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初夏穿越秦楚古道-翠華山紀實

 2017-03-11 09:33:02
天數:2 天 時間:6 月 人均:100 元 和誰:和朋友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西安
柞水
柞水溶洞
翠華山

發表於 2014-08-12 21:49

話說我們 6月7日探訪十八潭之後,晚上熱水衝澡、泡腳,睡了個好覺。6月8日六點起床,早餐後七點出發,按計劃用九個小時翻越秦楚古道。

秦楚古道,是古代秦國通往楚國的一條驛道。位於秦嶺南麓,北抵西安、南接安康,曆朝曆代為長安通往金州(安康)的交通要道和樞紐,素有“秦楚咽喉”“終南首邑”之稱。新中國成立後,隨著灃峪溝國道的開通,這一古道漸漸被曆史遺忘。

對秦楚古道,50年代初曾經複修過兩次,定名為“西康馱運路”,又稱“義穀道”。不管怎麼說,秦楚古道應該是這條路最貼切的名字。至於它是什麼人在時候提出的,我沒有做過認真的考證。可以肯定的是,秦楚古道是中國最早的“高速公路”,連接秦山楚水,為發展華夏文明古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以及南北物資交流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我專門查了一下資料,據《柞水縣誌》載,秦楚古道始建於南北朝保定二年(公元562年),道寬2.5公尺,是由秦入楚的咽喉要道,也是古代兵家的必爭之地。


十五個世紀之間,秦楚古道經曆了初建到逐步修建完善的過程。大體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秦朝初年至秦末時期修築,起始長安,終至秦嶺終南山,綿亙三百餘裏;第二階段為東漢、西漢王朝時期修築,從陝西柞水至安康,再至湖北襄陽,長約五百公裏;第三階段為三國時期修築,自湖北襄陽起,經荊門至江陵紀南城(楚國故都遺址,荊州古城北十裏許),長約一百五十公裏。

秦楚古道不僅是一條“官道”,它有多方面的功能。主要有:一是便於軍隊行軍打仗、運送輜重糧草,所謂“軍道”;二是便於朝廷傳遞公文,所謂“禦道”;三是便於地方向朝廷繳納物資、貢品,所謂“官道”;四是便於老百姓通商、行走,所謂“商道”。

如今,古道上烽煙早已散盡,馬蹄聲早已消逝。曆經兩千多年的曆史風雨,秦楚古道大部分已經蕩然無存,唯有跨越終南山的這一段清晰可見。秦楚古道也不再具有任何軍事、官方、民生等意義,與牛背梁、柞水溶洞一起已經成為柞水的著名旅遊景區。

終南山的這一段秦楚古道,在秦嶺南北麓形成了兩個景區,即柞水的終南山秦楚古道、西安的翠華山景區。其中,終南山秦楚古道位於秦嶺南麓,南起花門樓,北至終南山主峰;翠華山景區位於秦嶺北麓,南起終南山主峰,北至滑雪場、天池。

我們計劃的穿越路線就是從柞水南麓出發,經秦楚古道,翻越終南山主峰,進入翠華山景區,到天池之北的景區門口,結束整個穿越活動。



6月8日早八點半,天高雲淡,空氣清新。我們驅車經過柞水縣營盤鎮的花門樓。花門樓是一塊兩溪交彙的開闊地,秦楚古道由此上終南山,所以這兒是秦楚古道的一個重要驛站,號稱“秦楚咽喉”的起點。在古代,花門樓是南來北往官員的休息場所,兵馬的補給站,客商的集散地,文人騷客的遊樂場。傳說唐太宗李世民從長安經秦楚古道到鎮安視察防務就曾在花門樓安營紮寨,休養練兵,遊山玩水,還吟出《望終南山》(《全唐詩》的第一卷第20首)一首:“重巒俯渭水,碧嶂插遙天。出紅扶嶺日,入翠貯岩煙。疊鬆朝若夜,複岫闕疑全。對此恬千慮,無勞訪九仙”。詩歌一開篇便透出一股帝王雄霸之氣,由景入情,面對如此美好河山,哪裏還有人生煩惱憂慮?也不必尋訪神仙!詩仙李白出長安沿古道南下,行至花門樓,流連古道的山水,邊欣賞山水,邊飲酒作樂,還放歌抒情:“綠竹入幽境,青蘿拂行衣。……我醉君複樂,陶然共忘機。”(《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我們未在花門樓久留,驅車直接到達終南山秦楚古道門口(海拔1340米)。門票每人65元,團體打折(經過侃價,每人40元)。從大門口到趙匡胤耍錢廠(常誤為耍錢場),大約8公裏的山間公路,爬升大約660米。為了節約時間,我們包個一輛面包車(每人再交20元),過雷劈石、李家坪,直接到趙匡胤耍廠下車(海拔2200米),開始了一天的驢行。


