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的光影與旋律——記11天淺環島

 2017-03-09 09:27:04
天數:11 天 時間:12 月 人均:5000 元 和誰:和朋友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台北
淡水
中正紀念堂
士林夜市
平溪
九份
花蓮
七星潭
清水斷崖
太魯閣
花東縱穀
墾丁
船帆石
鵝鑾鼻燈塔
高雄
台中
高美濕地
逢甲夜市
永康街
師大夜市
台北車站
西門町
基隆港
黑熊國際背包客棧
台灣
漁人碼頭
淡江中學
基隆
九份國小
蘇花公路
林田山
瑞穗牧場
貓鼻頭公園
阿嘉的家
墾丁大街
旗後炮台
愛河
彰化
女巫店

發表於 2014-07-24 23:34

可以這樣找到樓主:
微博:@戴阿迪
微信:請戳私信。

最後,如果有看官看得上這篇文,轉載請私信告知,謝謝。
祝你們看得開心,Mua~~~


【攻略篇】
12.5 香港-台北-淡水-寧夏夜市
12.6 台北-故宮博物館-中正紀念堂-象山-士林夜市
12.7 平溪線-暖暖-九份
12.8 九份-花蓮
12.9 花蓮-七星潭-清水斷崖-太魯閣-花蓮市區
12.10 花蓮-花東縱穀-墾丁
12.11 海生館-白沙灣-後壁湖-船帆石-貓鼻頭-鵝鑾鼻燈塔-龍盤公園-不知名民宿-小吊橋-出火-關山
12.12 墾丁-高雄-美麗島-駁二-旗津-金鑽夜市
12.13 高雄-台中-高美濕地-逢甲夜市
12.14 台中-台北-敦南誠品-永康街-師大附中-師大夜市
12.15 台北-香港


【費用】

來回機票(香港-台北):約1250 RMB 含稅
在台交通費用:5680 NT
住宿費用:6577 NT
餐飲:3168 NT
其他(購物,門票,電話卡):3047 NT
總花費:≈5000 RMB

當時彙率約為 1:4.8


【住宿】

這次輾轉待了幾個城市:台北,九份,花蓮,墾丁,高雄,台中。住宿類型嚐試了精品酒店、民宿、青年旅舍,預定渠道也都不同。
Booking (www.booking.com):不多說這個了,大家都知道的。 比起Agoda,還是更喜歡booking,覺得booking訂房更靈活,大部分不需要預付。當然,如果預付的話,極有可能會便宜十來塊。酒店選擇的話,覺得8分以上都不錯,8.5以上一定不差!

Hostels World (https://visitthe.site/SIG=ScDrgw5d/*http://www.chinese.hostelworld.com/): 這個網站,特點是民宿和客棧,選擇很多,許多booking找不到的民宿都有。適合不喜歡住酒店的孩子。不過,它需要預付一點訂金。

以上兩個平台,預付定金都是以台幣換算成人民幣或美金在線結算的,涉及到彙率差。再安利兩個國內的平台,可直接以人民幣支付,:
自在客(https://visitthe.site/SIG=ScDrgw5d/*http://taiwan.zizaike.com/)
大魚(https://visitthe.site/SIG=ScDrgw5d/*http://www.fishtrip.cn/?referral_id=914040267 )

這兩個是國內平台都比較新,應該上線不太久。自在客是只有民宿的,大魚是除了民宿還有一日遊的package以及入台證辦理。注意!!!他們可以用支付寶支付和微信支付。我比較擔心信用卡安全問題的,所以如果能用支付寶我還是比較喜歡用支付寶的,各位隨意。

Facebook或官方郵件、網站: 這個大家可能需要費點心思翻牆了。多數民宿、酒店、青旅都有自己的FB專頁和郵箱,在FB上搜到心儀民宿後主動聯係,這樣訂房的價格大幾率比在訂房平台上會便宜一些。可能有些網站要求先預付部分房費,至於怎麼付就因人而異了。我用email預定的時候,也被要求預付房費。但是,本人情真意切地表達了跨境彙款的各種不便以及上傳了學生證(因為樓主的學校口碑還是不錯的,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店主後來就不要求我們付定金了。還是希望各位大爺,不要隨意放鴿子,即使變更也一定要提前通知啊。因為,你的一個鴿子可能就會給整個民族貼上不好的標簽的。

下面說說樓主住過的旅舍吧。
台北:
[email protected]
Bookinig 上訂了你好@Taipei的六人帶衛浴女生房。這間六人女生房,布局巧妙,布置溫馨,不見局促。每個床位上,都有一個床簾和小燈、插座。而且每兩個上下鋪之間,都有一面牆隔著。可以說,這是我住過私密性最好的青旅了。房間內有熱水壺和帶鎖的抽屜。吹風機在洗漱間內。美中不足是,這個房間的蓮蓬不太好用,出水量太少了。旅店大廳也有簡易廚房,地理位置離台北車站很近

Taipei Triple Tiger :旅館位於西門町附近的小巷子裏,算是鬧中取靜。附近有ATM,銀聯取錢很方便。臨近捷運西門町站,交通便利。我們住了一間三人房,房間很小,尤其是浴室。整個房間的設施都很簡陋,看上去衛生條件一般,不過價格也是擺在那兒。旅館是在一棟民居裏面的兩層,樓下有大門鎖著,需要按門鈴讓前台開門才能進去。可以免費寄存行李,也有wifi,老板娘人不錯,會給客人指路或者幫忙製定路線,提供地圖,不過只是黑白的。

有需要的同學可以點這裏預定:https://visitthe.site/SIG=ScDrgw5d/*http://www.fishtrip.cn/houses/SZ-mq8piZAA?referral_id=914040267<br>
Lamb Tour House:差評!!差評!!差評!!在一條小巷子裏找到了最後一晚的旅店。旅店在台北車站附近,在大馬路旁邊的陰暗小巷子裏。類似違建的四層樓,需要在樓下按門鈴才能上去。沒有電梯,扛著行李箱上去很吃力,而且規定室內只能穿拖鞋。房間非常小,通風差,衛生差。因為是一個人,訂了一間三人間的床位。床是只有一張床墊,直接放在地上的。床褥潮濕,像沒有整理過一樣。反正我幾乎想落跑,非常不推薦。

