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喝“東北風”去——沈陽、哈爾濱5日閑逛

 2017-03-10 09:32:51
天數:5 天 時間:11 月 人均:2500 元 和誰:夫妻
玩法:自由行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哈爾濱
沈陽
黑龍江民航賓館
玫瑰大酒店
沈陽故宮
鬆花江
中央大街
馬迭爾賓館
聖索菲亞大教堂
防洪紀念塔
斯大林公園
天鵝飯店

發表於 2017-01-14 17:06

這次去哈爾濱和沈陽,並沒有什麼周密和詳盡的計劃,純粹是沒有被零下溫度凍過,加上一直以來被南寧飛哈爾濱的高價機票給刺激的。所以啊,一激動就想體驗一下“喝東北鳳”到底是什麼感覺

南寧這裏還穿著短袖開風扇的11月初,某一日吃飽撐的,一看工商銀行網站上往返不過1500塊大洋飛哈爾濱的機票,就手癢,便定了11月28號飛哈爾濱的機票,定完後作為處女座的人又開始為住宿和出遊線路糾結不已,人說打死不能跟處女座的人一起共事,然,當兩個處女座的人不得不栓在一起出遊的時候,那份糾結就別提了……

因為到達時間預計是晚上22:55,想到月黑風高凍死狗的哈爾濱冬夜,是否在機場定個酒店,第二天再進入市區這個問題,讓我糾結了不少時間。人生路不熟的北方冬天的深夜,我個人覺得還是在機場睡一覺穩妥。幾經考慮,最後還是定了哈爾濱太平機場“黑龍江民航賓館”,227元一晚,用藝龍紅包定¥207元一晚含雙早,還是很劃算的(事實證明是多麼的明智,11月28日那天,據說是遇上什麼空軍演練,所有航班都延誤,本來下午4點半的航班延遲到晚上8點才起飛,半夜2點才到達哈爾濱太平機場,地面溫度零下21度……)

出發


從中國版圖的南端飛到版圖的北段需要7個小時,飛行時間長讓人痛苦。何況飛機上沒有什麼娛樂設施,連聽音樂的插孔的是壞的。晚點到達的時候已經是11月29號的淩晨2點多,一下飛機撲面而來的刺骨寒風讓人止不住的哆嗦,南方的羽絨衣頂不住!!!!

原定酒店接送已經被告知取消,聯係酒店後,被告知“自個步行穿過停車場就到……由此經曆了許多房客在藝龍上吐槽的那樣——拖著行李孤零零淒淒切切地一步一滑的向前行,酒店不知道為什麼連個店招牌都不亮,黑夜中都沒有一個指引的方向。停車場上的車輛都落下厚厚的積雪,然,又困又累又冷已經無瑕欣賞這北國風光。

摸到酒店,大堂只有夜燈一盞,昏昏暗暗。弱弱叫一聲“服務員”,從櫃台下霍然坐起一人,原來只有值班的了,很快辦了入住手續,房間還行吧——比較寬敞,床品也比較乾淨,就是暖氣不足,洗澡水不是很大。這個酒店作為過渡住宿性價比還是不錯的,值得推薦!




淩晨到達——夜幕下的哈爾濱

機場賓館(幸虧定下,要不然……)

天亮了,補一張酒店目前的照片。

(雪景)


&&&&&&&&&&&&&&&&&&&&&&&&&&&&&&&&&&&&&&&&&&&&&&&&&&&&&&&&&&&&&&&&&&&&


2016年11月29日

去沈陽市是臨時決定的,因為當時考慮不全,走了回頭路。計劃坐高鐵到沈陽。不知道為什麼在網上查從機場坐多少號線去哈西站有很多版本。讓我不知道該如何辦,究其原因,是很多人把哈爾濱火車西站與哈爾濱汽車西客站搞混了,其實,這兩個地方就在機場大巴2號線“哈西客站”停靠站台馬路的兩旁,相隔不遠。

(往哈西站就坐它)


高鐵票很充足。票價¥247元一張,也有¥245元的動車,但是車次不多。看了一下,平均是15-20分鍾就有一趟車開往沈陽,不需要提前預定,直接就可以在自助機上購買。但是,奇怪的是居然不接受信用卡和借記卡購買,需要用現金購買,這一點大家需要注意一下了。

