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去乾燥的大西北又畫了一個圈(和父母新疆21天自駕攻略+超多美圖)

 2017-03-09 09:27:53
天數:21 天 時間:8 月 人均:8000 元 和誰:和父母
作者去了這些地方:
新疆
烏魯木齊
北疆
哈密
魔鬼城
克拉瑪依
伊吾
胡楊林
巴裏坤湖
天山
巴裏坤縣
江布拉克
恐龍溝
五彩灣
五彩城
吐魯番
葡萄溝
火焰山
高昌故城
交河故城
庫車
南疆
庫爾勒
庫車大寺
庫車王府
喀什
巴音布魯克草原
大龍池
那拉提草原
伊寧
霍爾果斯口岸
果子溝
賽裏木湖
布爾津
喀納斯
白哈巴
喀納斯
觀魚台
月亮灣
神仙灣
哈巴河
阿爾泰山
臥龍灣
喀納斯河
五彩灘
額爾齊斯河
富蘊
額爾齊斯大峽穀
三號礦坑
可可蘇裏湖
呼圖壁

發表於 2015-10-26 17:45

如果您喜歡這篇帖子,請在【收藏】的同時,也點擊一下【喜歡】哦~

精美預告:

一直想著要去大美新疆,但因為小姑媽在烏魯木齊,爸爸要我等他退休了一起去,所以一直拖到今年。

本來我們計劃的行程是42天,但由於中途我不得不敢去廣州辦理美國簽證,所以我陪父母的是21天行程,一共7393公裏。在21天的時候我飛走了,爸爸媽媽繼續著他們的旅程,在第42天的時候,才回到重慶,共行車13758公裏。

我們的路線分兩段。

一段是進疆路線:

一段是北疆大環線:

途徑的城市和景點如下:(具體的地點、裏程、住宿等情況會在下文詳細介紹哦)

D1,重慶-隴南-渭源

早上7點20出發,一路向北,目的地蘭州。

走的是和今年年初在大西北逛完一圈最後從蘭州回重慶的同一條路線。

一路上我都在尋找當時的記憶,比如當時在隴南的某條從村裏穿過的國道上被來車追尾,路過定西時想著李誌唱的“這麼多年你一個人一直在走,方向和天氣的節奏會讓你憂愁”,以及在宕昌的某個縣吃過午飯上過洗手間。

蘭海高速沒有修好,到了隴南就只有下道走G212了。

G212也在修路,100多公裏的爛路,大大小小的炮彈坑,塵土滿天飛,與當時走阿裏大北線中途3天的搓衣板路相差無幾,最後都成了泥娃娃。

困得不行,也累得不行。晚上10點,在路邊看到了第一家酒店,一致決定住下。

此時在渭源,行駛了846公裏,離蘭州還有164公裏。

D2,渭源-民樂

從不到蘭州的渭源,到離張掖不遠的民樂,這一天,其實是重走了國道227.