九份:
施家民宿 (https://visitthe.site/SIG=ScDrgw5d/*http://www.fishtrip.cn/houses/-r5slS9x_7c?referral_id=914040267 )
施家民宿是通過他們自己的官網上訂的。施家民宿就真的是一間民宿應有的模樣,樸素的客廳,和善的老爺爺,貼心的阿姨,就像一個普通的家庭。施家民宿我們最喜歡的,就是他們家的大露台,早上可以在上面吃早餐,眺望遠處基隆港的山和海。雖說施家民宿不錯,但是也有一些缺點。我在入住當晚,可能是因為下雨的關係,被褥有點潮濕,希望以後能改善吧。

花蓮:
黑熊國際背包客棧
在hostel world 上訂了黑熊客棧。我住的是一間八人女生房,由於不是旺季又不是周末,所以沒有住滿。黑熊家離花蓮火車站不算遠,但是拉著箱子走也有點吃力。如果用Facebook 到他們家的主頁山點讚的話,老板會送兩瓶礦泉水。老板說,下次要訂房就直接在Facebook上留言,比找訂房網站便宜一點。他們家衛生做得不錯,但是使用吹風機和洗衣機都是要另外付費,不過不失吧。

墾丁:
亞維儂民宿 https://visitthe.site/SIG=ScDrgw5d/*http://www.fishtrip.cn/houses/_7hdXbPEUXU?referral_id=914040267 。
當時是朋友通過Email預定的,已經找不回了。也可以上FB找他們的專業,不過估計國內不好翻牆。給大家找了其他渠道,有需要的可以直接預吧

亞維儂一家主題莊園似得民宿,雖地處偏僻,卻布置精致,格局寬敞。民宿的建築風格很活潑,顏色鮮豔,是拍照的好地方。我們去的時候不是旺季,而且民宿不在墾丁的鎮上,所以整個民宿只有我們一房客人。老板人很好,幫我們把房間免費升級了,我們三個人住了一件向日葵四人房。房間很漂亮,很小清新。早上八點半,老板就為我們準備好豐盛的早餐了。因為比較偏僻,所以出入必須租車,老板可以幫忙聯係拚車的,不必擔心。

高雄:
米朵花園酒店 https://visitthe.site/SIG=ScDrgw5d/*http://www.fishtrip.cn/houses/0pwrY8DBTMo?referral_id=914040267<br>因為突然發現我們忘了訂高雄的住宿,急急忙忙用booking訂的。完全沒有頭緒,看到評分有8.5,就訂它了。結果發現這家酒店是一個意外的驚喜!這是這趟旅程中性價比最高的旅店。它確實配得起“花園”二字。大堂裏,一座小小的噴泉,大大小小的雕塑,碎花牆紙,甚至連電梯,都放著宮廷式的鏡子與長椅。最妙的是,那個隱匿於鬧事的空中花園,有青草灌木,有燭光秋千。花園旁是餐廳,早上8點開始提供早餐。我們離開那天,因為要趕車,早了去,餐廳的服務員也給我們提供了便利,趕了一頓早餐給我們。 旅店離中央公園站挺近的,交通方便。浴室很大,很乾淨,有浴缸。滿分好評!

台中:
N joy
一個人來到台中,預算不高只能住青旅了。在booking上搜到這家旅店,評分8以上,位置是在一條大馬路旁的箱子裏面,屬於鬧中取靜的了。馬路對面就有SOGO,巷子口有公交車站,也算方便,不過距離火車站有段距離。入住了一家八人女生房,不過人未住滿。房間很寬敞,粉紅色的格局(汗= =),不帶衛浴的。衛浴在樓梯的轉角口,只有兩間,遇上人多就麻煩了。老板是為騎行愛好者,人不錯,會給客人提供出行的意見和班車時刻表。他們也接收義工,有興趣可以自行聯係一下。
=========================以下矯情遊記==================================
台灣,是一個充滿光影與旋律的地方。我喜愛的電影偶像劇,我喜愛的清新音樂人,他們都在或曾在這裏。台北,是這次旅行的始與終,是順時針環環島的Yuan點,圓滿的圓,因緣的緣。

12.5 香港-台北-淡水-寧夏夜市
我站在那扇磨砂玻璃前,一個人,拿著護照匆匆走進了“離港”通道。從有你的城市出發,到達你曾到達的城市。對,此刻的我,在九份的我,放天燈的我,腦海裏住著你。

飛機在跑道上等待了20分鍾,塔台的信號姍姍來遲。一個小時20分鍾後,飛機降落在桃園機場。2013年12月5日,下午2點,台北,攝氏17°,微涼。
入境後,用華夏卡在ATM上直接取台幣,彙率大約是4.85。隨後到到達大廳拿行李,買了一張10天無限3G上網(含100NT話費)電話卡,到遊客服務台拿了一遝旅行資料以及申請了一個免費public wifi和青壯卡,最後買一張到台北車站的車票,繁雜的落地程序,就算完成了。換上sim卡,屏蔽海峽的雜音,坐上平穩的機場大巴,旅程正式開始。
機場大巴停在了台北車站的某個門前,由於這次出門實在太匆忙了,沒有攻略,沒有to do list,甚至連最基本的旅舍的“如何到達”也沒有查,所以活該我扛著行李在偌大的台北車站捷運站兜兜轉轉迷路。
可路就在那裏,你終究會找到的。對於一個孤獨的旅人,一個乾淨的青年旅舍床位是最好的選擇。你好@Taipei 是在台北第一個晚上的落腳點。放下行李,打量了一下這間六人女生房,布局巧妙,布置溫馨,不見局促。

沒有行程單,沒有plan A plan B, 要去哪裏,隨心所欲。下午四點,趁陽光正好,趁初心未老,去看一場淡水夕陽吧。
捷運剛剛駛進淡水站,左邊的車窗已被夕陽浣洗出一片橘紅。匆忙跳上開往漁人碼頭的公交,想來是趕不及在日落前到達了。

走到淡水的海岸,兩個人的愛情,已經無人看,已經無人聽。
——《誌明與春嬌》 五月天

第一次知道淡水,是在初中難以啟齒的言情小說;後來知道淡水,大多是在台灣偶像劇或者電影,如《不能說的秘密》的淡江中學 ;最後一次印象深刻的淡水,是一組淡水情人橋風景照。相機背後的人曾說,我一定要帶你來一次。嗯,我來了,不過你早已走。留一路明燈棧道,以及人來人往的情人橋。
這次帶了一支很輕的三腳架,淡水風大,支起後發現穩定性很差,根本無法滿需求。於是只能手持高ISO拍了幾張,不甚滿意也罷了。後來把相機擱在欄杆上,羞澀並厚臉皮地來回自拍數次。