哈西站是新建高鐵站,寬敞明亮乾淨,這一點與各地一樣都完勝老火車站。從地圖上來說我們是倒著走,從哈爾濱往南走,經過長春,最後到達沈陽,時長在2個半小時這樣。列車駛過一馬平川的大平原,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和哈爾濱相比,雖然雪後初晴,然,沈陽的冬天是溫暖的。

沈陽給我的印象第一印象不錯。一出站——整潔的廣場(嗬嗬,看來城鄉清潔工程落實到北方了)頭上藍天白雲、火車站廣場周邊異國建築群落、煦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沈陽高鐵有的停“沈陽站”,有的停“沈陽北站”,當初選停“沈陽站”,主要考慮到“地鐵一號線”直接可以從這裏到我預定的中街“玫瑰大酒店”。外出能選擇公共交通盡量選擇,打車這種被人容易宰一脖子血的事情,在外地我盡量避免,免得給自己的旅途帶來壞心情。

(高鐵站)


(傻大個的機車)

(車窗外只看見白茫茫的一片)

(沈陽站)

站廣場

(霧霾的根源)


站前廣場


沈陽的地鐵,可能建設年代較久遠,絕大部分都沒有自動扶梯。階梯很長很長……(光顧運氣功扛箱子,忘記拍照了)這就要考驗你的力量了,對於拖箱在24寸左右的妹紙,自己掂量著辦了,有些地方會有一“無障礙電梯”,但是一個乘坐的人多,一個這樣的電梯數量極少。

購票、乘車、使勁擠上地鐵,滿滿一車廂“沙丁魚”……

沈陽乘坐地鐵很多人啊,中午2點這個時間也還不算高峰期啊……

“中街站”下車,B和B1出口都行,甩個頭就能看到淡紅色牆體的“玫瑰大酒店”,位置極好找,就在“老邊餃子店”對面。很快辦理入住。


對於酒店總體還是很滿意。沒有攜程部分網友吐槽的什麼髒亂差,臭氣熏天之類。酒店大堂正在準備聖誕晚會的裝飾,顯得喜氣洋洋。雖然是個老四星級酒店,設施有些陳舊,但勝在房間寬敞,床品乾淨(這也是我比較偏愛老星級飯店的原因,便捷酒店的房間實在太緊湊),酒店客服滿足我的要求,給我選了個朝南的房間,遠遠可以看見故宮的飛簷……。

(遠眺故宮)


對於一個對美食追求勝於景點的行者,第一時間就是看沈陽的“老字號”在哪裏?為什麼要看“老字號”?因為它能代表這個地方曾經的輝煌。到外地旅行,當你面對眼前充斥的都是“麻辣燙”、“臭豆腐”或是“港式茶餐廳”那些外來的“入侵者”,你有沒有一些無奈和失落?雖然它代表的是天南地北的飲食文化的最大融合,可是,我們再也找不到屬於這個地域最根本的味道……

因為臨時改道沈陽,沒有做太多的飲食攻略。用手機瀏覽了一下,知道不遠處除了“老邊餃子館”,“鹿鳴春”等還有家“寶發園名菜館”,據說它家的招牌“四溜菜”曾得過少帥的稱讚。餃子與鮑魚等生猛海鮮對於南方人已經不是很新奇,而作為北方菜傳統代表——“溜”的做法還是想體驗一下。

北方冬天的天黑得特早,不過下午4點,天已經全部黑了,不看表還以為是晚上8、9點了。第一次去因為不知道路線,雖然在百度地圖上看著不遠,但還是選擇地鐵一號線“東中街站”下。出口處一打聽再一看,飯店其實就在出站口對面馬路,實際步行也就是從酒店出來穿過一條街道,地標就是在沃爾瑪商場對面。