與318並稱為“中國最美國道”的227,以西寧為起點,張掖為終點。

2月,走的是張掖-西寧;8月,走的是西寧-張掖。

2月,看的是滿山的皚皚白雪,8月,看的是漫山的花紅草綠。

黑泉水庫,是這次的第一個景點。

2月份的時候,看了太多冰凍的美麗湖面,

當走到黑泉水庫這個227上的最後一個景點,似乎已經有點審美疲勞了。

但這次,在依然乾旱的大西北看到了這樣秀美的山水,覺得分外親切。

行駛在227國道,許多時間都在綿延起伏的高山草甸間浮遊。

分別經過了兩個海拔3000米以上的埡口:景陽嶺埡口3767米,俄博嶺埡口3685米。

遠方是綿延起伏終年積雪的祁連山脈。

誰能想的,2月時滿山厚厚的積雪,8月竟是這樣的五顏六色。

本想今晚在張掖入住,但到了離張掖還有60多公裏的民樂縣,已是晚上8點45。

天色已暗,為避免開夜車,果斷入住民樂縣。

今天從早上8點出發,到晚上8點45,剛好開了整整600公裏。

一路上賞美景拍風景,好不自在。

D3,民樂-哈密

從民樂到張掖的路上,兩旁全是迷人的鮮花。

無數的向日葵,無數的各式各樣的花朵,在盛夏的7月肆意綻放。

今天的行車路線:從甘肅民樂出發,經張掖、嘉峪關、玉門到新疆哈密。

整個路程共889公裏,幾乎全高速,行車時間12小時左右。


在甘肅瓜州境內,高速路上有岔道可停車觀看雅丹地貌。

新疆的雅丹地貌倒是很多,有個俗稱叫“魔鬼城”。

最出名的大概是克拉瑪依附近的“世界魔鬼城”,不過後來去了才發現,真是坑爹。


在瓜州停車看雅丹地貌時,領教了一下新疆的狂風,真是狂。

難怪新疆戈壁灘隨處可見的都是風能發電的大風車,陣容實在壯觀。

連霍高速甘肅段的最後一個收費站,從此進新疆。

剛出站口,正在加速,突降暴雨。

雨量之大之急之猛,完全模糊了視線,車前窗幾乎什麼也看不見。

只能立馬停車,動彈不得。幾分鍾後雨勢稍減,才敢重新起步。

大西北的天氣完全就是孩子的臉,陰晴無定。

D4,巴裏坤

因已遊過甘肅的大部分景點,所以我們前三天在甘肅境內都在趕路。

從哈密起才開始真正的行遊。

9點出發,走了30公裏碎石爛路,10點45終於繞上了平順光滑的303省道。

在上省道的岔路口,有這麼幾顆胡楊木。

原本想去伊吾看胡楊林,但要多走200多公裏,而且好像要辦邊境證,

於是我們就放棄了。直接到巴裏坤湖。

那天正好立秋,而且又是周末,一路上好多自駕車,

一家一家的在半途溪水邊紮營燒烤野炊,好浪漫的情調。

一直沿著天山山脈前行,天山腳下是茫茫無際的大草原,

牛羊牧群蒙古包點綴其間,好一派悠然寧靜的田園牧歌異域風情。

13點半到達巴裏坤縣。

清代鎮西滿城。

巴裏坤古稱蒲類,秦末至西漢初,這裏是西域三十六國之一的蒲類國。

西漢神爵三年(公元前59年),漢王朝設置西域都護府,蒲類隸屬西域都護府管轄。

唐太宗貞觀年間,這裏不僅是唐屬郡縣,還是天山北麓的軍事重鎮。

清代康、雍、乾年間,朝廷為維護邊疆穩定,也多次派大將率兵進駐巴裏坤。

巴裏坤古城是一座方城,由兩個城垣毗連而成。

西邊的叫漢城,建於清朝雍正年間,是因當時的居民是漢族而得名。

只有半裏之隔的滿城是乾隆年間築造的,為駐紮在這裏的滿清騎兵居住,故稱作滿城。

當年,這座城市設有翁城、炮台和角樓等,

今天仍留下了許多古碑刻、寺廟、民宅和糧倉,是典型的中原城池風格。

巴裏坤大草原。

《敕勒歌》中唱到“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據說描寫的就是巴裏坤。

在去往巴裏坤湖的路上,總能遇見這樣悠哉的牛羊,讓人懷念印度。

自在地走在大馬路上,人來不讓,車來也不讓。

羊群稍微膽小一點,一鳴笛就會咩咩咩地往馬路邊上擠。

巴裏坤湖。

巴裏坤湖離縣城17公裏,遠遠地就看見草原中鹽湖一道鹽晶構成的醒目的白邊。

景區尚未開發好,只修了景區大門。

太陽好大好猛好毒,曬得身上都發痛,相機機身也發燙。

好在溫差不大,身上很乾爽,沒出什麼汗。

巴裏坤湖的四周都是草場,遠處的山峰和積雪清晰可見。

走進草場中心會忍不住想,這真是一片富饒的土地。

景區內有一條色彩鮮明的塑料棧橋搭建在濕地之上,一直延伸到湖心。

但也許因為周圍是草場,所有汙穢都往湖中央排放,

湖邊的水質很不好,又黑又臭的。

D5,木壘

今天的行程:早上9點20從巴裏坤出發,行車573公裏,晚上21點40到達木壘。

中午1點到達木壘,刮狂風,室外溫度只有18度,趕緊把抓絨和衝鋒衣翻出來穿上。

原始胡楊林。

據介紹,胡楊遍布天南地北,唯有木壘胡楊林以千姿百態,造型奇特,原始風貌,富於神韻而聞名世界。

木壘這片胡楊林已有6500萬年曆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胡楊林。

而且至今仍保持著原始風貌,沒有其它景區那種雕琢的痕跡。

胡楊林距木壘縣城還有170公裏。

從巴裏坤出來一路上陰雲密布,去胡楊林的路上終於下起雨來。

我們充滿了“豁出去了”的悲壯心情,哪怕是下雨,我們也要去。

沒有陽光,沒有藍天,我們就拍黑白照,營造悲壯慘烈的意境。

開著開著,雨漸漸小了,最後竟然停了下來。

我們說,說不定等我們到了胡楊林,還會出太陽呢。

臨近胡楊林景區,竟然真的天色開光發亮了。

我們在胡楊林中徜徉了兩個多小時,

太大了,30多平方公裏,根本轉不完,能看多少看多少。

野駱駝。

逛完胡楊林往木壘縣城走,爸爸說,不知道那群駱駝是否還在。

我跟媽媽都笑他,怎麼可能嘛,它們還會在那裏等我們嗎?

殊不知,天底下還真有盼歸這回事啊!

待我們晚上8、9點路過那兒時,竟還真有一群野駱駝在路邊或站或臥地吃草休息!

況且它們正好在路的西邊,沐浴著金色的夕陽,身披萬道霞光。

盼歸,那份情誼簡直惹人醉!

看完駱駝,繼續往回走,眼看著金色的太陽一直掉到地平線底下。

滿天瑰麗的火燒雲,真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D6,奇台

今天的行程相當輕鬆。早上9點半從木壘出發,晚上7點入住奇台縣賓館,行遊時間只有9個半小時,行車距離只有186公裏。

奇台是一個富饒的綠洲,8月正值麥收季節,一路上金色麥浪隨風蕩漾,牛羊牧群膘肥體壯,我們隨走隨拍,時有意外之喜。

江布拉克。

今天的主要目的地是距奇台縣城70公裏的江布拉克。

我們11點半到達江布拉克,買了48元的門票和30元自駕車票,剛從售票大廳出來,就聽廣播說自駕車票已售罄。

原來江布拉克每天僅限量出售200張自駕車票,其餘的遊客只能坐景區的區間車遊覽。

我們好慶幸時間趕得早,買上了自駕車票,這樣不僅可以幾乎不走什麼路,而且還能隨走隨拍。

即使不能停車的路上,也可以慢慢開著車在車上拍。

而區間車就只能在固定的景點上下車,還要花時間等車,很不方便。

江布拉克是一個5A級國家森林公園,有鑲嵌在山丘上的萬畝金色麥田,綿延起伏,蔚為壯觀,如品閱一幅幅的梵高名畫。

有號稱“中國小瑞士”的花海子、大峽穀,鬆林草甸,賞心悅目,如欣賞一首首優美抒情的世界名曲。

有令人匪夷所思的視錯覺怪坡,有蒙古包散落其間,馬幫鈴聲叮當響,炊煙嫋嫋,溪水淙淙,還有熱情友善的哈薩克族遊客要求與我們合影。

D7,奇台

早上8點40從奇台出發,第一個目的地是距離縣城134公裏的恐龍溝。

半途中開始下雨,一下就是一整天,而且越下越大。

10點左右到達恐龍溝,雨水淅淅瀝瀝,風大,寒意逼人,遊客稀少。

恐龍溝是一道紅褐色山丘構成的狹長山溝,一條木棧道架設在山丘上,什麼也沒有。

恐龍化石早被轉移到別處,只剩一間小小的化石館。

失望之餘,只能在山腳圍著那紅褐色的岩石拍拍照,算是到此一遊。

想起進門時看到幾個拾寶(瑪瑙)人,我們也開始低頭瞪大眼睛看石頭。

我們都不知道原生態的瑪瑙長什麼樣,只是憑感覺撿了一些相對好看的石頭,也算是收藏了億萬年前的遺跡,聊作恐龍溝一遊的回憶。

12點去恐龍溝對面5公裏處的矽化園。

矽化園裏有許多巨大的古樹化石,據考證是銀杏樹種。

大的直徑有一兩米,這麼粗大的銀杏樹得長多少年才能長成?

這些古樹化石也都是與恐龍同一時期的生物遺骸。

可以想象億萬年前這裏既有浩渺廣闊的水域,也有繁茂遼遠的原始森林,是遠古生命繁衍生息的極好場所。

12點47遊完矽化園,開始向第二個目標“魔鬼城”進發。

13點30按路牌提示轉上了一條搓板土路,可是越走路越窄,草越深,走了近20公裏魔鬼城依然不見蹤影,只好無功而返。

這一趟耗時2小時,搓板路上顛簸了40公裏,只能算作一次越野遊了。

繼續尋找第三個目標“五彩灣”。

百度地圖語焉不詳,路人所指莫衷一是,開過來,開過去,開了好幾十公裏也沒弄清楚五彩灣究竟在哪兒。

當我們已經決定放棄不再繼續尋找,直接上高速路到烏魯木齊去加油時,無意中問起加油站工作人員,方知五彩城的確切地點。

於是又掉頭,一路風馳,大暴雨,烏雲壓成,大車開過激起浪花千層。

視線一片模糊,每次超車仿佛經曆煉獄。

17點45分終於在昏暗如瀑的暴雨中抵達五彩城景區。

在這種天氣,在這個時候來五彩城,真是也蠻拚的。

但五彩城實在是太美了,太壯觀震撼激動人心了!