半小時後,與在花蓮拚車的Wong 碰了面,對於遇上能說廣東話的人都略感親切。我們晚餐決定去夜市解決,今晚先試的是寧夏夜市。寧夏夜市規模不大,就一條大約400m的步行街模樣。台灣的夜市基本都是以油炸食物為主,第一次吃的時候像一個三歲的娃看到麥當勞的興奮狀,但是之後到了第四次在台中的就已經感到膩了。夜市的小吃出品普遍不差而且價格便宜,不必刻意尋找攻略的推薦,少量多嚐總不錯的。

夜市過後,結束了一天的奔波,回旅館後和同是香港來的女生Bobo嘮叨了一陣子,洗漱後安然入睡。Bobo說她在台北呆了五天了,明天就回香港。我問她為什麼只留在台北。她說因為是第一次自己出遊,為了讓父母安心,就把行程只安排在這個“相對”安全設施完善的國際都市——台北,對於稍偏僻的城市就不涉足了。我能理解Bobo的用心。很多時候,為了讓家人安心,我也會不情願地作出退讓。縮短旅行時間,更改交通方式,盡量尋找旅伴。這次在台灣,我只有三四天的時候是和朋友一起的,其餘時間基本一個人。媽媽說,為什麼不和別人一起回來,要自己呆這麼多天,又沒人陪。我說一輩子那麼長,沒有誰可以一直陪著我的。如果順路,我們就一起看風景,如果只有一個人,我也會好好地照顧自己。
晚安,飄雨的台北。

12.6 台北-故宮博物館-中正紀念堂-象山-士林夜市

Miller和秦老師今天才從香港過來,預計晚上才能彙合。趁著早上的空檔,我去了兩個“景點”——台北故宮博物館和中正紀念堂。我給“景點”下的定義,就是旅行團必去的地方,實際意義有多大,因人而異。再一次由於沒有做攻略,所以活該我在故宮被一大堆導遊旗插死,被一大波操著亞洲語言的群眾踩死。如果我有多查一下資料,就會知道早上9點的故宮博物館早已淪陷,傍晚6點過後才是最佳的參觀時間。即使把語音導覽調至最高音量,仍無法隔絕旁邊大陸導遊口沫橫飛抑揚頓挫的解說。
雖同是故宮博物館,台北故宮博物館與北京故宮博物館截然不同。台北看的是藏品,北京看的是建築。因為藏品都被“移”到了台北,只剩重重宮門,高台大殿,橫梁牆體,屋瓴琉璃這些“不動產”,陪伴著北京的桑田滄海。另一個不同是,台北故宮博物館門票接近白菜價——學生票半價後80NT,與此對比,北京的可以算是天價了。

台北故宮博物館的館藏是海量的,毛公鼎、大白菜、東坡肉、核舟此類屬於“明星藏品”,必看。核舟麼,正是初中課文《核舟記》所描述的原型:舟首尾長約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許。中軒敞者為艙,箬篷覆之。旁開小窗,左右各四,共八扇。啟窗而觀,雕欄相望焉。閉之,則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風徐來,水波不興”,石青糝之……《赤壁賦》的原文,亦被雕刻在核舟的底部。我不知道原文中“八分”是多長,現場目測大概就我一指的長度。教科書中描述過的場景,真實地出現在我眼前。核舟旁邊,有一個放大鏡,湊近看才能觀賞到核舟裏鏤空的窗花以及雕欄,以及“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的蘇子。
館內禁止拍照,湧動的人頭把我的熱情驅散,匆匆參觀2小時後,離去。

中午,在劍潭捷運站附近吃了一碗牛肉面(120NT)。這才是牛肉面啊,要牛肉有牛肉,要面有面!牛肉的分量很足,燉得很軟。據說台灣每一家牛肉面店都有獨家牛肉秘方。過後,把行李從@Taipei 挪到今晚入住的旅舍,在西門町。台灣人民熱情,友善。每當我站在馬路邊上四顧張望,一臉無措,即使只是路人的他們,也用溫潤的台灣腔問:“小姐,需要幫忙嗎?”站在西門捷運站出口,我又一次被幫助了。他們已經善良到令我憂心了,但願沒有人忍心利用你們的善良與真誠。

在象山夜景之前的空檔,見縫插針順路去了一趟“景點”——中正紀念堂。捷運站中正紀念堂出來,按指示牌走一段就看到自由廣場,在空中盤旋的和平鴿,以及飄揚的青天白日旗。我只是一個旅者,不是政客。遊玩不宜談論政治。拍了幾張到此一遊後,繼續往象山走。


我以為,象山是一個本土的觀景區,外地遊客較少,尤其之前象山捷運站還未開通,交通略為不便。從象山捷運站出來,沿著指示牌走15分鍾,到達象山的登山口。為了能在日落前到達觀景台,我又開啟了瘋一樣的女子模式。

抵達觀景台後,發現大師們已經架好了長槍短炮。台北的日與夜,都被寫在這裏。山上冷得哆嗦,吸著鼻子看了一個小時101上薄雲舒卷。記得之前半夜睡不著,寫過一些惡心的情話:你就像鼻腔裏的鼻涕,讓我難以呼吸,每想你一次,都要用力地吸吸鼻。你們說思念這種庸俗的東西,應該如何才能拋棄。

下山後,和Miller以及秦老師在士林夜市碰面。有人說士林夜市是遊人去的觀光夜市,本地人很少去。而它,也是《聽說》裏天闊帶秧秧吃夜市的地方。對於兩個不需要聽覺的人,味蕾確實是可以同步共享的。希望在對方無聲的世界裏,可以一起品嚐香甜。無可否認,士林夜市的品種的確比昨天寧夏夜市以及後面的師大夜市都要多。我們每人繳納了200NT腐敗基金,所有東西基本只嚐一份。


大學的時候,學校門口曾經有一個小攤特別好吃,老板人也好,賣起司馬鈴薯。當時老板說這個在台灣士林夜市很火哦。那時的我隨口搭理了一下,沒放心上。畢業前,小攤易主了。一年後,我站在它的本土與它再遇見。薯蓉進入口腔還是那麼濃鬱的芝士味,只是賣薯蓉的老板卻不是我初識那個。

吃飽喝足,穿過車水馬龍,回到簡陋的小旅舎休息。

12.7 平溪線-暖暖-九份

在旅舍老板娘的推薦下,出發平溪線之前,來到一家地道台灣早餐店。很多事情並不是我們想當然的那樣,例如福建沙縣並不以蒸餃聞名,例如真正的永和豆漿並不如大陸的連鎖店那般。真正的永和豆漿,只是一間普通的早餐店,沒有亮堂的裝潢以及現代化的點餐係統,只有簡陋的桌椅,身兼數職的老板,以及正常的早點豆漿油條雞蛋煎餅。