看得出是個有些年頭的老飯店,門口掛滿了牌匾,門口還有賣鹵製品的外賣窗口,不時有當地人來買些熟菜。為了保暖,北方特色的雙層門。因為時間早,大廳只有兩桌人用餐。環境古香古色,服務生還貼心的給放在椅背的衣服套個布套(北方服務業的水平提高很快哈!)點了“四溜”裏面的——溜肝、煎丸子,還想點多一個,服務生提醒兩個人吃“夠嗆”,只好停住了。等菜一上來,才知道的確“夠嗆”雖然知道北方菜份量足,但是也不知道那麼足,撐死都吃不完!價格親民,味道真心不錯,絕對點讚。


(二溜而已,分量太大)


吃完飯還不到8點,步行回酒店,北方這些年深受南方夜市的影響,商場飯館等消費場所也逐漸開放至21點,走街串巷的人們不畏嚴寒,嘻嘻哈哈的從你身邊走過……大街上有不少川菜館,讓你渾然看不出地處北國,發兩張圖在朋友圈裏,朋友們竟然“你的,成都?重慶?”……

(還是有些夜生活的)


酒店客房的暖氣很足,一件襯衣足以應付。在北方,所有室內場所都有暖氣,也難怪北方的朋友哀歎南方的冬天難過……


*************************************************************************************************************************


2016年11月30日

北方的天亮得很早,沈陽下雪了——嗯,萬裏雪飄、銀裝素裹,一派北國風光!

酒店附近有家“慶豐包子鋪”,早餐來個著名的“主席套餐”。價位不低,在眾多“包粉”用餐者看來有些“奢侈”。


必須來個特寫(主席套餐——包子一份、炒肝一份、芥菜黃豆一份,共計¥25元)


這個純粹是看樣子的,牡丹燒賣,(評價——難吃)


交警同誌在雪中堅守崗位;清潔工不停地清掃街上的積雪,鏟除路面的結冰;商店門前員工“各掃門前雪”……沈陽的早晨在忙碌地掃雪中開始的……



出了包子鋪往右前行不遠處有條“故宮巷”,沿著小巷幾分鍾就到達沈陽故宮。

此刻天飄起雪花,細小的雪花紛紛揚揚、飄飄灑灑,天地間白茫茫一片,此情此景讓人不禁想起謝道韞“未若柳絮因風起”……




故宮門票60元,原先也想通過同程訂票,但是優惠不大就2元,所以直接在門口買票進去了。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沈陽故宮和北京故宮都沒有可比性。但是對自古以來都是以帳篷為棲身之處的遊牧民族——女真族來說,這個不過傾全族之力修建的高仿明王朝紫禁城的小小宮殿,卻標誌著他們已經與當時的明王朝分庭對抗,展現出逐鹿中原,問鼎天下的野心和霸氣。對於一些清史研究者來說還是有一定的研究價值的。不過嘛——俗話說得好,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我等就屬於後者了。

(多低調的宮門,和北京哪個故宮的宮門根本沒有辦法比)


崇政殿外景——皇帝上朝的金鑾寶殿

崇政殿內景——殿內面積小到大臣只能在殿外候著,不經宣召不得進來)


殿前的計時器



看曆史古跡要聽講解,大門口有微信刷景點講解,也有不少人請講解員,我們人少就跟著蹭聽。聽聽也長見識不是?

一部《孝莊秘史》或是什麼《一代皇後大玉兒》或是什麼一大堆關於皇太極的那位“莊妃”的野史,在這裏你都會感覺到真是不靠譜。

初期的後宮都不是獨門獨院(沒有錢啊!),一看就是以帝後起居的清寧宮為主的,左右對稱的排列著四間大瓦房。整個就是一個大的四合院。分別住著皇太極的五位蒙古族血統的後妃。(都姓博爾濟吉特,血統夠混亂的,也難怪大清皇帝到後面都沒有後了。),但凡每一間房進出什麼人,左鄰右舍都一清二楚,你說,莊妃(大玉兒)能跟那個多爾袞乾出什麼事情來呀?