俯瞰紅層大地,猶如畫家恣意揮灑的畫作。

頂著傘都快撐不住的大風,冒著渾身上下淋濕淋透的大雨。

我和媽媽共頂一把雨傘,風疾寒冷,披著厚厚的披肩仍瑟瑟發抖。

踩著因下雨而變軟的粘粘的泥土,一只塑料袋裹著相機,拍照時拿出來拍了又趕緊收好。

這種五彩山體的學名其實叫“紅層”,我們在新疆的旅途,也一再與紅層景觀相遇。

這些紅色地層分布在天山山麓、西部山嶺、盆地邊緣甚至沙漠腹地。

億萬年以來沉積環境的變化造就了地層中不同化學元素的積累,顯現出深淺不一的色帶,地殼的構造運動使得原本水平的地層發生不同角度的傾斜和抬升,流水的切割和風沙的吹蝕,將這些延綿不絕的彩色條帶暴露於地表。

五彩繽紛的山體,一座連一座,一如五彩旖旎的海洋。

在雨中,色澤更加豔麗鮮明,在烏雲底下,在狂風暴雨中,更添悲愴壯烈的情調。

我們盡情地欣賞,執著地把每一個角度都拍遍。

不住地感歎著自然的神奇,生命的偉大。

19點15開始返程向近300公裏外的烏魯木齊,這絕對是驚心動魄的高速路2個半小時。

天色已黑,暴雨傾盆,雨橫風狂,頂風冒雨,雨大得看不清前路,對面來車的遠光燈射得眼睛睜不開。

經常都只能憑感覺摸索著以60-80的速度前行,激烈的雨打車頂嘈雜聲讓人分心,加之一到晚上好多好多的超級大貨車進城,一路上大車超大車,小車只能在大車中穿梭。

可以說在高速路上行車,再也想不出有比這更複雜艱難的狀況了。

後來緊跟著一輛一路鳴笛的救護車前行,至少不必費勁去辨認路線方向,頓感輕鬆多了,終於於晚上23點安全抵達烏魯木齊。


D8,烏魯木齊

今天在小姑媽家休整了一天。

上午去大巴紮逛了一圈。

中午進了一家維族餐廳吃飯,小姑媽說她在新疆生活了大半輩子,這是第一次進維族餐廳。

D9,吐魯番

今天出發,作北疆環線遊,吐魯番是第一站。

從烏魯木齊出城也不容易,先是在高架橋下遇到交通管製,武警部隊出警。

9點半在收費站堵車7公裏,到11點半才走通。

結果是臨近收費站有一輛大貨車燃燒,似乎車上也滿載著易燃物質,

全部燒成焦炭色,癱塌在地,面目全非。

往吐魯番方向走,路過達阪城。

姑娘沒看到,只在收費站的觀景台看到了壯觀的大風車。

吐魯番是中國地勢最低,夏季氣溫最高的地方。

這裏的最高氣溫達攝氏49.6度,地表溫度達攝氏89.2度。

今天吐魯番天氣預報是39度,曬得耳朵都發燙,手臂也在一日之間曬黑了許多。

在吐魯番看了五個景點:

坎兒井、葡萄溝、火焰山、高昌故城、交河故城。

個人覺得坎兒井和葡萄溝實在沒啥可看的。

但因為覺得吐魯番的葡萄最出名,所以還是因著“來都來了”的心態,去走了個過場。

這是曬葡萄的屋子。

這葡萄倒確實好吃,一般是賣的10塊錢\公斤,

不過我們在新疆其他地方買的葡萄也都是這個價錢。

在新疆的國道上經常能看見大風車的翅膀。

就這麼看大風車覺得沒多大,可當這運送翅膀的卡車從身旁開過時,

簡直可以用巨大來形容。

在從葡萄溝到高昌故城的途中,因沒注意導航而走錯了路。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我們看到了一個行程單之外的景點。

初見路旁一大群奇特的建築物,我們並不知道是些啥。

後來才明白,這些好像是當地人的墓群。

有點像11年在印度Jaisalmer見到的墓群。

竟然在這乾旱的火焰山旁還有日光浴,天了嚕,簡直羨慕新疆人的娛樂心態。

在這麼熱的地方把自己埋進沙子裏,不敢想象是什麼感受。

在高昌故城,圍著那斷壁殘垣繞來繞去實在找不到景區大門。

後來終於找到一個缺口,逃票進入。

所以並不是我們想逃票的 o(╯□╰)o


高昌故城位於吐魯番東40公裏的火焰山旁,是絲綢之路上的曆史名城。

西域曆史上發生的諸多事件,都和高昌有些千絲萬縷的聯係,是西域大地古城中的超級大都市。

高昌故城是一座方城,曆史悠久,

從漢代的“童年”到明初的“晚年”,曆經高昌壁、高昌郡、高昌王國、唐西州等時期。

高昌城內布局大致和當年的長安城相仿,分為內城、宮城和外城三部分。

憑借遺址的輪廓,亦能想象出它往日的雄偉輝煌。

西行取經的唐玄奘曾與高昌王鞠文泰結拜為兄弟,留下一段千古佳話。

19世紀末進入高昌故城的俄國探險家曾驚呼,這是“一個如羅馬一樣的廢墟!”

然而,這些遙遠的城邦,就那樣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一消失就是上千年,然後又突然穿越時空來到現在,

這無論如何都是一件充滿魔幻色彩的事情。

晚上7點過才驅車前往離高昌故城50多公裏遠的交河故城。

路上途徑火焰山,在路邊停車欣賞了這壯觀的火焰。

所以根本沒必要花錢進入火焰山景區,因為這壯觀龐大的山體,必須要站得遠一點才看得清全貌。

寸草不生的赤紅色山體,表面溝壑交錯,更為這裏極度乾燥炎熱的氣候環境增添了幾分令人敬畏的氣息。

晚8點半趕到趕到交河故城,新疆的經典大多是晚10點才關門。

交河故城像是一片葉子,也像是一艘曆的方舟,承載了諸多文化財富和信息。

其台地面積35萬平方米,上面的人類建築面積就達22萬平方米。

劈開高聳的台地南部崖體,就成了南城門。

順門而入,是寬11米,長340米的中心大街。

大街深深嵌入地下6、7米,而臨街厚厚的生土層便成了高大的牆。

這塊狹長台地上有縱貫全城的中心大街,有圍繞全城的環城大道,也有密如蛛網又四通八達的幽深小巷。

王昌齡有詩:

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

交河故城頗具規模,房屋樓宇,鱗次櫛比。

交河被劃為6大塊區,高踞於市中心寬敞台地上的是宏偉的官署區;

東城是曲徑幽深、屋舍密集的居民區;

西城是建築簡陋的貧民區和商市、手工作坊;

南城是深宅大院、高樓宏宇的官僚居所;