平溪線被遊人熟知,多半是因為《那些年》沈佳宜與柯景騰在菁桐走鐵路,在十分放天燈的場景;文藝客知道九份,多半是因為《千與千尋》,《悲情城市》,以及《九份的咖啡店》。我知道它們,是因為三年前有個人在這裏為我放了一個天燈,在心裏放著我。到達平溪之前,還會經過一個無人看管的小車站——暖暖。

暖暖,是我喜愛台灣旋律的第一站。這個偏僻的小車站,除了讓人窩心的名字以及無以名狀的情結,似乎找不到讓人留下了的理由。因為我們都帶著還沒寄存的行李,也就先不停留了。我本打算,等列車進站的時候,應該會有個三五分鍾的停靠時間,就迅速地跳到月台上。可我們沒有料到,暖暖只溫暖了我們20秒。很幸運的,秦老師用拍立得給我抓拍了一張,因為當時誰也沒想到停站時間居然這麼短。當我們意識到火車要開走的時候,我已經來不及給秦老師拍一張了。雙腳落過地,相機記錄了那一刹的光影,算是解了情結。

火車從暖暖再往前走了10來分鍾,到了瑞芳。我們先把行李寄存在瑞芳車站的行李房。我們在行李房碎碎念納悶了好久,為何寄存行李的費用突然就在我們到達前的一周漲價了,從原來的17NT漲到了50NT,過夜100NT。

我又一次因為沒做攻略對形勢錯誤估計——周末的平溪線徹底淪陷了。我的人群心煩症又發作了。猴垌和菁桐,最終因為天黑了來不及去。十分也擁擠得寫不上明信片,平溪的天燈也只是草草放了,四面的天燈甚至都還沒有完全寫滿。


十分站的月台旁,掛著許多許願竹筒。我知道,有一個是我的,只不過三年前就被淹沒在別人的願望裏 。秦老師對於她沒能在暖暖下車,心生不忿,即使天黑了還是要再去一趟,我們只好陪著她去看了夜幕下的暖暖。寒風四起的暖暖溫度不比白天高,可是遇到的憨厚的指路大叔卻令人心頭一暖。一直先入為主地以為,平溪線必有“幸福”這一站,就在十分附近。可直到去了才知道原來“十分——幸福”只是一個寄語。沒關係,幸好還有暖暖。即使找不到“十分——幸福”,還可以“十分——暖暖”。

結束了平溪線,乘坐公交車去九份。夜幕中的九份,雨霧迷蒙。山上的人家用橘黃的燈連成線,緊緊地纏繞著基隆山,一圈一圈。

8點過後的九份遊人並不是很多。安頓之後,到街上覓食。久負盛名的九份芋圓,就像台灣人的閩南語,甜甜的軟糯。

老街墨青石路淅瀝,千紙大紅燈籠如晝。雨夜的山城,九份的盞燈,安靜祥和。無心遠處漆黑海面,只惜眼前餘燈點點。晚安,山城。

12.8 九份-花蓮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我只吝惜地留給雨霧九份半天的時間,中午就要前往花蓮。去花蓮的火車票第一天到達台北的時候就買好,今天12:35從瑞芳車站開出。九份的雨飄了一夜,不管你是否安好,今晨我已見晴天。Miller還在睡,秦老師陪我上了施家的天台,一個私家觀景台。睡了一晚的基隆漁港,晴天之下,睜開一片深邃的藍。

沒有目的地的沿著石階漫走,走過《千與千尋》湯婆婆的湯屋阿妹茶樓,走過簡樸的九份國小,走過朦朧的海岸線,揚起我對你的思念。再吃一碗芋圓,下山離開。

本來打算去暖暖唱暖暖,去猴垌看貓,去十分寫明信片,去平溪放天燈,去菁桐晃鐵路,去九份想你,最終只能完成一半。

我和秦老師她們在瑞芳車站分道揚鑣了。她們先回台北,我南下花蓮,開始順時針環島。

台灣的鐵路便當據說經濟實惠分量足,唯一的缺點就是要下車到月台上買。列車的停靠時間不長,所以我又要不顧行李跳下車了,為了一份便當。

列車進入了花蓮縣之後,又開始下雨了。在台灣的行政區劃中,縣比市要高一級。所以,我們一般說的花蓮市,是花蓮縣的行政中心。一個人在路上,最適合思考的時候應該是在交通工具上。 沒有旅伴的打擾,靜靜地看著窗外。雨滴在窗外搖晃著,折射出一個顫抖的世界。

“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是獨自的旅行。即使有人相伴,終究會各分東西。”
“希望在20出頭的生命裏,做一件到80歲想起來都還會微笑的事。”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沒機會再做了。”
——《練習曲》
台灣電影《練習曲》裏,男主角在大學畢業之前,進行了一次環島旅行。在花蓮的海邊,偶遇了一個立陶宛的女孩。那時的海平面是灰蒙的,但是卻驚豔了兩個陌生的旅人。


列車晚點了將近一個小時,在3點多的時候到達了花蓮火車站。拖著行李箱連雨傘都不情願打,頂著毛毛雨從火車站走到黑熊青年旅舍。看錯地址走了一大段冤枉路,雨水飛濺,一路狼狽。非常巧的,交流後得知明天一起拚車的Wong也住這裏。我在八人女生房,他住混合間。黑熊家的布置不及Ni [email protected] 的精致,甚至連吹風機都要另外付費,但是乾淨整潔,不過不失吧。安頓過後,淅淅瀝瀝的Wong 從鯉魚潭騎車回來。外面雨聲依舊,我們草草地旅舎附近吃了一份便當了事。

房間裏住了三位菲律賓赴台交換生以及一位正在進行gap year芬蘭女生。她說台灣是她的倒數第二站,而終點站是第二天出發的上海。我婉轉地告訴她,這可能不是一個適合遊玩上海的時節。因為彼時的江浙滬一帶,正飽受霧霾印象。我著實可惜讓一段gap year在霧霾中結束。當然,旁人,尤其是陌生人,的三言兩語是不可能輕易折斷一棵早已挺立的根。我們只能彼此晚安祝福。


12.9 花蓮-七星潭-清水斷崖-太魯閣-花蓮市區

早上八點半,Wong約好的包車師傅來接我們了。司機姓林,長得年輕,但已有10年駕齡。除了我和Wong,還有另外兩位臨時拚上的姑娘。上車後才發現,原來姑娘們都來自深圳。這下有趣了,大家都是一小時生活圈內的人了。
據說,花蓮已經連續下了很多天雨了。久未放晴的天空,今天終於露出了笑容。林先生首先載我們去七星潭。我對花蓮旅遊區的了解,可以說只停留在名字階段。我甚至還白癡地以為,七星潭就真的只是一潭水。殊不知,它是一彎太平洋的海灣。縱然我看過大大小小的海,七零八落的湖,對於大海,我永葆情懷。