清寧宮——如果沒有注解,真看不出這就是皇太極和中宮皇後哲哲的寢宮)


“莊妃”也就是後來那位大清著名的政治家孝莊皇太後,看她住的位置和宮殿(其實就是瓦房一間)的名字就知道,她並不是皇太極最寵愛的妃子。永福宮離主宮最遠,房間的屋頂也最低(地位的高低決定它的建築高低)。或許正是因為沒有被皇太極的寵愛衝昏了頭腦,“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個有心計但不受寵的莊妃,在皇太極沒有留下遺詔突然駕崩的情況下,在後宮中殺出重圍,將自己6歲的兒子福臨(後來的順治帝)推上了皇位。並且輔佐了順治、康熙兩代帝王。可以說——沒有她,就沒有後來的康熙大帝。她可以稱得上大清的政治家。

永福宮——這個位於整個後宮偏西的宮殿裏走出了一代政治家莊妃(孝莊皇太後)



相比之下,那位深受皇太極寵愛的“關雎宮”的宸妃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所謂紅顏薄命就是她一生的寫照。她,本事就是一個謎,風過無痕。所有的清史料都沒有對她詳盡的記載。只是簡單的知道她是莊妃的親姐姐,極受皇太極寵愛,剩下的就只是只言片語了。我們對她更加多的了解是來自於《百家講壇》。但從她所住的宮殿來看,光是皇太極親題的“關雎”二字足可以看出皇太極對她濃得抹不開的愛意。嗬嗬——“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沒有想到,大家心目中的一介草莽皇帝,對一個自己深愛的女子竟有如此纏綿的愛戀。

屋外的雪越發大了。掀開厚厚的門簾,踏入房中,將屋外的一切喧嘩阻隔在外——空蕩蕩的宮殿早已經沒有了主人的身影。房中懸掛著一個空蕩蕩的嬰兒搖籃。隔開時空,不難看出,這裏承載了女主人多少的幸福與痛苦。望著牆上女主人的畫像,似乎能聽到主人的一絲歎息。她的剛出生不久的兒子死了,這給了她致命的打擊,不久香消玉損。她也帶走了皇太極。史料記載皇太極從鬆錦戰場上馬不停蹄奔赴回來也沒有能見到她最後一面,痛不欲生,不到兩年也隨她而去……帝妃這樣的生死戀倒是曆史長河中比較稀罕的。據說,順治帝也走了這條不歸路,和董鄂妃也演繹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生死戀……嗯,原來皇帝也是人,而不是神啊!

關雎宮——那畫像真沒有看出女主人花容月貌,據說這些都是中國早期的畫像風格,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沈陽的地理標誌——大政殿(大雪紛飛啊)



故宮不大,慢慢參觀最多也就是兩個小時,出來後就往大帥府參觀,大帥府離故宮不遠,穿過一個廣場就到。腳踩在積雪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很有趣,一台鏟雪車在廣場上勤奮的工作,不遠處一座中西風格結合的院落迎面而來,門前赫然立著一尊戎裝雕像——張學良將軍全身塑像。




門票有多種組合,我選了大帥府、趙一荻故居組合的,28元/人。其他的本人覺得意義不大。

大帥府是東北王張作霖一手打造,別看這個草莽出身的軍閥,還真有幾下子,能讓東三省在日俄的虎視眈眈下獨自存活了那麼久,他的太極功的確不錯。如果他不死或許會改寫中國近代史。但是,曆史哪裏有如果?


從“桑梓功臣”幾個字,不難看出東三省人對老帥的評價

看他家的門檻——高 啊!







常言說——眼見未必是實,耳聽也未必是虛,曆史上的張學良是怎麼樣一個人,近年來開始逐步撥開曆史的迷霧,逐漸把一個真實的張學良呈現在世人面前。包括近期的電視劇《張學良》,還有公開的他的采訪錄等等,讓我們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曆史人物。


人說老子英雄兒狗熊,不是我不待見張學良同學,好好的東北怎麼落在你手上就給日本人占了去?赤手空拳的幾個日本浪人衝進北大營就把裝備精良的奉係軍給繳了械(吐血!)。從家族來說,那叫敗家;從民族來說,他那叫賣國!那一首“鬆花江上”唱出了多少東三省老百姓的悲憤之情。難怪他後來壓根不再敢回來……