城北是寺院區和墓葬區。

景區內有好幾條專門的觀光環道供遊人在故城內串遊。

我們正好趕上最後的夕陽餘暉,追光逐影拍攝故城剪影。

遙想當年繁華昌盛,人聲鼎沸,而今遺址曆曆在目,撫今追昔,不勝唏噓。

文明似乎是長著翅膀的,它輕盈的飛行遠遠超過了人們的預料和想象。

而交河故城就是東西方族群大融合、文化大交彙的最好見證。

這座城市生長在天然的狹長台地之上,兩側是古老的河道,曾在千百年的歲月裏浩浩蕩蕩,衝擊塑造出這塊船型的黃土台地。

來到這座古城,你會發現一個奇異的現象:城址的上部,是距今2500年的洞穴式住房,而越往下,離現代越近,最底層是公元14世紀交河故城廢棄時的遺跡。這和人類文化遺存規律正好倒了個個兒。

古代文明一般都是呈正向層層疊壓,老城死了,新城就在老城的遺骸上生長。

遠在距今3000多年前,這裏遊牧著一支頭戴尖頂帽、身穿皮大衣、腳穿連褲皮靴的神秘白種人。

他們就是新疆原是民族之一,史學界稱其為“塞人”。

他們掏土為穴,開始了交河城的營造。

一個民族退出,另一個民族又潮湧而來,在原來的居址上再向下掏挖,建成更大更完備的屋舍。

交河故城就這樣向大地深處延展著,以至有了這樣的奇觀:

一片民居竟綿延千年,生息繁衍了不同民族、文明和人種。

盡管居住的人種、族群變換,城市房舍街道在更新,但直到被毀前,城市的內裏一直保留著居中、對稱以及坊的建製。

交河分明是唐長安城的西域拷貝。

D10,吐魯番—庫爾勒—庫車

今天主要趕路,日行706公裏,從吐魯番到庫爾勒,再到庫車。

早上9點出發,沒過多久,就又領教了橫風的厲害。

在達阪城附近的小草湖,風疾而猛,大風車轉個不停,大風抽打在車身上嗚嗚作響。

哪怕減到40公裏時速,車身都會輕微搖晃,行車軌跡左右搖擺。

直到10點高速路轉向,變成背對狂風,這才是好風憑借力,送我到南疆。

下午2點半到庫爾勒,給車子做了一個保養。

下午6點多,經過離庫車47公裏處的一個檢查站,

交警用蹩腳的普通話說我們車的左前輪胎沒氣了。

大驚,我們一路上開到120-140,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啊。

估計是前天去尋找魔鬼城開那40公裏的碎石搓板路,把輪胎給崩了一個小洞。

我們都沒有換備胎的經驗,遂請另一交警來協助換胎,耗時一個半小時。

晚上9點半到庫車縣城的一家普利司通輪胎店換了新胎。

D11,庫車

庫車縣城的景點,大概就是庫車大寺和庫車王府了。

不過這倆景點我們都只是路過,並沒有進去仔細參觀。

因為今天的主要景點是庫車大峽穀,玩完還要去274公裏以外的巴音布魯克。

據百度,庫車大寺是新疆境內僅次於喀什艾提尕清真寺的第二大寺。

庫車王府是1759年清朝乾隆皇帝為表彰當地維吾爾族首領鄂對協助平定大小和卓叛亂的功績,專門派遣內地漢族工匠建造而成。王府內最後一位王爺是十二代親王達吾提·買合蘇提(1927—2014),是中國最後一位的王爺。

他當時擔任庫車縣政協副主席職務,也是當時中國年齡最大的國家公務員。

每次給媽媽拍照,她都說讓我退遠一點,把她拍小一點。

因為她怕相機會把她臉上的皺紋拍得一清二楚。

我曾經試圖讓媽媽不要再染頭髮了,一頭銀發出去多洋派。

可是媽媽不服老,還依然會在地鐵、公交車站讓座給有需要的人。

好多人見過媽媽的照片,都說“你媽媽真年輕!”