七星潭還出現在《盛夏光年》裏,在結尾三人坦白的場景。我是不喜歡這部電影的,情調灰暗,故事線交代不清。電影中的七星潭,雲和海都是灰白的,鵝卵石灘是硌腳的,情誼是畸形的。

我所看到的的七星潭,陽光是明媚的,天和海水一樣藍,鵝卵石麼,光滑圓潤,沿著石灘的彎道能看到不遠處的清水斷崖。七星潭的邊上還有一個空軍基地,不時可以看到直升機起降。

七星潭之後,繼續前往清水斷崖。景如其名,高冷。斷崖絕壁萬丈,險峻如鞘,崖底白浪滔天,海面拚湊著不同程度的藍。崖邊的舊蘇花公路已被封行,只剩雜草野菊在招搖著。


中午時分,在太魯閣風景區裏用餐。即使是一個“任君宰割”的景區,可是景區裏的物價居然和市區基本無異,而且出品還不差!這在我所到過的國內外景區都從沒發生過。誠然,與內地的大山名川相比,太魯閣就不足一提了,也許是我們還沒深入其中精華段吧。每個從台灣回來的人,都不會否認李安的一句話: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心。

林先生連續工作多天後,聲音已經沙啞了。盡管如此,他還是盡心盡責地給我們介紹每一個景點,已經帶我們到他的私家景點——從天而降的“聖誕樹”。聖誕樹的產生並不是一個令人愉悅的回憶——那是去年一次山體滑坡的遺留物。



整個太魯閣之行,穿梭在大理石灘和山體之間的小風景,不時聽見林先生提醒:“這個位置常有石頭跌落,不能停留了。”

下午四點回到花蓮市區後,林先生像個盡責的地陪,帶我們穿街過巷,吃小吃,扯家常,買刮刮樂。哎,同車的小夥伴都中獎了,就我沒中,果然沒有橫財命,要踏實做人了。約莫八點,林生生把我們送回住處,相約明天南下墾丁。

12.10 花蓮-花東縱穀-墾丁

從花蓮南下至墾丁,公路有兩條路線:花東海岸線,花東縱穀線。景如其名,海景與山景。考慮到昨天已經看了半天的海,在墾丁的兩天也將是每天看海,所以我們決定走縱穀線。其實走過西北恢弘的大山之後,我對山景早已到了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境況了。再者,花東縱穀的博覽大道上水稻已收割,花期又未至,正處於青黃不接的時期。可以說,我對花東縱穀總體上是沒有期待的,僅僅是為了調節。


少了大風景,卻是滿滿的小清新和濃濃的人情。為旅途添彩,從來就不只有一種塗料。

花東縱穀沿線的山林繁茂,木材豐富,林田山木場也曾在日治時期風光一時。如今,廢棄的檜木房舍被改造成根雕陳列館,木質的香氣滲入空氣中。我貪婪地吸取,回味無窮。深秋裏,輕風遇上青楓。輕風借了一個秋天的日光,把青楓烤紅,相擁飄落在不再輾轉的舊鐵道裏。(可我最愛的還是青峰XD)


從林田木場出來,林先生帶我們去了一家口碑很好的店——滿妹豬腳,性價比也很高。


午飯後就前往光複糖廠。和林田木場一樣,光複糖廠門口擺放一輛廢棄的小火車和一段鐵道。手工冰淇淋和牛軋糖是光複糖廠的明星產品。我牙齒不好,不太好糖,也就沒有品嚐了。

趁旅伴去買糖的時候,我拉起舊式的運糖小貨車的杆,循著甜甜的古早味,擺動在小鐵道裏。


沿著博覽大道南下墾丁的路上,途徑瑞穗牧場和池上便當店。在瑞穗牧場喂了鴕鳥,逗了奶牛,嚐了奶酪;在池上蓋印章,買便當,DIY木箋許願。


那是在 被人們 感覺遺棄的地方

大馬路 矮平房 黃梅布滿鬧嚷嚷
生命很短 山中開滿的果鋪成養老枝椏
日子很長 只要是站在等孩子的窗
我們都是 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的長相
時間的牆 從他們的手掌到我們的肩膀
流浪星光 代替著那麼多眼神對我說話
早點回家 早點回家
——《早點回家》,蘇打綠
走在黃昏的花東縱穀,東台灣一路田園風光,如絮情懷。

十二月的台灣到了下午六點就已經全黑了。我們在黑夜裏,沿著海岸走到了墾丁。
在墾丁的行程,是和Miller和秦老師一起的。她們訂了一家主題莊園似得民宿,雖地處偏僻,卻布置精致,格局寬敞。由於我們路上遊玩時間較長,到達墾丁時已經比預期晚了兩小時。由衷感謝 林先生,盡責地把我送到墾丁的民宿。再見Miller和秦老師,大家首先關心的居然是——食物。她們買的蓮霧,豬腳,釋迦,我買的池上便當,未熟的釋迦,麻薯。當它們被攤開在小小的桌幾時,滿滿的分享與關懷就被傳遞開了。


12.11 墾丁-海生館-白沙灣-後壁湖-船帆石-貓鼻頭-鵝鑾鼻燈塔-龍盤公園-不知名民宿-小吊橋-出火-關山

我起了個清早,趁旅伴們都還睡著,打算先在情調如此好的民宿拍拍照。像個傻瓜一樣搔首弄姿,看天看地,看左看右,大笑呆滯,裝模作樣地等著每一次快門的開合。


八點半,民宿老板為我們奉上早餐,健康豐盛。早餐過後,正式開始墾丁的遊玩。

包車師傅(忘記姓名了)是一名胖胖的中年男人,高雄人,旅途中一直堅稱是我們的保姆(事後也證明確實貼心如保姆),九點準時到民宿門前接我們到墾丁海洋生物館。

老實說,我喜歡自然人文景觀多於科學展示,尤其在受過香港海洋公園的熏陶後,墾丁的海生館對於我也就沒有太多的吸引了,唯一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條長長的海底隧道,以及一位少婦拉著一個小孩的小手在一塊巨幕玻璃前駐足觀賞的畫面。