帥府的主體建築分“大青樓”、“小青樓”(也不知道為啥叫這個名字,聽著怪別扭的)。小青樓是老式建築,是張作霖為最寵愛的五夫人壽氏建。大青樓是西洋風格的建築。作為老帥起居辦公,少帥和夫人於鳳至使用。大青樓裏面還有張學良當年槍殺“楊、常”二人的“老虎廳”。(這個奪權問題上他倒是當機立斷)這個廳不算大,裏面兩張“帥椅”上分別臥著一只東北虎,那裏應該一直是主人的議事大廳。

大帥府外的張家銀行


從大青樓參觀出來,跟保安小哥打聽四小姐的故居,小哥笑稱“她不夠格住在這裏邊,她是妾,出了這個帥府外面那棟小洋樓才是”

妾?嗬嗬,四小姐啊四小姐,佩服你的勇氣啊!雖然他是個“特”大戶人家的公子,可你家的門楣也不低,何苦?難道這就是你一生追求的愛情?

然,本人覺得,在光環之下的張學良的種種作為不僅對不起原配於鳳至,也對不起情深意重的趙四。

馬君武筆下《哀瀋陽》“趙四風流,朱五輕狂”中兩位人物,都是民國著名的名媛。只不過趙四風流是真,至於朱五輕狂,就大大冤枉了朱五小姐了,這具體內情這裏就不說了。


和帥府中規中矩的格局相比,四小姐的故居明顯就要西化得多。據說,這座小院落由少夫人於鳳至親自置辦,裏面的裝飾就不再囉嗦了。唯獨覺得這棟建築的門朝向很奇怪,門口朝西面,正對著帥府的側門。打聽之下,才知道少夫人“用心良苦”,時時提點四小姐謹記自己的身份……






整體遊覽的時間都不會很長,四小姐故居出來,我們隨意逛逛,路邊不時有些代表沈陽過去的建築遺址。

(沈陽的過去)



時間已經接近下午3點,天色開始有些暗下來了,想著乾脆午飯和晚飯一塊吃了。看過網友們推薦的“李連貴熏肉大餅”,一路按圖索驥,可是當看到當地人津津有味的就著小菜和大肉啃著的大餅,突然沒有了食欲。或許我不喜歡這樣的餅吧。還是懷念昨天的“四溜菜”,決定還是找它家去。

繼續“寶發園”——繼續兩溜——溜肝尖、炒黃菜 ¥60。


%%%%%%%%%%%%%%%%%%%%%%%%%%%%%%%%%%%%%%%%%%%%%%%%%%%


2016年12月1日

想到哈爾濱晚上的寒冷,決定還是早一些到哈爾濱。考慮到“沈陽站”比“沈陽北站”的車次多,決定一早趕到“沈陽站”坐高鐵到哈爾濱。再次見識了沈陽的“早高峰”——擠啊


中午12點到哈爾濱西站。冷——得鼻涕流!

哈爾濱讓人最煩惱的就是交通。在西站光是等前往“哈爾濱博物館亞朵酒店”(雖然說攜程上推薦的沒有絕對準確,但是對於北方的酒店本來就期待值不高,所以綜合了一下房客的評價,還是選了個開業不久的,賭一把吧。攜程價豪標334元/間)的公交車就差不多1個小時,路上走走停停又花了將近2個小時,崩潰——!!(不過,在西站出站口附近還是有戴袖章的誌願者,引導乘客乘坐機場大巴,換乘飛機應該問題不大,但是路上擁堵的時間自己要考慮)

由於沒有方向感,我們在“河溝街”下車後,有些茫然,位於紅軍街上的亞朵酒店該往哪裏走?想用手機百度吧,天氣太冷,手機——傻了。問路邊的清潔工紅軍街往哪裏走?清潔工居然也不清楚。倒!

幸虧問到一個學者模樣的人(這問路也得有學問啊!)他給我們指了方向,還帶我們走了一段。(這點還是要點讚東北人的。正如那首《東北人都是活雷鋒》大部分人純樸耿直的本色並沒有改變)其實並不遠,在我們下車的地方往中山路立交橋方向走就是了,我們是又繞回去了。

哈爾濱的冷不比沈陽,它的冷是刺骨。我的南方羽絨衣和薄絨防水褲根本頂不住,太可怕了,冰城啊!