環顧趙匡胤耍錢廠,這塊形似銅錢的開闊地,傳說就是宋太祖趙匡胤沒有做皇帝前耍錢的地方。公元947年,是後晉末年,也是後漢初年。這一年春天,野心勃勃的趙匡胤,背著父母,離開汴梁,闖蕩江湖。他在複州、隨州投靠權門受挫後,想到長安自古帝王都,就西進長安。趙匡胤到長安後,發現長安雖好,亂時不是安居之地。他聽說終南山人傑地靈,是條求官、求壽、求福、求財的捷徑,所以就順秦楚古道,奔終南山而來。趙匡胤順秦楚古道來到耍錢廠這兒,看見風光秀麗,景色宜人,便住了下來。好賭的趙匡胤,除遊山玩水外,還開起了賭場。他贏了就要,輸了不給,別人向他要他就打,所以當時有民歌唱到:“古道有個趙匡胤,賭錢場上稱光棍,輸錢他不給,贏了要金銀,要是掏得慢,揚拳就打人。”趙匡胤當了皇帝,這歌沒人敢公開唱了,但在民間卻留下一句歇後語,“輸打贏要的趙匡胤”。

早上8:45,我們的面包車到達耍錢廠。雖然這裏留下了不少傳說,但現今只是一個停車場。除了一個標誌牌,看不到任何人文景觀遺跡,只得尋秦楚古道去也!

眺望遠處的秦嶺,陽光映照之下,滿目蔥蘢,氤氳間或其間,很是雄偉壯觀。沒走多遠,我們就進入了終南山秦楚古道。


腳下的秦楚古道,又叫“義穀道”,是一條一丈來寬的騾馬大道,全是石階道。石頭被歲月磨得有些滑溜,在林蔭中泛著歲月的幽光。下圖為驢隊行走在秦楚古道上。


當年騾馬大道的路基、路面清晰可見,讓人不得不對古代的工程質量感到驚詫、敬佩。這條古道,曾是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安康的絲綢從這條古道進入長安後才能西去。隋唐時期,鹽、茶、絲綢、糧油、瓷器,在這條古道上南來北往,絡繹不絕。下圖牌子上有”千年古道遺址“字樣。


秦楚古道的全段,都屬於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這裏,四季如畫、氣象萬千。不僅芳草碧連天,而且風景美無限。藍天碧水,奇峰怪石,名花仙草,珍禽異獸……美不勝數。正如清代詩人餘作梅描寫的一樣:“太乙鍾靈聚此間,天開形勢占秦關。詩峰翠鎖金城固,一水清流玉帶環。”


放眼遠眺秦嶺,在這沒有塵埃的世界裏,塵世的浮躁與喧囂,似乎都已離你遠去,剩下的惟有純淨和心靈的暢然。


從刷錢廠到終南山主峰之間,依次經過觀雲台、太白醒酒石、鬆峰。


走在古道上,確實感到處處是唐太宗李世民所寫“疊鬆朝若夜”的景致。那重重疊疊的鬆樹遮住了陽光,使山間的白晝也仿佛是夜裏,難得一見的光線是從樹林間篩漏到古道上的。腳下的石階古道不知不覺之間變成了土路。


順古道而上,在即將登山終南山主峰之前,看到有一處雲霧繚繞的仙境,叫雲霧世界轉角樓。這兒雲湧霧飄,青山怪石尋常看不清,偶而露崢嶸。風雲變幻,氣象萬千。如能置身其中,登高望遠,想必就是仙境。

上圖:右上為雲霧世界轉角樓,左下為秦楚古道。

過轉角樓(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沒有攀上轉角樓),穿過海棠林,一眼就能望見鷹嘴石。越過一片浩瀚的草甸,凹地中間一池清水,傳說這是王母娘娘的梳妝鏡。池邊鑲嵌著野菊花,水中倒映著藍天、白雲,王母娘娘的梳妝鏡就是美麗、豪華。


背對高山草甸,大家取景轉角樓、鷹嘴石,紛紛拍照留念。下圖為四位女驢的合影。


望東北方向,峰嶺錯列,溝壑縱橫,氣候宜人,風景秀麗。在終南山主峰附近,森林植被覆蓋率達90%以上,野生動植物繁多,種子植物105科、433類、950種,有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羚牛和各類野生動物218種,極具觀賞和科研價值。這裏真是人間天堂!高山草甸使人陶醉,世紀冰川令人驚奇,古老而美麗的傳說誘人神往。