從海生館出來,師傅載我們到白沙灣。陰鬱了一個上午的墾丁,陽光回到了白沙灣。《少年PI》我是沒看過的,多年前《海角七號》的情節倒是還記著。

秦老師在踩著少女係的浪花腳印,Miller開啟了瘋狂自拍模式,我在豔羨著旁邊的一對小情侶嬉笑。這三位大姑娘最後還模仿《海角七號》拍了一套海報,笑。

“一滴水折射出一片海洋,一個你驚豔了整個世界。”

我也曾為你溺水,為你皺眉,可你沒有留下來,我也不能跟你走,於是那一年的故事就吹散在淺淺盛夏。

早前有聽說過,墾丁後壁湖的海鮮價廉物美,滿滿一盆的魚生僅售100NT。極愛魚生海鮮的我,囑咐包車師傅一定要帶我們去。我們事前也沒做攻略,不知道哪家比較多人推薦,於是就讓師傅給我們挑了一家,阿興。由於時間已過了將近半年,當時點了什麼菜我已經忘了,只記得一定有魚生,有蝦。在我們即將吃完的時候,師傅默默地再點了一盤魚生,然後一塊都沒吃。我問師傅,你乾嘛不吃呢,多吃點才有力氣開車好好照顧我們啊。師傅憨笑著說,哈,這是給你們點的,我請你們吃,看你們剛剛點得太少了,怕不夠吃。我愣了一下,一時尷尬地不知如何作答,卻又感激這位漢子的善意。

午餐過後,師傅載我們到船帆石以及貓鼻頭公園。墾丁的海岸線旁的珊瑚礁石,實在太常見了,以至於稍有不慎就把它們忽略。礁石的成名,大多是因為無法追溯的外觀以及人們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譬如船帆石以及貓鼻頭。船帆石先前被想象成一艘將啟的帆船,後一說極似美國前總統尼克鬆頭像。貓鼻頭則需在貓鼻頭公園(全票40)內方可觀賞到最佳觀賞點。這類只可遠觀的礁石,我們匆匆一瞥後就離開。值得一提的是,在船帆石的一個觀景點附近,有一棵大樹,樹冠如屏風般散開,枝繁葉茂,綠了天陰,消了暑氣。

我想鵝鑾鼻燈塔應該是墾丁的一張明信片吧。雪白的燈塔矗立在一個山崗草坪上,在台灣南端的一個海角,守著每一個夜航人,年年月月歲歲朝朝。從燈塔望向遠處的海平面,微黃的草坪蜿蜒起伏,太平洋的風從絨絨的雜草間飛過。從鵝鑾鼻離開後,師傅載我們到了龍盤公園。龍盤公園也是一個海岸線觀景點,遊人甚少,鶯飛草長,風吹浪打。說實話,看了這麼久的海岸線,此時多少有些審美疲勞。美則美矣,卻已安心。


本來,我是一心惦記著關山日落,可十二月的墾丁注定是多雨少晴。其實本來我們已經不打算去關山了,可善良的司機先生堅持把我送上去轉一轉,也算是碰碰運氣吧。可是最終無法觀賞到日落,再加上miller身體不適,於是關山也就只能匆匆路過了。及此,我們的指定路線已經完成了。可司機先生說我們好不容易來一趟,天色又尚早,他想帶我們多轉轉,所以他送我們到了一個私房景點,一家毗鄰海邊,外觀是純白色的民宿,據說曾是某台灣偶像劇的拍攝地。無論是民宿的名字,還是偶像劇的名字,我到此刻仍然不清楚。只記得民宿門前有一塊草地,安放著三張白色的椅子,被一層柵欄圈著。熱心的司機保姆一直說要給我們拍“偶像劇”,然後我們就在草地上不自在地擺拍了。哎,還是放不開呀。

在墾丁,不能少的還有《海角七號》 阿嘉的家。傍晚時分,阿嘉的家亮起了燈。門前賣門票的小攤以及門上貼著“參觀請購票”的告示,與屋內的橘黃格格不入。在這間憑著電影紅起來的民居,連到此一遊的蓋章都被捆綁消費。 “山還是山,海還是還,卻不見了人。”

在墾丁大街買了些小吃,外帶回民宿解決晚餐。嗯,50嵐的波霸奶茶非常讚哦!不得不說,司機保姆真的服務非常到位。總是見縫插針地給我們安排景點,仿佛希望把整個墾丁都掏光,惶恐我們錯過裏面的光。總是樂於幫我們拍照(盡管我們並沒有要求),就怕這三姑娘轉眼就在漠世浮華中忘了墾丁,忘了一起走過的路,忘了本。以至於在我們回到民宿預定隔天去高雄的車時還竊想,要是明天送我們去高雄的還是這位司機保姆就再好不過了。

然後,墾丁的一天,就結束在了這個月明星稀的晚上。


12.12 墾丁-高雄-美麗島-駁二-旗津-金鑽夜市

早安。扛著行李下樓,咦!!!還是那位司機保姆!!!大喜!!!還是民宿老板的豐盛早餐,和著無常的天氣,和墾丁say goodbye。

早上的高速路車流很少,早起的睡意還沒消散,瞌睡間到高雄了。清晨的高雄安靜得完全不像台灣第二大城市(後來發現其實除了高雄夜市,其他地方無時無刻都很寧靜)。司機把我們送到高雄的旅店,米朵花園。
過早到達未能check in,把行李寄存在前台,婉拒了司機的熱情,我們開始了高雄的遊走。由於我們在高雄在這趟旅途中,只處於一個環島中過渡的一站。此站過後,秦老師和Miller 返回台北直飛香港,我則到台中,繼續一個人環島。於是在我們只吝嗇地留給它短暫一天,沒有美好的期盼。

“美好是因為克服美好的恐懼,美好是因為無視美好的逝去。”

——蘇打綠《日光》
正因為如此,這座城給了我們不大不小的驚喜。

從中央公園乘捷運到駁二創意園區,途徑美麗島站換乘。怪你過分美麗,我忘了目的地。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地鐵站,像打翻了調色盤的穹頂,托起了陰暗地底下的美麗。美則美矣,可我們只是匆匆過客。

在駁二晃蕩了半小時,沒能悟出藝術家的意境,想起我還要解決明天去台中的交通。本打算乘台鐵,可是台鐵的時間太晚了;無奈之下只能選了昂貴的高鐵(800+NT)。還好台灣的便利商業務很發達,在711就能買高鐵票,不過要收少量手續費,可忽略。思前想後,心裏一直怨念著高鐵的票價。忽然靈光一閃,哎呀媽這不是還有口碑還不錯的汽車嘛!然後搜了一下,嗯,找統聯客運!於是,午餐過後,我丟下秦老師和Miller,開始了退高鐵票-買汽車票的曲折過程。還好,汽車站就在火車站斜對面。高雄-台中,210 NT,約4小時。又買了一杯50嵐犒勞一下聰明省錢的自己~笑。(喂明明是笨一開始就買錯還虧了兩次手續費= =)

到西子灣,再找Miller和秦老師彙合。對的,我在西子灣就真的只是和她們彙!合!我他媽連西子灣的公路是不是柏油的都沒看清楚就直接被帶到了旗津碼頭!聽說,西子灣的日落很美,但是不知為什麼我們在旗津。

下船後已經下午四點多了,在碼頭邊上租了自行車,聽從老板的建議沿著海邊騎。我們對於整個高雄,都沒有一個完整的概念,更別說一個小小旗津了。所以路上的風景,也就成為了一個個無名的bonus.