酒店其實就是“綠海大廈”改建的。(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百度上面可以很容易的找到它,而輸入“亞朵”是找不到的)酒店是新,甚至還有些裝修的味道,有些樓層還在裝修。大廳擺設是書房式的,的確有房客們說的有很多書。房型是緊湊型的便捷酒店模式的。這麼說吧,或許我住慣了老飯店那種大房型高空間的,對它我並不是特別喜歡。當然,它的衛生潔淨度、床品的舒適度還是可圈可點的。

亞朵酒店——緊湊型

酒店旁的景觀


第一餐本來想選“老仁義”、“白家館”等這些網友推薦的本地的老字號,可是一打聽,也不知道是真遠還是什麼,反正是沒有人願意去。下午2點多,下班的堵車高峰即將來臨,恐怖!

先解決溫飽問題吧,這人啊一餓脾氣就大,有些慌不擇路了,上前攔車就說到中央大街“華梅西餐廳”(打車15元)。網友推薦的。這個時候城市堵車已經開始了。



“華梅西餐廳”對面就是著名的“馬迭爾賓館”。

推開餐廳大門,沒有理你,自個找地方坐、叫來服務生點了大家推薦的“罐羊”,還點了些面包、香煎大馬哈魚。估計離飯點還早,餐廳裏面也沒有幾個客人。菜很快上完了,味道真真不怎麼樣!還有——哪個說“灌羊”份量大啊?什麼眼神啊?比拳頭大不了多少一個小罐子。


吃完了這一頓讓人十二分不滿意的中晚餐,就隨便在中央大街上晃晃,實在沒有多大興趣,或許看全國的步行街看多了,就那麼回事,沒有什麼特別驚豔的感覺。

去看看著名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吧!


只是在外面看了一下,在這裏可以感受到中央大街與其他城市不一樣的風景。



索菲亞教堂——去中央大街多半是衝著它去的。


有沒有點童話王國的感覺?



本來想步行到防洪紀念塔的,但是,哈爾濱冬夜來臨的太早了。步行道“哈新一百”逛一下。北方的暖氣泰給力了。冒汗,嚴重冒汗。趕快跑出來。本來“新一百”門前就有公家車可以到酒店。可是,沒有想到,公交車泰擁堵了,來了幾趟根本擠不上。已經很多年沒有體驗擠公交車的“勇猛”了,經過一番搏殺,幾經回合,本人還是敗下陣來。這還是跟整個哈爾濱的公共交通不發達有關。城市擁堵嚴重,打車也困難。反正吃飽撐的,公車和打車都不行,步行總可以吧!反正從地圖上看不遠——“幾站路”。

只要往“哈爾濱火車站”和“博物館”方向就不會錯。一步一滑往前走……

大踏步……步行40分鍾勝利到達“哈爾濱博物館亞朵酒店”……


############################################################################


2016年12月2日

聽過“鬆花江上”和“太陽島上”這兩首歌木有?今天就到那裏去看看。

先到離酒店不遠的果戈裏大街走走晃晃。今天天氣不錯,陽光明媚得恍如陽春三月,如果不是看到昨天晚上的積雪,你不敢相信這裏是冰城哈爾濱。

早餐——繼續慶豐包子


果戈裏大街


去鬆花江畔可以坐到“防洪紀念塔”的車,那裏是個大的中轉站,有好多車都會到那裏。下車步行不遠就是著名的鬆花江,一路的景點有“防洪紀念塔”、“斯大林公園”。至於太陽島,因為冰雕展還沒有開始,也就懶得去了。《太陽島上》說的那都是夏天的事情。嗬嗬。


鬆花江上……

嗨起************


(其實說真的,這麼點水位在南方還真不算什麼)



總覺得沒有嚐到本地的老字號是個遺憾。出租車還是不願意去啊,因為老字號基本集中在道外區。再三追問,的哥的答複大同小異——“老遠了……”、“老堵了……”

關鍵時候還是“度娘”靠譜。總會有公交車到的吧,查閱可以到“太古十二或十四道街”的公交車,終於找到了一趟。

的哥的確不喜歡來這裏。

這裏應該是老企業曾經雲集的街區。可是,由於大量企業破產倒閉,這裏給你的感覺是,時光仿佛停滯了20年……有些像90年代初的西鄉塘區和江南區。

哦,這就是“老仁義”

