--報警!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正在三萬英尺的高空,飛機舷窗外略過的大片雲朵好像棉花糖,令人心生歡喜。我每次坐飛機,看著窗外,我都相信一定有一個我們不曾到過的世界,而我們還不急著去呢,活好每一天吧,加油!
--本文轉自壹心理



文章來源:平安好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