例如那條被木柵欄和芒草與港口分割開的柏油路,例如那三三兩兩的白色風車,例如掛在欄杆上藍白相間的水手救生圈,例如那只小型短毛犬和它主人,例如那條去往旗後炮台路上經過的星空隧道。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 有那麼多的 燦爛的夢
以為快樂會永久 像不變星空 陪著我
——五月天 《星空》

因為本人有嚴重的日落情節,所以必須在日落前趕往旗後炮台,觀賞日落。路過星空隧道的時候,想起的是五月天的星空。隧道本是戰爭時期的防空洞,現在被改造成一個騎行景點。隧道內繪有十二星座夜光圖,我們在白晝夜空裏歡呼雀躍,呼嘯而過。

日落,似乎我在台灣期待最多的景點。可惜,要麼時間錯過,要麼天氣不待我,總是不如意。在旗津的下午,太陽總是閃躲著,日光忽明忽暗。日落時分,太陽仍舊被一層薄雲遮掩著。今天南台灣的日落餘暉,溫柔地散射。我們撇下自行車,搖晃著雙腳坐在碼頭旁邊。把相機擱在後方,用自拍模式拍了三個脊背的剪影。然後,再蹦蹦跳跳地來幾個矯情的獨照。禦用攝影師秦老師還是一如既往地把我拍糊了,果然那貨只能一輩子用拍立得==


從旗津碼頭回來,Miller累了先回旅館,我和秦老師繼續往金鑽夜市走。吃了那麼多天夜市,已經不覺新鮮了。想找棺材板沒找到,隨便吃一下,給Miller 外帶一些就回去了。回旅館的路上,非常幸運地路過之前惦記著的一家創意糖果店果風小鋪,裏面的糖果名字都很有趣,有惡搞的,也有文藝的。價格並不貴,買一些當手信。

秦老師跑到阿信的店Real Stay 打卡了,Miller在旅館看康熙,我跑到空中花園。這家酒店是一個意外的驚喜。它是我們因為某些小小的陰差陽錯在到了台灣的第三天才臨時訂的,沒有任何攻略推薦,僅靠著booking上的評分和圖片就敲定了。事實證明,這是這趟旅程中性價比最高的旅店。它確實配得起“花園”二字。大堂裏,一座小小的噴泉,大大小小的雕塑,碎花牆紙,甚至連電梯,都放著宮廷式的鏡子與長椅。最妙的是,那個隱匿於鬧事的空中花園,有青草灌木,有燭光秋千。

晚安,surprising 高雄。


12.13 高雄-台中-高美濕地-逢甲夜市

早上7點30分的車票前往台中。6點起床的時候,Miller還在睡(怎麼每次起床她都還在睡)。秦老師陪我到空中花園吃早餐,她要在離開高雄前獨自去一趟愛河,還有痞子英雄裏面被炸的警局。親愛的夥伴們,我們一起走過的台灣,到今天結束咯。走過繁華商圈,走過寧靜海岸線。今早輕輕帶上房門,不必擔心,剩下的我會一個人慢慢好好走。

去台中,僅僅是因為從網上看過一張高美濕地的風車落日圖。對的,又是落日。不過,這種天氣肯定是無望了。從高雄到台中,接近4小時的客運,一路睡睡醒醒。看google地圖顯示,路過了彰化市,精誠中學——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電影。到達台中已經是中午12點了,買了明早回台北的車票(230NT),還是統聯。在台中車站兜兜轉轉地找公車,台中的公交係統真是混亂地讓我崩潰。一路風雨,總算找到了今天的旅舍,N joy Taichung。依舊是八人間,不過人未住滿。房間很寬敞,粉紅色的格局(汗= =)。我私心想,住青旅的女漢紙應該都不怎麼迷粉紅色了吧。

收拾過後,在樓下遇到兩個CUHK的學妹。她們在這邊打工換宿已經一個月咯,好棒。她們和老板都勸我這樣的天氣就不要去高美濕地了,實在看不到什麼,邀我和她們一起去東海大學。我看看時間,已經過了下午兩點了,稍微徘徊了一下,還是拒絕了。為什麼要看時間呢?因為從台中市區到高美濕地的公交非常少,一天也就五班左右,最後一班從高美濕地回來的車是晚上7點,中途要換乘,全程約90分鍾。如果天氣好的話,去的人多,也不難找人拚車。可這種風雨交加的鬼天氣,蛇精病的人才去==所以我在暗自忖度現在出發還來不來得及。事後證明,這真的是很淚奔的一段。

三點,在711買了三文治,往高美濕地出發。路途很遙遠,在搖晃的鄉村公交,鬼使神差地我居然睡過站了!!!天啊。我到了一個完全不知道的地方。慌慌張張地問司機,司機說已經到總站了。此時,已經4點半了。而我必須在5點前趕回清水站,才能換乘前往高美濕地的公交。我已經預計是否來得及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撓,難道真的是天意不可逆嗎。那一刻,我想不如算了吧,直接坐回台中吧。重新上車後,一直盯著手表看時間,我還是不甘心。於是,我在重新估算時間後,決定在清水站下車,繼續前往高美濕地。我在車上給秦老師發了一條短信,“我知道現在的高美濕地一定不好看,但是它終究是我來台中的初衷,勿忘初心。”

不忘記最初就不怕以後。非常幸運地,在一群熱心路人的幫助下,我趕上了5點開往高美濕地的車。到高美濕地時,車上只剩下我和一對情侶。低壓的厚雲,呼嘯的狂風,高築的堤壩,轉動的風車,青黃的灘塗濕地,這就是第一眼的高美濕地。畢竟還是十二月的陰沉冬天,盡管穿著笨重厚實的棉襖,還是感到寒意。記得電影《被偷走的那五年》裏張孝全坐在欄杆上,看著轉動的風車,想著該不該成全白百合安樂死的場景還出現了以下的台詞嗎?