老仁一

老仁義——招牌羊湯、牛窩骨


為了趕在下班高峰期回到住地(真要像昨天晚上那樣,死了的心都有,這可不是兩站路的功夫能到的),吃完在附近走了一下,覺得也沒有可看的,就趕公交車回來了。


在果戈裏大街的“秋林公司”下車。“秋林公司”的曆史不用囉嗦,這個以食品起家的老字號,現在也走到了“窮途末路”。偌大一個商場,大部分出租給了不少“散戶”。獨留一隅,陳列的俄式紅腸、啤酒、列巴……極力支撐著曾經的榮光……


秋林公司——沒有它就沒有果戈裏大街


夜色降臨,燈光絢爛,夜幕下的哈爾濱還是很迷人的……只是,太寒冷了……

逛逛走走,隨手拍拍圖,發發朋友圈。不知不覺也8點,中午“老仁義”的“牛窩骨”消耗得也差不多了。果戈裏大街商圈有不少“東方餃子”的連鎖店。

晚餐就在“東方餃子館”解決吧……

餃子味道還行,不過有點不爽的是——正如驢友們批評的那樣。看見是外地人,服務員真不給進門的客人倒上一杯水,雖然,這杯水是免費的。是忘記了嗎?不是,因為跟著進來的兩個本地人,她們是忙不迭的給遞上了,前後不差2分鍾。

對於這樣的行為,我自然是嚴厲的批評了她們,當然是吃完後,嗬嗬……


@@@@@@@@@@@@@@@@@@@@@@@@@@@@@@@@@@@@@@@@@@@


2016年12月3日

今天返程,雖然是下午4點多的飛機,鑒於這裏的交通狀況,我還是決定提前3個小時到機場。

乘坐機場一號線——酒店往“莫斯科娛樂廣場”方向走3分鍾這樣,就有一個“工人文化宮”公交車站,(旁邊有個小小的沃爾瑪超市)只要到“天鵝飯店”站的車都可以到那裏的“民航大廈”乘坐到機場的大巴。(為什麼站牌上沒有“民航大廈”?奇怪了!)


路途還是挺遠的,大概有10公裏左右。當時曾經有個如果到達這裏打不到車,就步行酒店的天真想法。現在看來幸虧當時改了路線。要不然,天寒地凍半夜三更步行到酒店簡直是找死。

很快買好大巴票,把行李放好了。這裏有個值得很多地方大巴車學習的小細節——放行李的車廂裏有很多條鐵鏈子。上面都會有一個個小鎖頭,上面有小鑰匙,方便每個人自己鎖好自己的行李。這樣哪怕是中途有客人上下車,你也不用提心吊膽的去下車盯著你的行李看……

早餐+午餐(不到東北,我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熱愛”包子)


登機——風大得可以把人吹得晃晃悠悠,只能坐擺渡車到停機坪,


注意!哈爾濱的機場線路從機場往市區有不少站點停靠,但是,從市區往機場就要看清楚乘坐的地方了,絕大部分是一站到機場,中途不停,所以只能在始發站乘坐。當時,選擇“亞朵酒店”也是考慮到離乘坐機場一號線比較近。


中午時分,哈爾濱市內的街道還是比較擁堵的,但是因為是周末,所以擁堵的程度比不上以往。大巴在市內走走停停大概走了2個小時,中午1點半才上機場高速,再次提醒同誌們,堵車很嚴重,出發到機場需謹慎看時間。


飛機準點起飛,經停武漢,晚上22:00回到溫暖的南寧……

去了北方,感受了北方的冬天,才覺得原來南方的冬天,尤其是南寧的冬天,那都不叫冬天!

哈爾濱,我想,我會好久好久都不會有去的念頭了……


小結一下:

這次行程,因為不是旺季出行,所以總體花費不多。一共是6500元左右,機票——¥3000,住宿¥1425,高鐵往返¥988元,吃¥600,亂七八糟開支大約¥500。

(完結)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