我從來沒有告訴他們,我媽媽去年就60歲了。

去往大峽穀的路上,漸漸的就能看見赤紅色的山體了。

與之相伴的,還有常年不化的雪山。

在紅色的穀崖之中,217國道從山腳下穿過,沿這條公路行駛,便到達了庫車大峽穀的入口。

庫車大峽穀又稱為克孜利亞大峽穀,為國家級地質公園,

“克孜利亞”也就是“紅色的山崖”之意。

庫車大峽穀原長5公裏,由於塌方,現僅開放2.3公裏。

我們中午12點進峽穀,邊走邊拍邊玩,下午5點才離開。

庫車大峽穀位於庫車縣以北,

兩條東西延展的巨大紅層條帶,被蜿蜒曲折的庫車河切割為寬闊的河穀。

庫車大峽穀雖然只是這條大河穀中的一個支穀,卻有著其獨特的神秘和險峻之處,

兩側的紅色石壁高聳陡峭,峽穀曲徑通幽,人在其中顯得十分渺小。

紅褐色的山體群直插雲天,在陽光照射下,猶如一簇簇燃燒的火焰。

“天山大峽穀”的迷人之處,不僅僅在於它的雄奇、險峻,而在於它的幽深、寧靜和神秘。

站在穀底仰視高山,只覺得陡峭的峰巒似乎隨時隨刻都會壓下來,令人感到窒息、眩暈。

大峽穀穀口十分開闊,深穀之中卻是峰回路轉,時而寬闊,時而狹窄,有些地方僅容一人側身通過。

穀底比較平坦,兩側是高聳的石壁,腳下是細沙,有些路段還一層淺淺的積水。

從庫車到巴音布魯克草原,要翻越一座3135米的大山,途徑經過了大小龍池。

大龍池的觀景台離湖面很遠,幾乎看不見。小龍池很漂亮,觀景台就在湖邊。

這條路上不僅遠處有雪峰,到山上路邊都還有積雪。

車窗外溫度只有6度,每次下車拍照都凍得打哆嗦。

後來實在太冷,堪比重慶的冬天。

我們只好從後備箱把抓絨和衝鋒衣都翻出來穿上。

巴音布魯克是一個2500米的高海拔草原,四周全是雪山包圍著。

在落日餘暉映照下,呈現出紅藍的天色,敬慕而莊嚴。

草原上牧歸的牛群羊群馬群,在夕陽下閃爍著銀白色的輪廓光,實在是美極了。

D12,巴音布魯克

今天是最輕鬆的一天,遊玩巴音布魯克草原後,只開了89公裏到那拉提草原。

巴音布魯克草原地處高原地帶,海拔兩三千米,實在是太冷了。

前天晚上下了場雨,草原四邊的山上便積了厚厚的雪,

風大,四周刮來的全是刺骨的雪峰。早上9點半出發時,車外溫度只有2度。

這跟重慶最冷的天氣也差不多了,八月飛雪真不是妄語。

巴音布魯克草原景區主要有四個景點,其中最著名的當屬天鵝湖和九曲十八彎。

天鵝湖,雪峰倒映在湖面,七八只天鵝怡然優遊,太美了。

她靜靜地臥在天山山脈裏,額爾賓山橫亙在草原中間,將她切開,形成了一個獨特的生態係統。

天鵝湖其實是亞洲最大、我國唯一的天鵝自然保護區,棲息著我國最大的野生天鵝種群。

當地蒙古族牧民對天鵝倍加保護,與天鵝恬然相處。

每逢春季,冰雪解凍,春暖花開之時旅居在印度、緬甸、巴基斯坦,甚至遠到黑海、紅海,

和地中海沿岸諸國的大天鵝、小天鵝為主的上萬多只珍禽,不遠萬裏,成群結隊地飛到巴音布魯克棲息繁衍。

當冬季來臨,他們又攜帶家眷,飛越喜馬拉雅山南離去。

陽光下,天鵝、湖水、雪山、雲影融成一片極為壯觀的景致。

巴音布魯克草原位於天山山脈中部,四周環繞的高山,如眾星拱月般將草原托起,形成了新疆面積最大的高山草原。

曆史上,這片草原曾哺育過匈奴、突厥等古代民族。

從13世紀成吉思汗西征起,這裏是蒙古許多部族的駐牧之地。

現在生活在這裏的也主要是蒙古族土爾扈特人。

他們說,巴音布魯克草原,是騎馬才能到達的家園。

巴音布魯克草原原本是土爾扈特人的夏牧場,生活在這裏的牧民也就一萬人左右,生活曾經非常富有。

但隨著天山申報世界自然遺產,為了保護草場,這裏的很多牧民都面臨著搬遷。

現在很多牧民已經到縣城裏過起了定居的生活,草原上的蒙古包少了很多。

“駿馬、牛羊、草原、雪山,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這是一位土爾扈特青年曾經說過的話。

當我來過巴音布魯克草原之後,我明白了,為什麼那些已經告別遊牧生活的蒙古人會在巴音布魯克草原落淚,因為那是他們心中的天堂。


巴音布魯克草原景區內還有一座一座喇嘛寺廟,我們只遠遠地拍了雪山映襯寺廟的外景,沒有進去。

在這麼一個蒙古族統治的地方,竟然有這麼一座藏傳佛教的寺廟,也挺意外的。

坐景區觀光車來到最後一個景點:通天河九曲十八彎。

全長576公裏,彎彎的河道多達1142處,真可謂:曲折之水向東流,千曲百折始到頭。

這裏清泉、溪流、河網交叉,連綿的雪峰、冰川作天然屏障;水草豐茂,涼爽幽靜,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生態條件。

其實落日時分的九曲十八彎最美,夕陽西下,金色的光輝灑在湖面,看著太陽一點一點落入天際,而更神奇的還在於,

在農曆八月十五這天,當太陽落山時,人們甚至能在河水中同時看到9個太陽的倒影……

下午五點從巴音布魯克開向那拉提,這一路也是風光無限,羊群特別多,一個個全是膘肥體壯的,感覺那拉提草原真是富庶。

後來回到烏魯木齊時,跟堂姐說起我們到了巴音布魯克。

堂姐說,啊,巴音布魯克的羊都是黑頭羊!

趕緊翻照片一看,原來真是啊,近在眼前的時候一點沒發覺。

據百度介紹,巴音布魯克黑頭羊屬肉脂兼用型綿羊品種,在特殊的地理環境中閉鎖繁育而形成,具有耐嚴寒、抗病力強、早熟、耐粗飼和適應高海拔等優點,是我國三大優質綿羊品種之一。

到了那拉提鎮,比巴音布魯克要熱鬧多了,頗具城市規模,而且非常有生活氣息,本地居民很多,不像巴鎮全是旅遊業的餐廳賓館,那拉提有許多當地人購物的菜店五金店雜貨店等,感覺很原生態,很接地氣。

D13,那拉提—伊寧

早上10點到那拉提景區。

那拉提分為空中草原、盤龍穀道和度假村三大景點,三個景點分別在三個方向,每個景點除了可共用一張100元的門票外,還得分別買區間車票,空中草原60元,實際單面車程僅26分鍾。盤龍穀道更貴,要100元。

說是空中草原,主要因為海拔較高,有2200米,但可看的景色實在不多,下了區間車,只能看到一座雪山,一片草原,兩座小木橋,幾個蒙古包,再就是拉遊客騎馬。

如果想再去空中草原的另兩個景區,9公裏路就得另花150元乘坐電瓶車,而另兩個景區不過就是到離雪山更近一點的地方看雪景。

我們在空中草原僅逗留了不到1個小時,就下山了。那拉提竟然還是5A景區,但比起巴音布魯克和江布拉克,簡直太糟糕啦,可以說是我們出遊以來遊過的性價比最低的景區。

那拉提的不如人意為我們後面的飽覽美景騰出了時間。

中午12:40從那拉提出發,我們放棄走高速,而選擇從217國道經喬爾瑪到伊寧,一路上美景不知比那拉提強多少!

小姑媽說,那拉提到喬爾瑪這一段獨庫公路,有天山百裏畫廊之稱,景色美,但路特難行。

今天過來,路上有連續陡坡急彎四五十公裏,盤山公路爬上海拔3300米,但對來自山城的我們來說,似乎也並沒覺得有什麼特別難行之處,完全算不上嚴峻考驗。

當年的築路官兵,硬生生地在“不通”的達阪上鑿通了隧道,在黃羊都望而卻步的達阪上修建了通途,跨越了不可逾越的山峰……修建獨庫公路時犧牲了128人;在長達9年的公路建設中,有上百名解放軍戰士因雪崩、泥石流等原因而長眠於喬爾瑪烈士陵園。因此,這是一條英雄之路。他們年齡最大的31歲,最小的16歲。後人在獨庫公路上修建了喬爾瑪紀念碑,這是為了緬懷那些為獨庫公路建設而獻身的有名字的和沒有名字的官兵們,這是人們永遠不能忘卻的紀念!

在溝穀地帶,雪嶺雲杉是勢力最強大的家族。抬頭望去,一片雲杉連著另一片雲杉,鬱鬱蔥蔥的樹葉間幾乎看不到縫隙,編織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綠色大網。

在漫長的冬季裏,冰天雪地間只有雪嶺雲杉保持著蒼翠的本色。

耐受酷寒之後,它還把全部雪水涵養下來,以滋養山下肥沃的土地和其他物種。

道路兩側是平行延伸出去的綠色山脈,遠處藍天白雲、近處牛羊草場,浩瀚數百裏,宛如一幅長長的畫卷。

今天在路上隨走隨拍,開車共11個小時,晚10點半平安抵達伊寧,日行389公裏。

D14,伊寧—克拉瑪依

霍爾果斯口岸是中哈邊界的重要口岸,有許多小商品貿易。

就有點像重慶朝天門的邊境版,但似乎沒有其他口岸熱鬧繁華。

中午吃飯的時候老板說,那邊(哈薩克)便宜這邊(中國)貴。

我們沒有什麼特別想買的,只是象征性地逛了逛小商品城大廳,在口岸前拍了張到此一遊照。

果子溝和賽裏木湖挨在一起,本來還以為是兩個不同的景點,結果36公裏長的果子溝是從伊寧去賽裏木湖的必經之地,

8月份的果子溝本身並沒什麼特別的風景了,只剩下光禿禿的山。

從果子溝大橋的洞子一出來,就看見很多車停在高速路的旁邊。

往左邊一看,謔,這藍幽幽的難道就是賽裏木湖?