“我不需要出席你人生每一個重要的時刻,只要我知道,你人生的每一個重要時刻,你的心裏都有我,就夠了。”
——《被偷走的那五年》
那就是高美濕地。此時,有沒有看到日落已經不重要了。你不必刻意在我面前展示一場日落,只要我知道 ,我能為了一個初始的信念一直堅持並到達,這就是一個重要的時刻。

六點不到,我已經想離開了。可是,鄉村公交要到7點才來。夜色降臨,偏僻的高美濕地旁邊,只有一間café,看了一下菜單,無意消費的我,也不好意思進去取暖了。就著café的燈光,在門前踱步驅寒。風越來越大,天邊收起最後一縷光,只剩遠處風車的紅色信號燈閃爍,突然萌生一陣恐懼,即使我知道車一定會來,一起來的情侶也在餐廳裏用餐。唉,終究還只是一個女生,再堅強的理性分析都抵不過陌生孤獨的情緒。
就這樣不安地等到7點,車來了。上車後,情侶終於忍不住問我,小姐你為什麼在這種天氣還一個人來啊。我說,因為我只有今天在台中,我很想來,所有也只好來,即使明知道看不了什麼。那你們為什麼要來? 男生說,因為我們沒試過這樣的天氣來,所以來看看是不是真的很糟,哈哈。== 戀愛中的人,智商果然都比較難理解。一路和他們絮絮叨叨聊有的沒的,還吃了人家一塊糯米糍。

好不容易回到了市區,繼續換乘往逢甲夜市。其實已經到了第四次的夜市,而且只有自己,真的吃什麼都食不知味,不過卻意外收獲了兩只發夾。

明天回台北,晚安。


12.14 台中-台北-敦南誠品-永康街-師大附中-師大夜市

回到台北,大約十點半。從台北車站出來,在一條小巷子裏找到了最後一晚的旅店。這家旅店,這是差評啊。類似違建的四層樓,房間非常小,通風差,衛生差。我幾乎想落跑。在旅店的樓下,又碰見了Wong!!! 他是下午的飛機回深圳。之前和他聊的時候,知道他也喜歡看台灣電影,於是問他有沒有看過《一頁台北》,結果他直接說,當然有啊,我正準備去敦南誠品呢。噢兄台等等我!!!我火速放下行李,和他一起去誠品。敦南誠品是24小時營業的,《一頁台北》男女主角的故事,就是發生在午夜的敦南誠品。

店裏很安靜,也不準拍照,我們也不敢噤聲。想找那排法語書的書架,卻沒找到。
看到膠片式的明信片,雖然有點貴,60NT一張,買了一張九份的寄給自己。

逛完誠品,Wong要去機場了。我繼續暴走台北。每次google下一個目的地時,發現都在2公裏以內,所以大部分都是用走了。從敦南誠品,走到師大附中。看過《藍色大門》,聽過蘇打綠五月天,師大附中也就理所當然地成了“朝聖地”。師大附中今天似乎有什麼活動,學生們盛裝打扮,背著樂器的,cosplay的,這種場景太熟悉了。我以為只有內地才有高考倒計時標語,原來台灣也有哦。遊泳池在冬天大門緊閉,桂綸鎂再見了。

師大附中的教學樓都算不上嶄新,矮矮的,破舊中帶著民國時期的氣息。在社團辦公室的樓層溜了一圈,還是沒發現吉他社。前陣子才聽說,原來吉他社的舊址被拆了,成了捷運站。秦老師叫我跑去教學樓的男廁所拍照,說那必定是青峰和阿信上過的。= =

從附中出來,準備去永康街。慕名而來,點上一碗牛肉面。牛肉香嫩多汁,湯底較清,比上次在劍潭捷運附近的清淡。永康街生活藝術小店很多,雨越下越大,正好買了一把雨傘,是墨綠的小碎花。慢悠悠地從永康街走到師大夜市。夜市附近,小巷星羅棋布,周傑倫的藤原豆腐店,曾唱出蘇打綠、陳綺貞、張懸等獨立音樂人的女巫店也隱身於此,另外還有一些情調很好的文青小店。晚上去女巫店的時候,剛好碰上有樂隊準備演出,300NT門票,含一份簡餐。但是當時不知哪根筋沒想通,居然沒看!師大夜市也有很多服裝小店,大多是日係風格。在一家叫“等等”的小店裏買了一件衣服,店裏的裝修以木材為主,牆體刷成綠色,一股清新風。

從夜市回到旅舍,屈在床上寫明信片。以前寫明信片只有一行字,祝安好。可現在想分享的情緒多了,明信片上的文字也就越寫越多,越寫越真實。不再是那些飄渺的祝福語,而是我真心對待你的感受。

晚安,台北。願你安睡在被雨困住的城市裏,不為未知奔波,不被浮躁折磨。


12.15 台北-香港

一直惦記著上次去淡水太匆忙,想在離開前再認真看一眼日光下的淡水。遺憾的是大雨再一次澆滅了我的情緒。於是,我只能睡到10點慵懶地起床,去郵局把明信片寄出,去喝此行最後一次50嵐,去捐最後一次發票。解釋一下捐發票吧。在台灣,每一次消費都是會有發票的,這些發票可用作抽獎。在台北街頭,有不少慈善團體,拿著箱子在街頭募捐,不過他們籌集的不是金錢,而是隨手可得的發票。我在711出來,看到一群高中女生在喊“一人一票,救救植物人”。我把在台灣這些日子積蓄起來的發票捐出,只留一張紀念。能把你們喚醒,能把這個昏迷的社會喚醒,那是比中獎更大的幸運。

然後,下午前往桃園機場。一路上,已經回到深圳的Wong不往給我微信提點叮囑,在這個不遠不近的距離裏,滿心都是感動。在桃園機場,消費了剩下的台幣,吃了豆花,買了鳳梨酥,留下兩個硬幣紀念,雖然我堅信我再來。桃園機場是我去過最耐看的機場。並不是說他的設計多有創意,而是在機場內很多展覽。例如萌妹喜歡的hello kitty,文青喜歡的布袋戲,親朋好友喜歡的民俗展。如果你錯過了故宮博物館裏的紀念品,桃園機場是你最後的機會。
不舍中,登上長榮航空的飛機,在雨中和你說再見。

“冬日微甜,心跳灑落在你與我平行的另一邊;我用來佐茶的是,與你相關的那天。”

我存起每一張交易票據,就為了以後好喚起和你對話的證據。

End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