高山草甸直連終南山山頂,藍天白雲之下,沒膝的綠草一望無際,置身其中,好像到了青藏高原:空靈、高遠。

點綴在高山草甸上的石頭、古鬆,顯出高山草甸的博大、壯麗、清秀。在“芳草碧連天”的景色中,你突然感到一種在空靈中前所未有的沉湎。


站在古道上(實際上只有一人寬),可以望到海拔2604米的終南山主脊。這條被遊人踩出來的小路,就是中國南北方的分水嶺(下圖)。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氣候條件,自然形成了十分明顯的南北自然風景。一塊刻著“南草北木”的石頭(下圖左下)記錄著這令人驚歎的自然奇觀:北面,屬於黃河流域,是北方;南面,屬於長江流域,是南方。你看,南邊是草甸(上圖右側),沒有一顆樹木;北邊是樹林,多灌木、幾無草甸(上圖左側),多麼鮮明的分界啊!曾經隱居終南山的唐代大詩人王維在這兒感歎:“分野中峰變,陰晴眾壑殊。”下圖中間人行道即為南北分水嶺。


站在分水嶺,天南地北盡在指頤間,不禁豪情萬丈長。天公飄下的雨水,從這裏一半到長江,一半入黃河!


終南之巔,高遠壯闊,空靈迷離,風雲變幻,氣象萬千。既可領略草原(高山草甸)的浩渺與渾宏,又能飽覽群峰的奇險與俊秀,使人心曠神怡,留戀忘返。


民間傳說終南山主峰一代有仙氣,科學測出此處的氧氣比西安高出四倍,被譽為天然氧吧,城市之肺。因為有仙氣,所以終南山是長壽山。相傳壽星彭祖就隱居在終南山。周文王姬昌創建西周後,誠心到終南山拜訪彭祖,邀其出山。彭祖說:“我活了八百八十歲,曆經堯、舜、禹、夏、商、周,今天遇到文王你這位明君,我才敢說真話。我能長壽,是因為我吸納了終南山靈氣的結果。我雖然壽長,但是,我與億萬年的終南山和千百年的終南山鬆柏比起來,根本算不上什麼。我祝願文王的周朝江山,壽比這終南山。”後來,周朝江山果真延續了八百年,成為中國曆史上統治時間最長的一個朝代。從此以後,“壽比南山”和“壽比南山不老鬆”,就這樣流傳了下來。從古到今,“壽比南山”與“福如東海”,一直是人們企盼吉祥的代名詞。《詩經·小雅》中說:“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終南山能使人長壽,能給人賜福,早已成為千古佳話。


我們都想在終南山頂多停留一會兒,多吸納些仙氣和靈性。

到了中午時分,我們在南北分水嶺上,一邊面向草甸休息,一邊完成了簡易午餐,然後戀戀不舍地告別南北分水嶺,繼續向西北方向穿越。下圖為博主行走在秦楚古道上。


經過了南草北木的自然奇觀之後,我們又回到了秦楚古道上。正午的陽光雖然強烈,但在古道上你根本感受不到暑熱的難受,甚至有一種微風拂過的涼爽。因為茂密的樹木遮住了絕大部分光線,你只能看到偶或篩過的光束。


再一次感受到唐太宗李世民所寫“疊鬆朝若夜”絕非虛言,而確是親身經曆的體驗!

穿行在古道上,不是可以看到五顏六色的花草。


它們如此嬌豔、自然,沒有一絲灰塵覆蓋其上。我的近視鏡片仿佛被清洗了一遍,一切都那麼清新、乾淨。


六月的盛夏,早已過了觀賞高山杜鵑的花期,但你偶爾還能找到一兩株粉色、白色的高山杜鵑(下圖),只是沒有期望中的紅色。據說,如果把高山杜鵑移栽山下,任你怎樣精心嗬護,她都絲毫不肯綻開。看來這剛烈的高山杜鵑,只屬於秦楚古道,只肯為終南山梳妝打扮——可惜我們來的不是時候。

下山時,我們還是順秦楚古道緊貼著牛背梁自然保護區的地界,在偶有鮮花點綴的密林裏蜿蜒蛇行。下圖左下角“牛保界”是“牛背梁自然保護區界”的縮寫。



經過秦楚古道景區和翠華山景區的界線開始了下坡,開始穿越翠華山景區內的另一座草甸,走在偶有泉水潤濕的土路上,忽然對當年紅軍翻雪山過草地有了一絲感覺,先輩們當年背負槍彈、衣不裹體、食不飽腹,那時怎樣的意誌、何等的艱辛!