問題是,賽裏木湖在高速路的另一側,怎麼辦呢?

由於這段高速路上車流量不大,我們看見很多人直接跨過護欄橫穿高速路,於是也鬥膽跟著下到了湖邊。

湖畔的藍天白雲倒映在平靜的湖面,一切如永恒般靜穆。

據百度,賽裏木湖(Sayram Lake)古稱“淨海”,是一個風光秀麗的高山湖泊。

她安靜地躺在天山的懷抱中,她的周圍,是每年接受400毫米降水的優質牧場。

自西向東逐漸抬升的天山攔住了從大西洋吹來的濕氣團,把其中僅存的水汽全灑到了山的西側。

於是賽裏木湖也被稱作”大西洋最後一滴眼淚“。

佇立湖邊,我著實呆住了。這就是賽裏木湖嗎?分明是浩瀚無邊的海。

說她是湖,卻有大海樣的藍,藍得純粹、清澈、深厚;說她是海,卻又波瀾不驚,文靜得像待字閨中的女子。

繼續往克拉瑪依方向行駛,大約20分鍾後,來到賽裏木湖景區的大門。

景區門票70元,著實不便宜。看看景區裏邊,覺得和剛才下到湖邊的地方並沒什麼區別,我們打趣地說,如果反方向走,我們就不知道前邊有路可以下到湖邊,肯定就只有在這兒買門票進去啦。

晚上11點,到達克拉瑪依,日行653公裏。

D15,克拉瑪依—賈登峪

克拉瑪依百裏油區,視野所及到處都是磕頭機。

準葛爾盆地油氣資源十分豐富,預測石油資源總量為86億噸,天然氣為2.1萬億立方米,目前石油探明率僅為21.4%,天然氣探明率不到3.64%。

克拉瑪依地區是準葛爾盆地油田最集中的分布區之一,也是我國開發建設的第一個大油田。

原油產量居中國陸上油田第4位,累計產油2億多噸。

對於魔鬼城的傳說,大概都是從小就聽說過。

百度上說,”遠觀之,你會讚歎它的壯觀、雄偉、感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深入到風城之中,你會感覺它非凡的恐怖。

四周被眾多奇形怪狀的土丘所包圍,高的有四層樓般高,土丘側壁陡立,

從側壁斷面上可以看出沉積的原理,腳下全都是乾裂的黃土,黃土上寸草不生,四周一片死寂,

如果一人來這裏,你需要用手使勁的掐自己的臉,否則便不會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即使不刮大風的夜裏,也會讓人因為害怕而顫栗。“

也許正是因為名氣太大,期望太高,以至於遊完後感覺魔鬼城是一個令人遊得非常憋屈的地方。

從克拉瑪依開103公裏到魔鬼城,一看,門票46元,電瓶車52元,買吧。

好,怎麼遊覽呢?

乘電瓶車(一車五六十人),在魔鬼城裏繞一圈,只有兩個地方可下車,

前後一共不到一小時,魔鬼城就算玩完了。

在車上抓拍,找不到角度;

下車後拍照,幾十個人都要找角度,時間卻僅有十分鍾。

天哪,這是趕去魔鬼城投胎的節奏嗎?真不知道景區管理人員是怎麼想的。

帶著失望與不滿離開魔鬼城,17:40經過布爾津。

這座漂亮的小城給我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城市乾淨整潔,建築設計都帶有俄羅斯風格,色彩柔和協調,線條舒展優美,造型玲瓏別致。

布爾津後,一路盤旋上下,22:15入住賈登峪。這是喀納斯旅遊的集散地。

D16,賈登峪—喀納斯—白哈巴

賈登峪之晨。

早上6、7點就聽見旅行社的導遊催促著隊員下樓吃早餐了,我們一覺睡到9點,起床,收拾,下樓吃早餐,退房,去喀納斯。


今日遊喀納斯及白哈巴村,美不勝收。景區門票車票都不便宜,但風景獨好。

之前看了一些攻略,始終沒弄清楚喀納斯究竟該如何遊,現在是了然於胸啦。

喀納斯一共有三個景區:喀納斯、白哈巴和禾木。

其中喀納斯有五大景點:一湖三灣觀魚台,即喀納斯湖,回龍灣、月亮灣及神仙灣,景區的製高點觀魚台。

首先從賈登峪自駕2公裏到喀納斯景區大門,購買喀納斯的門票185元(學生半價)及車票80元,然後乘坐區間車至換乘中心,途中會經過三灣,但區間車進去時不會停車,得出來時才會在這三灣停車讓遊客拍照。

到換乘中心後,乘坐免費大巴2公裏到喀納斯湖畔。

而最美的是湖水流出形成的河道,河道蜿蜒曲折有致,河岸的杉林,河畔的卵石,時疾時舒的河流,跌宕起伏的波浪,還有日照投射的光影,著名的三灣都是河道形成的回水灣。

我們徒步邊遊邊拍大約三公裏後便回到換乘中心。

沿途經常都能看見的漂流。

喀納斯湖,似乎是中國版圖最西北角最偏遠的秘境湖泊。被稱為是世間少有的“人間淨土”。

她是第四紀冰川作用形成的高山湖泊,2009年被《中國國家地理》雜誌評為“中國最美湖泊”。

網上關於喀納斯的傳說很多,帖子也很多,似乎喀納斯最美的時候是秋季,一片金色,誰與爭鋒。

但是夏天的喀納斯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色,也是一步一景。

喀納斯的美似乎很難用言語來形容,只是覺得,有一種特定的藍色就叫喀納斯。

白哈巴

去白哈巴的門票70元和車票124元在換乘中心購買。

白哈巴離換乘中心36公裏,開車約一個小時。

我們下午4點半遊完,買到了開往白哈巴的末班車票的最後三個座位,原該6點發車,但我們三人上車後,5點半便發車了。這為我們後面的拍夕陽落日留出了時間。

到白哈巴村後,還會繼續往前開13公裏,看中哈邊境大峽穀。

中國和哈薩克斯坦的邊境線就由穀底的哈巴河以及樹林組成。

本來西北第一哨作為一個景點是開放參觀的,但由於我們去的時候正值9月3號大閱兵的準備期,所以哨崗關閉,不讓人參觀。只好在大巴車上偷偷的拍上一張。

大巴車司機說,白哈巴村有一個約定成俗的規矩,旅遊車只能在規定的位置停車,如果在其他地方隨便停車上下客,哪怕是一秒,也會被村民舉報,然後罰款。

大峽穀回來後,我們首先是落實了住宿,住在一個三人間的小木屋,50元/人。

行李一放就去白哈巴村內拍夕陽。

白哈巴村被稱為西北第一村,位於中國與哈薩克斯坦接壤的邊境線上,距哈薩克斯坦東錫勒克僅1.5公裏,有國防公路相通。

白哈巴村被譽為中國最美的八個小鎮之一,圖瓦人獨特的民族服飾、宗教崇拜及風俗習慣也受到更多人的青睞。去旅行需要辦理邊境證,購買景區門票以及古村維護費。

百度上介紹說,白哈巴是個原始自然生態與古老傳統文化共融的村落,一切都還保存著幾百年來固有的原始風貌,以圖瓦人為主,阿爾泰山上密密麻麻的金黃金黃的鬆樹林一直延伸到白哈巴村裏,村民住的木屋和圈養牲畜的柵欄錯落有致地散布在鬆林和樺林之中,安寧、祥和。

但其實,白哈巴現在也開始往商業化方向發展。村裏並沒有多少圖瓦人居住了,他們都在大草原上放牧,而把村裏的房子租出去,變成了一家一家的客棧。

但即使是這樣,客棧主人依然熱情豪放,還是有一種民風淳樸的感覺。

加上這個小村子特有的與世隔絕的感覺,在這裏住上一晚的感覺還是棒極了。

如果說喀納斯是古樸的世外桃源,那白哈巴則是原始自然環境中的童話世界。

晚上8點多,我們去村口山坡上的觀景台拍黃昏中的白哈巴村,直到晚9點半才回客棧。

這裏一年四季都是一幅完美的油畫。

晚上11點多,去山坡頂拍星空,記錄下七夕夜的鵲橋。

雖然去過多次川西和西藏,但似乎都沒有注意觀察過夜晚的星空。

所以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麼多明亮的星。

D17,白哈巴—喀納斯—布爾津

白哈巴之晨。

早上7點過,放牛的牧民就開始陸陸續續晨起勞作了。

我們7時即起,村口製高點已有十來個攝影愛好者等著拍晨景。

還好,不算太冷,穿了抓絨衣和衝鋒衣,還戴了大披肩。

在這裏等待傳說中白哈巴最美麗的晨霧。

與出門吃草的牛兒們走在一起,我仿佛成了它們的領隊。

太陽還沒有從山背後升起,客棧和農家也大多沒開始做飯,整個小村子還沉睡在山坳裏,沉浸在一片寧靜祥和之中。

牛群等待著出欄,不時傳來一聲聲哞叫。

朝陽慢慢地升起,柔和的陽光灑在這頭的小山坡上。

我們依舊耐心地等待著炊煙繚繞的晨霧。

是的,沒錯,傳說中籠罩著白哈巴的晨霧,其實是各家各戶準備早餐所產生的炊煙。

漸漸的,有早起遊客的牧民家冒出嫋嫋炊煙,混合著晨光,彌漫在天空,淡藍的光線特別溫柔。

這時,太陽也終於從東方的山頂跳了出來,整個小村沐浴在了金色的陽光中。

隨著炊煙漸漸增多,這個與世隔絕的小仙鎮終於籠罩在了“晨霧”中。

這個中國最西北角的村莊,以它自然質樸的姿態,把自己的美呈現在我們面前。

伴隨著美麗的朝陽,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喀納斯月亮灣。

據百度,自2000年以來,喀納斯景區先後榮獲國家5A級景區、國家地質公園、國家森林公園、中國西部十佳景區、中國攝影家創作基地、中國最美十大湖泊、中國最美十大秋色、全國文明景區示範點等榮譽和品牌,並入選《中國國家自然遺產、國家自然與文化雙遺產預備名錄》。

我們11點回到喀納斯景區,從最美的月亮灣徒步遊拍三小時至臥龍灣。這段直線距離只有不到3公裏,但景色之美令人醉,簡直走不動路。

據說,美麗靜謐的月亮灣會隨喀納斯湖水變化而變化,確是嵌在喀納斯河上的一顆明珠。

喀納斯河床在這裏形成幾個由反“S”狀彎河曲組成的半月牙河灣,被稱之為“月亮灣”。

月亮灣迂回蜿蜒於河穀間,水面平波如鏡。

在河灣內發育兩個酷似腳印的小沙灘,很是奇特,被當地人稱為“神仙腳印”。

這兩只巨大的腳印,傳說是當年西海龍王收複河怪時留下的,踩住河怪的精脈,讓它不得翻身;

另一傳說是講嫦娥來此偷食這裏的貢品—靈芝,差點誤了升天的時間,匆忙奔月時留下的足跡;

還有傳說稱這是當年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在追擊敵人時健步如風留下的腳印。

無論哪個傳說都給喀納斯又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月亮灣兩側峰巒疊嶂,原始森林密布,古木參天。

喀納斯湖在這劃了一道優美的弧線,猶如彎彎的月亮落入這林木蔥蘢的峽穀,令人陶醉。

從月亮灣的觀景台步行下到河邊,便開始了我們的沿河徒步之旅。

這裏是攝影愛好者的勝地,從春季到秋季,從清晨到傍晚,在不同的氣候作用和光線照耀下,一汪水月不停地改變著充滿神秘魅力的顏容,為攝影愛好者提供了取之不盡的精彩畫面。

月亮灣的確美到了極致。

只要看上一眼,她可能一生都會印在你的腦海,刻在你的心頭。

從月亮灣到臥龍灣的三公裏,眼睛三小時不停歇地看美景,簡直醉人。

臥龍灣在當地被稱作卡讚湖,湖四周森林茂密,繁花似錦、綠草如茵。

除了月亮灣和臥龍灣,喀納斯還有一個神仙灣,統稱三灣。

但我們總體感覺這三個灣的美麗程度,月亮灣 >臥龍灣>神仙灣,所以神仙灣就只是在景區區間大巴上看了看,沒有專門下車拍照了。

五彩灘。

下午5點離開喀納斯,驅車140公裏到達布爾津五彩灘。

五彩灘的雅丹地貌沒有奇台五彩灣色彩那麼豐富壯觀,更沒有張掖丹霞那麼壯觀。

但它的特點是有一條河流相伴,便覺平添了一份靈動與飄逸。

五彩灘一河兩岸,南北各異。

它位於布爾津西北約24公裏,我國唯一的一條注入北冰洋的河流——額爾齊斯河穿其而過。

五彩灘地貌特殊,長期乾燥地帶,盛行大風,使原來平坦的地面變異出許多陡壁隆崗(墩台)和寬淺的溝漕相間的地形和陡壁險峻的小丘,維族稱之為“雅丹”。

“一河隔兩岸,自有兩重天”。

激猛的河流衝擊以及狂風侵蝕,形成了北岸的懸崖式雅丹地貌,河岸岩層抗風化能力強弱不一,輪廓便會參差不齊,而岩石含有礦物質的不同,又幻化出種種異彩,因此得名“五彩灘”。

而南岸卻是綠樹葳蕤,連綿成林,遠處逶迤的山巒與戈壁風光盡收眼底。

五彩灘的特別,還由於它色彩絢爛,形狀繽紛。

因為這裏有侏羅紀時代的煤層,經過千萬年風蝕雨剝以及河水的衝刷,在幾乎寸草不生的河灘上出現了紅、綠、紫、黃、棕等鮮豔的色彩。

除此之外,五彩灘又仿佛是一個造型奇特的天然泥塑館。

這裏既有形狀各異的山川高原,又有大小石峰、石牆、石柱、疏密相生,既有雄風大氣,又有似水柔情。

而形成這些不同造型並非堅硬的岩石,而是泥岩和砂岩,表面土質都非常鬆,不小心踩一下碰一下就可能破碎。但就是這些鬆弛的泥砂卻表現出了巨礫重疊,溝溝壑壑的景象。

我們在五彩灘一直玩到晚上9點左右。

斜陽西沉時,天空的雲竟然全都散開了,一輪圓圓的夕陽輝煌著一點點沒入地平線,只餘下鑲著金邊的火燒雲。

D18,布爾津—可可托海

早上10:20從布爾津出發,15:30到富蘊可可托海額爾齊斯大峽穀。

請告訴我,下圖裏面的第16支腿在哪兒?