走在土路上,不時有微風吹過,洗過的心肺動力驟增,大家一路狂奔而下,猶如猛虎過山。一會功夫,經過白火石、杜鵑坡到了小嶺。這兒立了一塊標誌牌,注明往西80米是瑤池仙境,往下2.5公裏到甘湫池。大家便略過了瑤池仙境,直取甘湫池而下。路標上有的2.5公裏路,我們一直感覺有5公裏長,怎麼走都不像2.5公裏的長度。見過一個多小時狂奔,終於看見了山坡上廢棄的農家和低窪地長滿芒草的甘湫池(下圖前方)。

甘湫池海拔大約1400米,是翠華山國家地質公園的一個新景點。


據學者考證,整個景區是一座罕見的基岩古滑坡,具有滑坡地貌可觀察的景觀形態特征。從空間分布和層序關係來看,上覆的崩塌亂石是後期堆積在古滑坡體上,甘湫池應是古滑坡形成的拉伸窪地,而不是同行的陝西驢友、池邊標誌牌告訴我們的由崩塌形成的堰塞湖。


學者的考證參見賀明靜、孫根年、於立新合著論文《翠華山甘湫池景觀地質遺跡成因》,發表於《地球科學與環境學報》2006年第1期。不管孰是孰非,甘湫池對於科學認識和開展地質遺跡旅遊具有重要的意義。下圖為甘湫池近景。



堰塞湖也好,拉伸窪地也好,反正甘湫池現在幾乎乾涸,難覓一汪清水,唯有遍地芒草在風中飄揚。甘湫池處有十幾間房屋,沒有一戶農家在此生活,已經盡數被遺棄。這是因為翠華山國家地質公園建設要求景區內居民外遷。

進去甘湫池景區,土路又變成了石階路。下圖為位於放棄農舍旁修繕過的的秦楚古道。


從甘湫池下到滑雪滑草場有新路舊路兩條道,新路是鋪的石板,老路是山民們走的。按說應該選擇舊路,走起來舒服。但我們還是走的石板路,也就是景區標準的旅遊線路。迎面遇到的都是從西安來此旅遊的,能夠走到甘湫池景區已經是汗流浹背的。大家互相見面打個招呼,一般遊客都聽不明白我們從南麓秦楚古道翻越到翠華山公園過來的,仿佛我們是天外來客一樣。我們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番自豪感。

翠華山原名“太乙山”,傳說太乙真人在此修煉,而得此名。翠華山是我國山崩地質作用最為發育的地區之一。翠華山地質公園是2001年3月國土資源部認定的首批11個國家地質公園之一,是全國第一批建成揭碑的“國家地質公園”。翠華山崩形成的各種特殊地貌在中國十分罕見,因而被地學工作者譽為 “山崩天然博物館”。下圖為我博主從山崩地裂的岩石中走出來。


翠華山崩地貌類型之全,結構之典型,保存之完整,規模之巨大,旅遊價值之高,國內外罕見。下圖為巨石“七子之歌”,名字來源於聞一多先生1925年3月在美國留學期間創作的一首組詩——《七子之歌》。


組詩共七首,象征被外國列強侵占的七處中國國土,即澳門、香港、台灣、威海衛、廣州灣、九龍、旅大(旅順-大連)。聞一多采用擬人的手法,將我國當時被列強掠去的七處“失地”比作遠離母親的七個孩子,哭訴他們受盡異族欺淩、渴望回到母親懷抱的強烈情感。詩歌一方面抒發了對祖國的懷念和讚美,一方面表達了對帝國主義列強的詛咒。其中《七子之歌——澳門》被編成歌曲,傳唱至今。


經過銅牆鐵壁(天屏)時(下圖),很是震撼,感歎大自然的造化。


博主拍的照片與標誌牌的差不多吧?文字介紹上面很專業的。


斧劈石如同斧劈刀砍一般(下圖),屬於在崩塌是沿剪切節理裂開而成,仿佛是古代英雄豪傑試劍遺痕。


一路欣賞奇石,不知不覺就到了滑雪場。翠華山滑雪場號稱有“西安第一雪場”。雪場總長600米,寬約50米,約600畝。現在是夏季,綠油油的草場非常壯觀。


滑雪場的盡頭是長安畫派藝術研究中心。該畫派是中國現代中國畫流派之一,起源於上世紀40年代,主要創始人為石魯、趙望雲,領軍人物是擅長畫驢的黃胄(驢友親人),重要畫家還有何海霞、方濟眾等人。


該畫派地域色彩很濃厚,其作品以表現黃土高原古樸倔強為特征的山水畫、表現黃土高原古樸倔強為特征的山水畫和勤勞淳樸的陝北農民形象的人物畫,在中國畫壇引起過轟動。長安畫派藝術研究中心立有方濟眾(1923-1987年,號雪農)塑像。

再往下走就是天池。坐上景區的電瓶車,下午四點之前就到了翠華山公園的大門。

陝西驢友安排好了去機場河火車站的車輛,我們結束了愉快的秦楚古道-翠華山穿越。全程徒步大約15公裏,北麓的緩慢下降高度比南麓急速爬升400米要長得多,大約累計下降1800米。



只有通過一天的秦楚古道-翠華山翻越,你才能真正理解“秦嶺之秀在嶺南,嶺南之秀在柞水,柞水之秀在終南”的含義。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