在去可可托海景區之前,路過三號礦坑,進去看了看。

三號礦坑以“地質礦產博物館”享譽海內外,是中外地質學者心目中的“麥加”。

擁有地球上已知一百四十多種礦物中的八十六種,稀有金屬占到礦山儲量的九成以上。

它的神秘更在於富集鈹、鋰、铌、鉭、鈦、鋯等金屬,是一座天然的稀有金屬元素儲備庫。

研究地質學的專家以把來這裏研究考察作為一項最高的成就。

以下據百度。

三號礦坑與我國的命運息息相關,因為正是這個坑,在60年代曾為國家償還了47%的債務。

當年,這裏雲集了中國和前蘇聯的高級科學家。

中蘇交惡後,蘇聯專家撤走,點名要用這個礦坑的礦產還債;

也就是這個坑,為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氫彈的爆炸立下了不朽功勳。

這個大坑,不僅為中國第一顆核彈提供了必須的稀有金屬,而且更為核彈的成功爆炸、航空航天事業以及相關尖端科技的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和資金後盾。

包括後來的“神舟”係列航天工程,所用材料有相當一 部分來自這個礦坑。

這個大坑,專家稱之為共和國的功勳礦。

最讓人大飽眼福的是這裏出產的礦物珍品,人們采到過16公斤重的海藍寶石、17公斤重的黃玉、60公斤重的鉭铌單晶礦、500公斤重的水晶塊、12噸重的石榴石、30噸重的綠柱石晶體等。

最引人注目的是60公斤重的鉭铌單晶礦,它通體黝黑,鉭铌含量超過70%。

鉭铌被稱為“宇宙天空時代的稀有金屬”(俗稱黑寶石),其合金被廣泛應用於火箭、人造衛星、航天飛機等的製造。

新疆三大怪:可可托海沒有海,抓飯不用手抓(要用勺),湯飯裏面沒有飯(只有面)。

穿過地質博物館,就到了可可托海的景區大門口。

可可托海,哈薩克語的意思為“綠色的叢林”。蒙古語,意為“藍色的河灣”。

這裏是全國第二冷極,水電部門曾在這裏測出了零下60℃的數據。

此峽穀名不副實,不僅是可可托海沒有海,只有一條小溪也;大峽穀也不能叫峽穀,準確一點應該叫山穀。

兩山之間相隔幾十上百米,既沒有投射的光影,也不能遮擋太陽,唯有峽穀口的鍾山奇特險峻,峽中的溪流碧清澈。

從景區大門到峽口的區間車晚上7點半就要收車,故5點進峽,走到6點就只好折返。

共6.8公裏的峽穀,只走了大約不到1/3。

神鍾山,又名阿米爾薩拉峰,為一座如鍾似錐的花崗岩奇峰,在額河南岸平地拔起,海拔1608m,相對高差達365m,為阿爾泰山山景之最。岩壁縫上生長著白樺樹、青鬆和西伯利亞雲杉。因岩體發育平行山坡面的同心圓層狀節理,受寒凍風化作用,沿平行坡面的節理不斷地拆離崩解垮塌,使山峰的表面既圓潤平滑,又十分陡峭,從而形成鍾狀地貌。

峽穀花崗岩,位於額爾齊斯河的兩岸,主要是神鍾山到季蘭德溫泉七公裏的道路兩旁的眾多象形石。壯麗雄偉的瀑布化石,展示了瀑布靜態之美。

金秋十月,額爾齊斯河兩岸的樹葉都變成了金黃,或許會比現在好玩得多。

可可蘇裏湖水碧藍澄清,水生動植物豐富。

夏秋季節,大量紅雁、白天鵝、灰鶴、沙鷗、野鴨等在此繁衍生息。

秋季20多座蘆葦島隨風飄遊,野鴨嬉戲玩耍。

遠處肥沃草原一望無際,牛羊成群,悠閑覓食湖邊,恬靜安逸。

白雲、青山以及繁盛秀美的可可蘇裏,共繪一幅意濃淡抹的中國山水畫,

一派“草原澤國”的迷人美景, 是踏青覓春、垂釣賞景、攝影寫生的絕佳去處。

晚20點出發,21:50到富蘊縣入住。日行378公裏,總程7393公裏。

D19,富蘊—烏魯木齊

北疆大環線的最後一天,沒有什麼景點了,主要的任務就是從富蘊縣回到烏魯木齊。

在某段國道旁,發現了一大群駱駝。大大小小,在路邊休息。

我們一直以為它們是野駱駝,因為一眼望去看不見放養駱駝的主人。

後來來了一輛警車,鳴著喇叭問我們為什麼停在路旁。

我們說在拍野駱駝,警察就哈哈大笑了,他說現在哪有野駱駝,這些都是家養的。

主人在駱駝身上裝有GPS定位器,半小時內就能找到駱駝在哪。

D20,烏魯木齊

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小姑媽家休息,整理好去廣州辦理美國簽證的材料,再一次確認所有資料無誤,出門打印預約確認信等。

在小姑媽家樓下吃了一次木壘羊肉,聽說老板在木壘買下一塊地,專門養羊,所以這家的羊肉很出名也很好吃。


D21,烏魯木齊—廣州

由於我趕著8月26號到廣州體檢,31號面簽,所以在第21天的時候,我先飛走了。

爸爸媽媽繼續著他們的旅程,在第42天的時候,才回到重慶,共行車13758公裏。

我離開烏魯木齊之後,他們的行程如下:烏魯木齊-呼圖壁 - 瓜州-額濟納-臨澤-張掖-祁連-青海湖-西寧-夏河-碌曲-瑪曲-年寶玉則-阿壩-唐克-花湖-若爾蓋-重慶。


一路上欣賞了無數的美景,經曆了無數的未知,收獲了許許多多的心情,留下了許許多多的記憶。都說新疆美,但真正到那兒了才知道,新疆到底有多美。去了之後才知道,新疆不僅有塞北獨特的荒漠之美,也有如蘇杭天下糧倉般的富饒之美,還有如美西波浪穀般的奇特之美。


這是一種純粹、多變、意想不到的美。

完。



文章來源:攜程旅遊